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福岛核事故安全三问:我国核电安全情况如何?

新浪财经综合

关注

  原标题:核安全三问

来源:北京商报

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入大海的决定引发了广泛的舆论批评,虽然东京电力公司表示,他们会把核废水里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1/40,不会对海洋造成污染,但仍无法消除人们关于核废水可能给海洋和人类安全健康带来危害的担忧。

眼下正值福岛核事故十周年,在反思与忧虑中,随之衍生的种种问题也期待着权威的解答:福岛核事故的原因和影响是什么?我国核电采用哪些技术,是否安全?如何进一步加强核能安全质量监管?4月14日,在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上,诸多核能领域权威专家围绕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Q1:福岛核事故原因为何

4月13日,日本政府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大约两年后开始。在论坛上,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述栋表示:“近日日本核废水排放决定引起了轩然大波,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安全对于从事核能工作的工作者来说是头等大事,这就是我们的生命线。”

2011年3月12日,福岛核电站发生重大核安全事故。当时日本里氏9.0级地震导致了福岛县两座核电站反应堆发生故障,其中第一核电站中一座反应堆震后发生异常导致核蒸汽泄漏。地震等自然灾害为何会让固若金汤的核电站失了灵?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看来,福岛核事故的根本原因是对隐患注意不足,事故处理迟缓和失误。

叶奇蓁解释称,“福岛是一个沸水堆,也是老电站,当时已经运行了40多年。沸水堆的基本理念是,蒸汽从反应堆里面产生,直接驱动汽轮机,所以它没有蒸汽发生器这样一个隔离,一二回路无实体隔离,余热导出失败,安全壳超压损坏。这个安全壳是非常小的,由于失去了电源,不太可能导出大量的热量,它里面应该有个冷却器,把液压池的水冷下来”。然而,地震和海啸破坏了全部电源,没有电以后这个系统不能运转,压力容器超压损坏,安全壳这么大的热量,蒸汽进去也就损坏了。

叶奇蓁称,大量含放射性物质的水从反应堆厂房泄漏,渗入土壤、水源和地下水,造成严重的环境长期污染,熔融物在安全壳里甚至掉到厂房里去,水一进去,就把这些熔融物里面的固体物质都带到水源跟土壤里,虽然当时没有人死亡,但大量居民被迫撤离。

Q2:我国核电安全情况如何

在三哩岛、切尔诺贝利、福岛三大核安全事故阴霾未散的今天,发展核电还安全吗?据介绍,“十三五”期间,我国核电机组保持安全稳定运行,截至目前,我国商运核电机组49台,总装机容量5102.7万千瓦,居全球第三;核准及在建核电机组19台,总装机约2099万千瓦,居全球第一;2020年,核能发电装机占比约2.3%,发电量占比约4.9%。

2021年我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积极有序发展核电”。我国《核安全法》第一章第一条也规定,要安全利用核能,保护公众和从业人员的安全与健康。

具体到实践中,国家核安全局对“十三五”及后续建设机组提出了实现“实际消除”的安全目标,也就是说,在确保即使在堆芯严重损坏工况下,也要有效包容放射性,不会对环境和公众造成不可接受的影响。

对此,叶奇蓁表示,我国自主研发三代核电设置(能动加非能动/全非能动)的专设安全设施,能有效、可靠地应对设计基准事故和设计扩展工况,具有完善的严重事故预防和缓解措施,应对严重事故,能够确保放射性物质包容在安全壳内,做到了从设计上实际消除放射性早期或大量释放的安全目标。据介绍,中国三代核电可保证在严重事故情况下,只需对局部地域/时期内采取有限保护措施,无需永久迁居。

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WANO发布的业绩指标数据也是衡量核电安全性的重要指标,中国核能行业协会核电运行评估及经验交流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贺禹介绍,根据其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业绩指标数据,中国内地28台机组综合指数为100(满分),没有综合指数低于70的机组。我国核电机组的WANO综合指数满分比例和平均值均高于美国、俄罗斯、法国、韩国等主要核电国家。

Q3:怎样确保“万无一失”

从历史经验来看,外部气候环境变化加剧,极端自然灾害频繁出现,已影响了世界上多个核电厂。在贺禹看来,狂风暴雨可能造成核电厂建筑物和安全相关系统的损坏,造成外部电源多次跳闸,极端自然灾害的应对和预防是目前我国核电机组安全运行面临的严峻挑战。

虽然相比于十年前,如今的三代核电等技术在安全性上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和发展,但只依赖技术也并非核电安全的长久之计。

国家能源局总经济师郭智就表达了这样的看法,他认为,绝对不能有对技术自信过度而产生的过度依赖思想倾向,放松安全管理。要狠抓安全质量管理,以强化人、设备、规制三大因素确保核电绝对安全。

“我国核电安全保持了世界先进水平,但要高度重视近年来发生的各类建造运营事件,认真分析总结吸取教训。”郭智具体提到,要在核电规划、选址、设计、建设、运行等各环节深入贯彻安全第一质量第一的理念,坚持强化核电安全文化,紧紧抓住“人”这个最根本的具有主观能动性的因素,不断提高素质和技能,奠定安全的基础。

郭智表示,我国要采用全球最先进的安全要求和最高的安全标准,建造最可靠的装备,稳妥推进核电的项目建设,进一步完善核电各环节的规章制度体系,强化制度执行的监督体系,以严格的规章、严格的落实保障核电安全,更要以讲政治的责任感夯实安全发展的基础,确保核电安全万无一失。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吕银玲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