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混乱的教培行业,难成掌门的掌门教育

《财经》新媒体

关注
美股100分时图

美股100分时图

原标题:混乱的教培行业,难成掌门的掌门教育 来源:财经新知

作为曾被资本追捧的1对1在线教育赛道中少有幸存者之一,掌门教育继去年9月完成4亿美元F轮融资后,上市之路终于有了进展。

5月20日,掌门教育向SEC递交招股书,拟在纽交所上市。招股书中表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掌门教育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K12一对一课后辅导服务供应商。

不过,掌门2021年的亏损状况却与之形成鲜明反差,更为其上市之路蒙上了一层迷雾。

招股书显示,掌门教育仅2021年前3个月亏损近5亿元,同比增长达到惊人的24326%,占2020年全年亏损总额的一半。

不禁令人怀疑,掌门教育通过上市成为K12赛道中的“亏损派”掌门?

问题繁多,何以“掌门”

事实上,随着教育行业获客成本逐年提高,教育公司亏损似乎早已成一种常态。

以2020年部分教育公司公开数据为例。网易有道2020年第二季度净亏损2.58亿元,好未来2020财年净亏损1.1亿美元,三盛教育2020年净亏损7.14亿。

掌门教育亦不甘示弱。根据招股书可知,2019年至2020年,掌门教育营收虽从26亿提升至40亿,但亏损亦存。2020年亏损总额超10亿,两年内亏损25亿。

与此同时,掌门教育今年开年之后各项营业数据的变化,也令人担忧。相较于2020年,掌门教育在2021年前3月营销支出同比增长25%前提下,却产生5亿元的高额亏损,要知道,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不过200万左右。

不仅如此,掌门教育营收单一的问题,也未解决。

根据招股书显示。目前掌门教育的业务共四大块,分别为一对一业务线的掌门一对一,大班课业务的掌门优课,小班课业务的掌门少儿及PRE-K业务的小狸启蒙。

其中,一对一课程为掌门利润最主要来源,近两年均维持在93%以上,这也意味着其过于依赖单一业务,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差,倘若掌门业务核心为启蒙教育,现在或已步学霸君后尘。

受将于6月1日正式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影响,高途被传将对旗下小早启蒙业务进行调整,裁员30%。

5月28日,高途就此事做出回应,因新规要求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公司决定停止小早启蒙面向3-6岁儿童的招生工作,并据此对组织架构和人员进行调整。

晚点latepost报道,高途课堂旗下上千名启蒙业务员工中,80%左右员工将被裁员或者转岗至中小学、成人业务,剩下员工维持已开课程运转。不过,一些员工对内部转岗并不抱希望,因为其他业务也将面临裁员。

从某教育品牌员工处获悉,受监管加强影响,近日同行企业招聘明显放缓,不仅如此,营销过程中已禁止使用焦虑营销等话术,如有发现,直接辞退。

“我们现在工作就是如履薄冰,啥话都不敢说”该员工如是说“不仅如此,不知为何最近带的学生明显提高,人数是原来的两倍,压力明显大了很多,说不定我们也在裁员吧”。

掌门教育则是腹背受敌。

一对一教育本就长期被视作“规模不经济”,再加上未来可能存在的政策风险和一对一教育的高收费特性,一旦出现突发情况,或再次重演学霸君暴雷之悲剧。可以说,如今的掌门教育,头上如同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那么,什么是“规模不经济”?

以在线一对一教育为例。早期发展过程中,一对一教学模式因运营简单、无需组班,规模化复制速度快等优势,发展迅速。但随着规模扩大,一对一教育模式复杂度随之提高,尤其是运营和管理难度的增长,使得企业发展成本显著增加。

相反,大班模式无疑是在线教育行业中规模经济的代表,也是目前在线教育领域主流的业务模式。依靠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相搭配的大班教学,往往更适合企业扩张,以跟谁学为例,其CFO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跟谁学平均班容量已升至2800人。

面对如此庞大的学生群体,大班模式往往只需一名主讲老师及多名辅导老师即可,管理难度相对较低。倘若是一对一教学模式,仅此一个班,可能便需要数倍于大班模式的主讲老师参与授课,导致企业管理难度成指数倍增加,成本亦然。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发布《中国K12在线教育1对1授课模式用户体验报告》显示,掌门教育在K12在线一对一学科辅导领域位列第一。

然而究竟是赛道第一,还是在错误的赛道艰难存活,仍需打上一个问号。

赛道第一,上市求生?

