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为什么我们今天要聊孙权

三联生活周刊

关注

先来看两组词:

第一组,“英雄无觅,孙仲谋处”“生子当如孙仲谋”“亲射虎,看孙郎”。

第二组,“孙渣”“孙十万”“孙柯基”“大魏吴王”。

这两组词说的是同一个人,孙权;但语意褒贬,截然相反。

三国有很多人物,忠奸善恶,帝王将相。曹操、诸葛亮、刘备、关羽……这些三国人物当然也很有争议,千余年来无数人质疑甚至否定过他们,但总要承认他们是一时之雄。

但在今天,几乎没有人像孙权这样舆论形象极端的矛盾,甚至已经被玩成了梗,乐此不疲。为什么我们今天要聊孙权?就是因为这个现象特别有意思,而且值得一聊。

/

/

/

#1

“至关重要的开荒阶段,

他是一点都没赶上”

还是先从基本说起。

孙权,字仲谋,是三国中吴国的开创者。他爸爸是孙坚,哥哥是孙策。

乍一看是废话,实则不然。因为要问曹操的爸爸是谁,大伙就得一愣。再问刘备的爸爸是谁……跟这句话,有关系么?

不但有,关系还不小。因为这涉及到三国里最重要的一个时期——为什么我们一提起孙权总绕不过孙坚和孙策,因为曹操、刘备和孙权的父亲孙坚,大致是同龄人。

在广义的三国时代的早期,即公元184年黄巾起义起,到公元200年曹操在官渡之战击败袁绍基本统一北方止,这是前三国时期最波澜壮阔的群雄争霸时代。旧的秩序已经崩溃,新的秩序还没建立。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比如董卓、吕布、袁绍、袁术、公孙瓒、陶谦、刘虞、刘岱、张邈、张绣、马腾、韩遂、孔融……他们都曾被时代推上前台,有机会去争取和捍卫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后来呢?

△ 《三战》游戏地图

只是,第一条路被曹操直接堵死。

长江的确是天险。但长江是自然造物,对南北两岸实际上是一样的。江东占据长江南岸打防御,得心应手;一旦越过江北,打不好,想回来都不容易。战术调整、后方支援和后勤保障,都是大问题。

《三战》的五千万玩家也都很清楚这个道理,即便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更为理想化的游戏,打一场跨州级的大仗有多难,各位想必深有体会。

曹操虽败,但他的实力远为雄厚,已经提前在北进各要地修筑了若干坚城,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合肥。孙权不是没尝试过,打了N次,屡顿于坚城,最险的一次还被张辽打了个防守反击,损失惨重,就是大家熟知的“八百破十万”。“孙十万”这个梗就是从这来的。

另一条路,就要和刘备争。

这就是后来吵了一千多年都没吵清楚的荆州归属问题。其实,荆州本身是次要的,尤其是谁掌握了荆北,就意味着直接面对曹操。荆州真正的关键,是取蜀通道。孙权、周瑜和甘宁很努力地尝试过这个方案,都被刘备怼回来了。因为刘备真正的目的,也是取蜀。

在这点上甭说谁对谁错。如果孙权不争,就没法玩下去——这也正是孙权最郁闷,后世非议也最大的点:论合法性,曹操翦灭北方群雄,是献帝的丞相,王朝实际上的掌权者;刘备再怎么说是汉室宗亲,他的身份就是合法性。论公众形象,曹操雄才大略,霸业已成;刘备集团的人性和理想光芒万古不灭。

认真说起来,孙家总是逊色的——但我能这么多年坐稳江东,我疆土内的人民也安居乐业,我也代表着一方水土的诉求,我也想玩游戏,我也想踢足球,我也想活着啊!难道仅仅因为进场晚了几年,我就只能认输打GG了吗?没这个道理啊!

褪去道德倾向,从现实主义的考量来说,江东的生存合法权和曹操、刘备是平等的,不是说先行者建了一套秩序,后来者就只能跟从。刘备集团“兴复汉室”的口号确实令人动容,但他们还是要靠吞并刘璋壮大实力,保证先能活下来;曹操自己在起步期……算了,谈下一话题。

/

/

/

#4

他可能不是主角,

但他坚持到了最后

再往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孙权一直没有抢到入蜀通道,江东失去了最后一个扩张机会。但游戏还是要玩下去,孙权和吕蒙改变了江东的战略,转为积极防御。为此,需要攻占荆州,全据长江。孙权趁关羽北伐袭取荆州,刘备复仇,大魏吴王,夷陵大战,吴蜀重新联盟。

回到篇首,没有人想替孙权辩污;假如孙权在生,他肯定也不在乎这事。每个时代都有各自不同的道德观和褒贬,虽学者耆宿,亦莫能外。比如,吕思勉先生身为史学宗师,他对关羽、岳飞这样的将领执论就甚苛,因为以吕先生所处的时代,自不能对军阀有好感,于是移祸古人。

那么,孙权在什么时代评价最高呢?宋朝,尤其南宋,因为只有在这种九州离乱的亲历者,才能真正体会到孙权的局面多被动,坚守多难,意气多难得,也只有历经动荡的宋朝人,才能真正对孙权产生充分的同理心。

而今天的我们呢?喜欢孙权也好,讨厌他也好,认真读史也好,欢快玩梗也罢,能在一个平和的年代、宽松的语境下回望和理解这一切,甚至能在游戏里将自己代入孙权的角色感受争夺天下的难度,本身已经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