新浪财经

天天鉴宝暴雷背后:拖欠数千万、APP停摆,创始人预谋跑路?

市场资讯

关注

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原创

作者 | 苏琦

“妈耶,宝友,这可不兴带啊。”这句在抖音、B站、虎扑疯传的名梗出自鉴定师“子轩老师”,他此前就职的天天鉴宝,一度被称为古董界的德云社。

但就在两天前,“子轩老师”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声明,称自己早已离开天天鉴宝,公司还欠着他的工资。实际上,被拖欠工资的不只有“子轩老师”,多位天天鉴宝员工向开菠萝财经爆料,去年12月28日,天天鉴宝曾辞退公司90%的员工,并拖欠多人三个月以上的工资和裁员补偿,金额达数千万。

多位员工称,今年5月,天天鉴宝APP、小程序及公司内部软件全部停止运行,剩余的10%员工不仅被拖欠工资、社保,且已经联系不上管理团队。

天天鉴宝陷入“跑路”风波,牵扯其中的还有数百名货款被套的入驻商家,据开菠萝财经了解,他们被欠货款累计达数千万元。

成立于2019年的天天鉴宝曾属于文玩电商第一梯队,几乎就在其传出暴雷的同一时间,同属第一梯队的微拍堂则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两个平台均于2021年发力站外直播,借助抖音快手平台引流,截至目前,微拍堂的抖音官方账号粉丝数量,只有天天鉴宝的四分之一。

微拍堂冲击IPO,天天鉴宝却“跑路”,一进一“退”令人唏嘘。多位商家指出,相比微拍堂更适合专业买家的拍卖模式,更看好天天鉴宝的“免费鉴定、抖音引流”的模式,“如果平台好好运营,或许不会走到这一步”。

开菠萝财经多次拨打公司创始人王一和CMO王海滨的电话试图求证爆料信息,截至发稿,均无人接听。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天天鉴宝的员工,多名员工表示,从2021年8月起,天天鉴宝就开始陆续拖欠300多位员工的薪资。

天天鉴宝原中层员工韩周告诉开菠萝财经,天天鉴宝从去年8月开始暂停发放总监级别以上的员工工资,总监级别以下的员工工资从去年10月开始暂停发放。此外,去年12月王一向公司多位高管借款,截至目前未还款。

开菠萝财经拿到的一份公司文件显示,截至去年12月中旬,公司各项欠款合计8727万元。而在12月底裁员后,未支付的离职补偿款预计还有1000万。

据天天鉴宝职员米粒介绍,公司从去年11月开始,连续以各种借口拖欠工资,“一再消耗员工的信任度”。“10月份的工资应该是11月10日发,公司说11月底发,等到月底,公司又说等到12月10日发。”

根据多位离职员工提供的录像资料,王一曾在去年12月发表内部讲话,称公司因融资未果面临经营困难,“原计划是5月份开始融资,最早7月份最晚9月份资金可以到账,但是资方自己也出现了相应的问题,最后没有签成。”

“老板当时说公司需要我们的运营,希望大家能再坚持一下,看老板说得很诚恳,而且我们大部分人也在公司干了两到三年时间,就选择再相信老板一次。”米粒称。

但他们等来的是工资继续被拖欠。据另一份录音文件显示,2021年12月7日,天天鉴宝高管Mango刘晓翠曾表示,薪资只拖不欠。随后,公司要求员工签分期协议,拖欠的薪资将在2022年3月到12月分十期发放,每期发放10%。

直到去年12月28日,员工们等来了一封邮件。米粒透露了这封邮件的信息,“涉及90%的员工,都是被强行裁掉,没有N+1补偿”。她还表示,“拖欠工资至今未补,更不要提年假等福利和补贴了”。

据多位职员透露,12月被裁的员工曾分批申请仲裁,于今年3月、5月拿到裁决书,裁决书称公司应该在5日内支付工资,在公司没有执行后,员工又申请强制执行支付薪资,但执行法官回复说“查不到公司对公账号、无财产可执行”。

留下的员工在年后面临着更艰难的境遇。

其中一名员工飞羽告诉开菠萝财经,为了安抚大家,过完年公司正常发放了1月和2月的工资,且王一称公司要从B2C交易平台转为在快抖等直播平台直接带货。“就在大家觉得公司可能还有希望时,3月的工资又开始拖欠。”

