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24城小学生4年减少超10% 东北“缩水”最严重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原标题:24城小学生4年减少超10% 东北“缩水”最严重

未来,中国的劳动力资源如何分布?

对一个城市来说,拥有更多的小学生,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拥有未来更多的劳动力储备。但是,一些城市已经提前在这场劳动力“竞赛”中露出颓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全国地级市后发现,至少有24个城市在2015年末到2019年末(部分城市最新数据截止到2018年)的4年中,小学在校生数量减少超过10%。以黑龙江省鸡西市为例,从2015年到2019年,当地小学生减少的比例达到18.82%。2019年,辽宁省本溪市小学在校生总数50291人,2009年这一数字为67112人,10年减少超过25%。

导致小学生数量减少的原因很多,既有行政区划调整导致小学生被动减少,也有出生率下降导致当地小学生直接减少。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学者黄文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入学小学生减少最严重的区域基本在东北、四川和个别欠发达的区域。导致这个现象最直接的因素是这些地方的生育率长期低迷,这可以从当地2013年到2019的出生人口对比看出来。除此之外,人口迁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对这些地方来说,小学生的父母从当地离开,导致小学生跟随流出。以近4年至少有8个城市出现小学在校生人数“缩水”10%的黑龙江来看,统计年鉴显示,2012年年末黑龙江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约为471万人,这一数据在2018年已经跌穿400万大关。

“缩水”的小学生数量

对一些省份来说,小学生大幅缩水已经并不罕见。

上述24个城市中,吉林省四平市的跌幅最大,小学在校生人数从2015年的17.88万人下跌到2019年的9.56万,跌幅46.53%。不过,在这背后是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因为四平市此前代管的县级市公主岭改由省会长春市代管。

同样因为行政区划调整的还有四川省资阳市,由于将资阳市代管的县级简阳市改由成都市代管,资阳的小学在校生人数从2015年的27.77万人下跌到16.7万人,跌幅39.86%。

类似由于原因导致小学生人数明显减少的,还有安徽的安庆市和六安市等,原属于安庆的枞阳县后归属铜陵市管辖,原属于六安的寿县划归淮南市管辖。

不过,更多的城市出现小学生数据“大缩水”却由于其他的原因。比如,排名小学生流出榜第三位的是辽宁省铁岭市,从2015年到2019年,小学在校生人数从12.72万人下跌到10.13万人,跌幅达到20.3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铁岭市的小学在校生人数的减少是逐年发生的,而且与常住人口的减少相匹配。

根据辽宁省统计年鉴和当地统计公报,2015年,铁岭的常住人口为300.4万人,随后逐年递减,2018年为291.6万人,2019年为289万人。与此同时,从2015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看,铁岭为24.48万人,2018年这一数据已经下跌到18.9万人。

很多城市和铁岭的命运类似。以黑龙江省鸡西市为例,这一城市在2015年小学生人数达到5.95万人,2019年这一数据下降到4.83万人,减少的比例达到18.82%。

鸡西当地居民张军(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小时候在东风小学读书,当时有将近五十个班,一个班50人,总共有近2500人,现在学生少了很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到东风小学一份2017年的招生介绍显示,东风小学现有25个教学班,在校学生983人。

根据鸡西市的统计公报, 2001年鸡西全市总人口196.4万人,2015年当地还有181.17万人常住人口,这一数据在2018年下降到172.7万人,2019年当地的户籍人口为169.4万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上述24个城市的常住人口变化,从2015年到2019年,18个城市均出现常住人口下跌(没有2019年常住人口数据的,用2018年数据),最大的跌幅超过6%(不考虑行政区划调整带来的改变)。

另一个数据能够更准确的反映出当地劳动力的减少,即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由于黑龙江进行了行政区划调整,农垦总局于2018年3月摘牌,113个农场行政部门职能归当地县里,导致城市的就业数据可比性不强,其他城市的2015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和2018年相比几乎全部都出现下跌,其中辽源市、松原市、锦州市、铁岭市、葫芦岛市等的跌幅超过20%。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小城市是发展还是衰落,重点看是否在都市圈以内。如果不在都市圈之内,周边100公里内没有经济活跃的大城市,自身又没有独特的资源,这些小城市的衰落几乎是必然的,这是一个趋势。

“目前,能够观察到大城市对周边小城市的两个影响,一方面是对小城市人口的明显虹吸,也有产业的辐射和输入,可以说是双向的。”孙不熟说。

但是,如果小城市不在都市圈之内,没有周围的大城市进行反向输出,又缺乏独特的资源和特色,那么就容易出现人口被虹吸,产业又难以反哺的情况,最终一些小城市只能逐步衰落。 

人走城衰趋势能否扭转

一个城市由于人口流失导致小学生的流出,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黄文政表示,这种小学生的大幅减少,预示着这个城市前景暗淡,活力难以持续,这反过来又会恶化当地的经济环境,减缓基础设施更新速度,影响当地产业竞争力和财政收入,通常会降低人均收入的提升速度,并反过来进一步抑制生育意愿并加速人口外流。

对城市基础设施的一个显著影响是,基础教育资源可能出现衰落。

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刘群(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之前上小学的学校一个年级两个班,一个班40个学生。现在一个年级就一个班,只有20-30个学生。“生源的减少也带走了师资,我认识的一些重点学校的老师跳槽到更发达的地区了。”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24个城市的小学数量,发现除了部分没有公布数据之外,很多城市都出现小学学校数量大幅减少的情况。这一方面既有地方推动小学学校合并撤校等的因素,也有学生流出导致的天然的“减员”。

但是,也有一些城市在近三年出现了小学学校数量提升的局面,比如黑龙江佳木斯市。该市2017年小学数量达到最低的113所,2018年这一数据上升到116所,2019年这一数据又上升到119所。一位当地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佳木斯确实在新建小学,他所在的桦木县2018年就增加了一所小学。

小学扩张背后是佳木斯就业的增加。根据佳木斯统计公报,2019年,佳木斯城镇新增就业5.4万人,这一数据和佳木斯的总体城镇就业人口相比,增幅超过15%。这与佳木斯的农牧业发达,近年来非洲猪瘟导致的猪肉、鸡肉等涨价,导致当地新增就业人口较多有密切关系。

但是,类似佳木斯这类抓住机遇,大幅增加城镇就业的小城市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中小城市的小学生人口减少的趋势一旦形成,几乎难以逆转。在这背后,又与我国人口出生率降低,人口的“马太效应”加强有关。

黄文政表示,由于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农村的人口不断流向城市,所以各地农村小学生人数一直在快速减少。此前,城市小学生还在增加,但随着出生人数的不断下滑以及城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未来不少城市小学生人数也会不断减少。这种情况在那些生育率长期低迷,人口吸纳力又不足的城市会愈加严重。

黄文政指出,从国家层面来说,人口流动是好事,有利于提升整体的经济效率。为此,国家应该要鼓励地方放开户籍,打破对人口流动的限制。但要维持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在根本上还是需要通过减轻家庭的养育负担,将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

“这里有一个问题是,地方对扶助家庭提升生育率并没有足够的动力,因为要让本地家庭生育更多小孩需要更大的地方投入,但小孩成长以后可能迁徙到外地,给其他地方贡献经济活力和税收。”黄文政说。

因此,他建议从国家层面来促进生育率的提升,比如将各地的生育率和转移支付挂钩,生育率越高,获得的转移支付越高,这样地方才有动力进一步鼓励生育。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