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多个项目被查处 和记黄埔成都公司遭禁贷

中国经营报

关注

多个项目被查处 和记黄埔成都公司遭禁贷

本报记者/陈雪波/卢志坤/成都报道

9月23日,成都市一份禁止和记黄埔地产(成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黄成都”)融资、贷款和重大资产重组的函件图片在网络流传。其中提到,该公司存在捂地、捂盘不良行为,将禁止高新区内金融机构向该公司提供融资等便利。

因该公司曾是香港富豪李嘉诚名下资产,该事件备受关注。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成都市场走访发现,除上述项目外,当地还有多个项目或同样存在“建而不售”的现象。如今,当地政府正在着力打击此类囤地、捂盘行为。

拿地16年未开售被查

23日上午,一份落款为成都市高新财政金融局的函件图片在网络中开始传播,函件标题直指一家公司:和黄成都。函件指出,该公司存在捂地、捂盘行为,经研究,禁止高新区内金融机构向该公司提供新增融资、贷款,禁止高新区内金融机构向该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提供帮助。

当天晚间,高新财政金融局确认了上述文件的真实性,并表示将打击捂盘行为。文件中提到的捂盘行为主要指南城都汇项目,该项目在当地备受争议。记者了解到,这是一个地龄达16年的项目,但至今仍有第7期、第8期项目未开售,上一期项目开售还是在2016年,当时价格为1.2万~1.6万元/平方米,而今项目周边房源均价已经达到2.3万~2.5万元/平方米。

据早期报道,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01113.HK,以下简称“长实集团”)在以21.35亿元拿下地之后,第二年即以此为抵押向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以及中国建设银行贷款26.21亿元,远远超出起初地价。在获得了巨额贷款之后,项目开发并没有加速,而是进入了长达十余年的开发周期。

此间,早期交房的项目也遇到多起因开发商延迟递交材料,致使业主逾期获得办理房产证,而引发的诉讼。

今年7月23日,长实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南城都汇项目打包出售给禹洲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和成都瑞卓置业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的RZ3262019Limited公司,作价78.47亿元,预期出售事项计及融资安排后录得约38.11亿元未经审核得益。

此函件发出后,长实集团回应称,“和记黄埔地产(成都)有限公司现在并非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之附属公司,亦不是由公司控制。”并强调该公司所有发展项目均严格按照国家法规进行,并不存在囤地的情况。

和黄成都的现任股东禹洲集团也对此事作出回应,表示项目已基本竣工,融资需求不大。项目预计今年即可部分进行预售,明年即能确认收入。

记者今年7月底在南城都汇项目建设现场看到,上述项目已经封顶,在做外墙修饰工作,部分脚手架已经开始拆除,有的房间窗外已经安装了玻璃。工程标示牌显示,第8期项目的竣工时间为今年9月。今年8月28日,禹洲集团举行发布会,确定了项目新案名为“山河峯荟”。据当时透露,剩余房源约有6750套。

长实集团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及内地为长江实业地产业务的重点市场。单计内地,长江实业现时拥有50多个房地产项目,分布于20多个城市。截至2019年12月31日,长江实业的现金结存约为港币600亿元,具备充裕资本持续于香港及内地积极吸纳土地储备以配合地产业务发展。“长江实业资深顾问李嘉诚先生及主席李泽巨先生均对香港及内地充满信心。”

关于成都南城都汇项目,长实集团否认了和黄成都为其附属公司,但表示长江实业将在项目公司中保留一名董事,其将协助项目运营,住宅单位亦将精装修升级后推出市场。

多楼盘建而不售

如今,商品房预售已经成为购房者常见的购房模式。如果房屋已经接近建成或者已建成现房许久仍未开售,则令人费解。但如南城都汇一样建而不售的项目,不在少数。

在成华区东二环,矗立着建设完成的SM锦悦项目的7栋楼,这个项目被当地中介戏称为成华区建设路捂盘“四大金刚”之一。记者了解到,该项目地块拿地时间为2001年,距今已有19年之久。但在2017年第一批次售出两栋楼之后,再无新房入市。

近日记者在SM锦悦项目外看到,项目楼栋建设程度已经与周边成熟小区楼栋基本无异,隔着铁栅栏能看到小区内草坪、绿植以及地库车道已经修建完成。与成熟小区唯一不同的是,项目大门被木板遮挡,仅在左侧留有小门供工作人员进出。

SM锦悦项目旁边的房产中介人员告诉记者,这个项目很多人关注,“今天你是第五个来问这个楼盘的人了。每隔两三个月就有消息说要开售,但都没有卖,现在售楼处都撤走了。”中介人员称,外界对该项目始终未能开售的原因说法不一,有人说是官方限价未能达到开发商预期,也有人说是疫情影响。“现在‘四大金刚’就剩这个楼盘没卖了。”