据飞羽回忆,年后,公司搬了三次家,和员工的合同改了两次合同主体。“第一次改主体还让员工签字,到第二次主体变更,在未通知的情况下直接改签”。

飞羽称,直到5月,由于公司欠阿里云服务费,公司后台登陆不上,员工才发现不对劲,停止办公。“那一刻,我们才意识到自己彻底被骗了。创始团队目前已经失联,很多员工不仅去年10-12月、今年3-5月的工资未发放,4-5月的社保没有交,而且由于年后重新签了不同公司主体的合同,甚至无法集体仲裁维权。”

5月底,飞羽和其他在职同事加入了去年12月被裁员工建立的仲裁群,“我们其实比年底走的那批还惨,留下来帮公司度过了半年难关,最后却连正常的离职手续都没有。”飞羽称。

就在员工内部讨薪的同时,一批商家也表示,从去年10月开始被拖欠货款。

一位去年3月入驻天天鉴宝的商家刘华告诉开菠萝财经,正常情况下,等到客户确认收货,7-10天内钱款就能打到商家账户。但从10月开始,渐渐改成30天甚至是两个月才能进行结算。当时他私信商务经理,对方称,“公司正在融资,商家们自己看情况销售”。看到大部分商家还在继续运营,刘华也就没太当回事。

去年双11和双12期间,连续两个月的货款全部没有结,一位在天天鉴宝平台开了19家店的江苏商家宋焕开始担心。“一年之中,这两个月是卖货的高峰期,大家都会想着多挣点钱,没想到钱款最后全被压在平台手里。”

等到今年1月,商家索罗想退店时,才发现已经无法提现,被拖欠的货款及店铺保证金有4万多元。索罗曾找客服进行沟通,早期有人回复,后来再联系,对方称自己也没办法,工资都欠了半年多了。

除了平台的货款,商家们还被欠了保证金。宋焕表示,自己早在2019年天天鉴宝APP刚上线时就已经入驻,近几年,平台的保证金和服务费一直在变。

据他回忆,刚开始的时候开店需要直接交1万元的保证金,后期为了吸引更多商家入驻,让商家先交1000元保证金,剩下的9000元保证金分两次从货款里扣。至于平台的服务费,则从2019年的700元/3年,变成了900元/年。

截至目前,宋焕经营的19家店铺,每家店铺内都有未结算货款,预估损失为7万元左右。今年5月,在提现无望的情况下,宋焕联合当地十几位商家去当地报案。“但因为当时入驻平台时没有签约书面合同,网约合同也没有人保存,维权困难。这是大家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都没经验。”

据刘华透露,他曾组建过一个维权群,并让成员在群内接龙填写各自被拖欠的款项及金额,共有三百多位商家参与了接龙。“这样的群还有很多,全国各地的商家都有欠款,有些人被欠了一两万,有些被欠一两百万”。

今年5月21日,商家们发现,天天鉴宝APP及微信小程序停止运营,后台的所有的订单数据和交易信息已无法查询,并且联系不到相关工作人员。

由于公司始终未进行正面回应,今年6月,商家们开始在社交平台通过视频实名举报天天鉴宝。一同发起投诉的还有大量付款却没有收到货的用户。据商家称,买家的货需要由商家将货发到天天鉴宝的鉴定基地(仓库),经过中转才能发到买家手里,现在仓库已经关门,买家自然拿不到货。

两位商家还向开菠萝财经透露一则消息,前不久,有一位入驻平台的商家被诊断患有脑瘤,急需支付高昂的手术费用,该商家曾找王一讨要欠款未果,最终或因钱款迟迟不到位延误了治疗,已于近日离世。不过,这一信息未得到王一方面的证实。

在拖欠商家及员工大量资金后,目前的天天鉴宝已经人去楼空。

根据部分视频资料,其北京和上海的办公室已经退租、搬空,一些员工称,因为居家办公,物品都放在原本的办公室没有取回。

据韩周透露,天天鉴宝原本有4个发货仓,分别位于瑞丽、北京、东海和四会。因为2021年瑞丽疫情持续了大半年,瑞丽仓率先于2020年6月关闭,去年年底公司裁员之后,东海和北京仓随之关闭,今年5月,四会仓关闭。

近期,天天鉴宝原本的两大官方账号“天天鉴宝App”与“天天鉴宝珠宝精选”,已经更名为“睿泽鉴宝珠宝严选”与“海东鉴宝珠宝精选”,取消了蓝V认证,而睿泽和海东是“天天鉴宝”的重要主播。