无疑,1对1模式教学质量相较于大班教学存在明显优势,却也因其“规模不经济”的特点,令诸多教育企业选择放弃。

尤其是在2019年,教育部门提出线上校外培训机构不得超前教学、教师必须持证上岗等规定,对在线教育尤其是专注于一对一在线教育辅导企业产生较大影响。

早期,一对一在线教育辅导行业,往往通过聘请大量兼职老师以降低成本。新规出台后,一对一教育企业不得不将大量兼职老师转为正式老师,运营成本显著提高。不仅如此,在政策的影响下,为了留住老师,一定程度上也会造成成本增长。

或是因此,同年猿辅导彻底关闭所有在线一对一业务,全面转向大班课、启蒙AI课等领域,其他公司也相继跟进。

在此背景下,K12赛道此前仍存在一家坚持纯“一对一”模式的在线教育企业学霸君,不过最终因资金链断裂,倒在了2020年的末尾。

即便是此次递交招股书的掌门教育(一对一业务占净收入90%以上),在K12在线一对一学科辅导领域位列第一,其高额亏损问题也尚未解决,甚至有亏损大幅增加之现象(仅2021年前3个月亏损便已近5亿元,达2020年全年亏损总额的一半)。

以K12应试学科为主要授课内容的双师大班课,则更受到国内多数学生及家长的偏爱。诸如猿辅导、学而思、作业帮等网课的飞速发展便是最好的证明,甚至即将实现千亿美元估值。

无可置否,对许多经济条件不充裕的用户来说,性价比更高的大班课以其相对低廉的售价,与收费高昂的在线一对一课程相比,吸引力明显更强。

“虽然知道1对1可能对孩子学习优势更大,但是资金的确不允许,大班课也还不错”某家长如是说。

回归1对1教育模式本身,其高客单价对企业而言,是一大优势。且受孩子教育压力日趋增加影响,仍有部分家长选择1对1教学,但在教培市场中终究是少部分人的选择。

此外,1对1模式往往意味平台及老师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及物质成本,打磨教学产品提供更优质的教学服务,在边际效应难以收敛的前提下成本进一步提高。

这或许也是掌门教育选择上市的原因之一,通过丰富资金链,寻找新的发展方向,毕竟在寻找到合适第二曲线前,教培行业恶性营销大战带来的亏损压力是掌门目前必须解决的。

其背后,或是在线教育行业疯狂扩张后又一轮洗牌的开始,疯狂发展后的教培赛道域早已一片狼藉。

疯狂发展背后,混乱的在线教育

如果说年初四家教育机构信息流广告宣传人员为同一人一事,是因业务外包至同一信息流广告公司所致。那近些天的裁员和毁约事件,则将教培行业目前的问题,尽数显露。

临近毕业,社交媒体上传出猿辅导、高途课堂等在线教育机构毁约应届生的消息。

某应届毕业生在社交媒体上针对猿辅导单方毁约一事表示:“前期疯狂招人,现在一声不吭地鸽人,哪有入职前两天单方面毁约的,猿辅导你没有心”。

另一名武汉的高校毕业生也表示,在入职前两天,突然收到电话通知岗位被取消。对方称,由于政策收紧,公司临时通知不需要该工作岗位,要么推迟到9月入职,要么转为销售岗。

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在黄金期的暑假前夕,出现如此大面积的毁约现象,这并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除此之外,各机构主讲老师的资质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之话题。

以掌门教育为例。由招股书可知,截至2021年3月31日,掌门教育教师数量超过45000名,其中包括约25000名全职教师及约20000名兼职教师。25000名全职教师中,69.6%的员工已通过教师资格考试。这代表仍有30.4%的全职教师尚未取得教师资格证,大部分的兼职老师亦如此。

当下教育部门已收紧教培行业的教师资质要求,尚未取得教师资格证的主讲老师已被禁止对外授课,掌门教育未来极可能需面对无法预估的政策风险,如今,风险已然来临。

6月1日,掌门教育、哒哒英语、华尔街英语和精锐教育等四家校外培训机构因虚假宣传被从重处罚,罚款合计1000万元。同日。国家市监局也对新东方、学而思、掌门教育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处罚,共计3650万元。

事实上,除以上企业外,几乎各在线教育机构都存在各式各样的违规现象,如“无证上岗”、“虚假宣传”等,在所谓的“辅导老师”岗位中,这一现象更加明显。

此现象并非只存在于掌门教育,几乎各在线教育机构都存在类似的“无证上岗”现象,在所谓的“辅导老师”岗位中,这一现象更加明显。

“招聘时要求必须通过英语4级考试,对外宣传时也宣称辅导老师全部为英语专业毕业,但培训时却发现部分参培人员连音标都不会”曾在某教培企业担任辅导老师岗位的陈伟如是说。“说是辅导老师,其实就是销售,KPI即为家长付费率”“天天就是给家长传播教育焦虑,通过各种手段劝导家长为孩子报课,所谓的辅导,基本上都是应付,至于教师资格证,有的同事不知为何物。”

另一位在某在线教育企业工作的余莹同学对此也深有同感“披着辅导老师的皮,做着销售的工作,用各种话术,使家长感到焦虑。也就是最近监管严了,制造焦虑的话术不能用了,这种现象才有所好转”。

写在最后

谁能想象,去年风头正起的在线教育行业,在经历野蛮生长,粗放增长之后,随着监管日趋规范,如今似乎已处于行业生死转折点。

在当前课外培训赛道已处于强监管之时,再次收紧的行业监管政策,各教培企业无疑需要进一步遵守相关政策,合理发展。

在此背景下,本就亏损难止的掌门教育,加之极度依赖难成规模经济的1对1教学模式,其上市之路,再次被迷雾所笼罩,“掌门之梦”,更是难上加难。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