“成都购房通”小程序里,有购房者对这个项目评论道;“我儿子还没结婚的时候就看过这个盘,现在我孙子都上幼儿园了,它居然还没开盘。”

记者联系SM锦悦项目营销部的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回应,项目没有销售,也没有拿到预售证。记者问是否因限价未达到开发商预期未开盘,对方回复称:“我个人觉得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对方表示,现在没有开售计划,售楼处已经搬到杉板桥,但也只是办公场所,没有项目沙盘。据其介绍,在这一批次会开售2、3、6栋的382套房源,下一批次还有300套左右,但无法确定开售时间,在等通知。

“限价太低,开发商觉得不值。”ICC天峻售楼处销售人员则坦言自己所在项目没有开售的原因是价格问题。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了项目房屋户型图,但表示没有样板房,也没有确定开售时间。“我们现在售楼处主要是在做商业招商。住宅项目现在没有开售计划。”

ICC天峻两栋住宅项目在东大路上,同样已经建成现房。楼底有地铁2号线东大路站出入口,以及尚未开通的8号线地铁站出入口。据销售人员介绍,这是第3期住宅项目,而前面的1、2期项目早在2010年前后就开始卖了。

ICC天峻项目的开发公司为祥宝投资(成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程伟泉,其名下的另一个公司成都忠捷置业有限公司在高新区开发的悦城项目,同样存在类似问题。

资料显示,悦城项目的1、2期产品分别在2009年、2011年入市,而3期项目至今尚未开售。记者在项目建设现场看到,第3期楼栋已经封顶,外立面涂装基本完成。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悦城第3期还没有开始销售,应该暂时不会卖,现在只剩1、2期剩余的两套总价分别为500万元和1500万元的大面积房源可售。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述祥宝投资(成都)有限公司和成都忠捷置业有限公司办公电话为同一部电话,记者致电采访,对方回应称,项目问题不清楚,可以去问销售人员。

捂盘治理措施待完善

成都高新区官网的一则“情况通报”显示:“为贯彻落实上级部门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相关要求,坚持‘房住不炒’定位、坚决打击捂盘惜售行为,近期我局配合区内相关部门正对多个涉及捂盘惜售项目进行查处,包括南城都汇项目。”

和黄成都的函件发出后,也有声音质疑财政金融局禁止金融机构提供贷款的行为是否合规。对此,记者于24日联系成都市高新财政金融局,对方表示会向领导请示后回复,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成都市对于捂盘行为的关注,并非一时兴起。9月中旬,成都市发布的《关于保持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中就曾提到,将“加大已供未开发土地的促建力度,严格落实闲置土地处置规定,坚决打击捂地、捂盘行为。”

时间回到2017年,成都市在《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及住房信贷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成房发〔2017〕45号)中要求,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有购地不建、建而不售等捂盘惜售行为。达到商品房预售条件未在30日内申请预售许可或不接受预售申报价格指导的,房管部门可在1年内不受理其预售许可申请。

除成都之外,多地也对捂盘问题采取了行动。今年7月,南京市表示今年下半年将重点整治16类涉房领域问题,捂盘、炒房号、商改办等问题即在其中。

2019年8月,陕西省住建厅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住房城乡建设领域稳投资相关工作的通知》中特别提到,要坚决查处、打击捂盘惜售等扰乱市场行为。

2019年6月,广西南宁就整治房地产捂盘惜售等乱象,约谈了120家房企。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王玉臣律师告诉记者,关于捂盘的立法还有待完善。目前对于这种房屋建设完成后未主动开始销售的行为散见于一些规范性文件上,尤其是一些地方的规范性文件上,但是这方面的处罚力度其实并不是很高,甚至可以说比较低。

捂盘行为会给房地产市场带来哪些负面影响?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表示,捂盘行为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负面影响:第一,在市场层面影响市场供应,尤其在供应不足的地区会造成供需失衡,房价上涨压力增加;第二,在政策层面,因为捂盘等行为会造成市场信息透明度下降,官方公布的预售数据和真实的可售数据不符,影响政策的调控效果,甚至还影响官方的公信力。

宋红卫指出,成都打击捂盘行为能够有效增加市场供给,减少市场中违规操作行为,增加稳房价政策的实施效果。治理捂盘行为比较容易,关键是监管力度和执行力度。比如规定项目的开工时间和竣工时间,这方面国家有相关的规定,但是各个地方监管力度不一样,处罚也比较轻,因此,很多开发企业通过捂地、捂盘来获得更大的收益。

就捂地、捂盘治理问题,记者向成都市住建局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成都.jpg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