名字和头像换了,带货小店的市场主体却没有变。“睿泽鉴宝珠宝严选”的小店主体为北京易定科技有限公司,“海东鉴宝珠宝精选”的小店主体为河南天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显示,天天鉴宝隶属于河南天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北京易定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天眼查信息显示,实际控制人为王一。账号继续直播卖货,这让维权中的员工和商家无法接受。

开菠萝财经观察到,“睿泽鉴宝珠宝严选”目前每天进行直播带货。新抖数据显示,该账号近30天带货共35场,预估直播销售额258.69万。但不管是场均在线人数还是直播销售额,数据下滑都很严重,均环比下降超55%。

根天眼查数据,河南天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及69条司法风险信息,北京易定科技有限公司涉及94条司法风险信息。

不少员工和商家都向开菠萝财经表示,在管理团队“失联”之前,已经感受到一些蹊跷之处。

有员工透露,公司近一年多GMV下滑严重,且一些钱款去向存疑。

据韩周透露,原来公司的运营、增长归属同一个部门,2020年10月开始把增长部门单独拆分出去,带来的结果是增长和营收数据都出现了下滑。“电商都是要靠用户增长去拉动营收和整体大盘的,架构调整后,公司四个仓的单月净GMV从巅峰时的近一个亿,到去年下滑至6000万上下,公司‘暴雷’的前一个月,净GMV只剩下数百万。”

“如果部门调整以后发现数据下滑,正常的逻辑应该是进行修正,可是并没有。”这些在他看来,是公司管理混乱的表现。

另外,公司于去年12月5日,也就是裁员之前变更了法人,由原公司高管王海滨,变更为郭世博。

米粒称,她给新的法人打过电话,对方自称,刚退伍不久,目前在当地开出租车为生,并不知道自己的法人身份。

此外,很多员工和商家扒出,王一在2018年创立“天天鉴宝”之前,还创建过淘当铺、今日美丽、Realchain等多个项目,根据媒体报道,这些项目均出现过跑路和暴雷的情况。

几乎是在天天鉴宝传出暴雷的同时,同为文玩电商赛道的微拍堂,于5月25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主板挂牌上市。

根据微拍堂的招股书,文玩电商似乎是一条毛利高、盈利能力强、受众精准的好赛道。微拍堂在招股书里提到,微拍堂2021年的市场份额为24.4%,为中国最大的文玩电商平台,而第二大的垂直文玩电商平台就是天天鉴宝,市场份额占比为4.9%。

巅峰时期,天天鉴宝声名鹊起,一批鉴定师如子轩、岳法师等在抖音和B站帮人鉴宝,玩出了“宝友,这可不兴带”等名梗,积累了一批年轻用户,也为后续开展电商和直播带货带来了大量“破圈流量”。

2020年6月左右,“天天鉴宝”的联合创始人杨峻曾透露,平台一年的新增注册用户已经达2000万。而根据招股书,微拍堂2019年至2020年的平台新增注册用户数为2013.2万。

正是这些特性,为天天鉴宝带来了多轮融资。从2018年开始,天天鉴宝连续获得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5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达4000万美元,最新一轮融资是2020年4月。

在暴雷之前,多位商家和员工表示看好天天鉴宝的模式。用鉴定师在线免费帮用户鉴宝吸引用户,并将用户导流至APP成交。“微拍堂上更多的是专业买家,甚至有不少商家从上面进货,都是同行,价格压的比较低,利润也不高。天天鉴宝上很多是抖音来的用户,成交率比较高,加上王刚的代言,一度让我认为这个平台大有可为。”索罗称。

后期的天天鉴宝从“严肃鉴宝”转向了娱乐风格,被外界质疑过于看重流量,短期能吸引大量小白用户,可长期下来,转化率下滑严重,多位员工和商家表示,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APP站内增长遇到了大问题。

事实上,天天鉴宝在“暴雷”之前,已经长期面对如微拍堂、玩物得志、对庄、一件等文玩垂直类电商的竞争,以及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以及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的争抢。

在商家们看来,天天鉴宝如果无法解决融资和增长的问题,最终也将“退场”,只是,它选择了用一种最不体面的方式退场。“这将是对行业的一次打击,如果天天鉴宝一直不给商家、员工、用户一个交代的话,将拖累整个文玩电商赛道的诚信度”,刘华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