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港股真变了:互联网新贵霸榜港股活跃榜 10大活跃股内资企业占8席

香港市场改革和突破的步伐从未停止。而港股的生态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伴随目前中概股回流港股热潮,港股活跃股排行榜前五名,基本已由此前金融、地产股占据主导,演变为内资互联网新贵霸榜前几名。而港股活跃榜前10名中,内资企业更占据8席。

新经济霸榜港股活跃榜

Wind数据显示,6月以来,以腾讯控股、美团点评、阿里巴巴京东中国平安为代表的内资股,成功占据了港交所成交额的前五名,日均成交额分别达95亿港元、62.5亿港元、52.24亿港元、35.9亿港元、29.4亿港元。这五大活跃股6月的日均成交额,占港股总成交额比重高达26%。除了中国平安以外,其余四家都属于内地互联网巨头。

而排名前十的活跃个股中,内资企业亦占据8席,剩余两席位分别是港交所和友邦保险。

短短两年前,港股无论是前五大活跃个股还是前十大活跃个股,银行金融股仍占据半壁江山。以下是2018年4月港股日均成交额排名前十的公司:

这一切变化的背后,是李小加在主政港交所后推出的一系列改革举措。作为港交所改革派的代表,李小加曾在茶馆的餐巾纸上,与时任上交所理事长桂敏杰商议后,一起画出了沪港通的雏形,实现了在人民币资本项目管制下,中国与世界资本市场互联互通的突破,为两地市场都注入了新的活力。在此之后,更是改革不断。

为好企业“回家”拿掉壁垒

时间回拨到2018年4月底,当时,港交所进行了25年来最大上市制度改革,允许同股不同权、未盈利生物医药、第二上市公司赴港上市,为香港市场注入新经济的DNA。

从2018年改革至今,短短两年时间,共有91家新经济公司在港交所成功上市,累计集资超过3500亿港元,占同期香港整个新股市场总融资额的一半以上。

今年6月,内地两大互联网巨头网易和京东陆续回港上市,吸引了众人目光。证券时报记者获悉,网易回港上市没多久,存托人汇丰已经将18.6亿股网易股份转仓至香港,方便投资者随时将美股兑换称港股。按照6月24日收市价136港元计算,市值规模达到2529.6亿港元。

根据CCASS数据显示,汇丰持股量自网易上市后不断减少,这说明已经有投资者不断将所持美股转换成港股。中泰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招骏向记者表示,网易此举可能是在为将香港作第一上市地铺路。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第19条,若大中华发行人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上市股份全齐成交量(包括该等股份的预托、证券成交量)总金额有55%或以上都是在香港交易所市场进行,港交所即视其上市股份交易已大部分永久转移到港股市场。

6月22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出席彭博全球投资峰会时表示,鉴于许多大型IPO交易正在酝酿之中,2020年无论如何都成为重要一年,既有第二上市新股,亦有第一上市公司。

“这次以科创企业为主的中概股回流,无疑将改变港股过去金融地产为主导的产业格局,”耀才证券研究部总监植耀辉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中概股回流对港股生态的改变具有相当大的意义,虽然港股近年积极吸引更多新科技公司上市,但内地大型科技股早已于美国上市,因此如何吸引优质中概股回归,一直是港交所的一个大目标。后续还将有更多中概股回流,可以预期科技类板块将成为港股未来主流之一。”

然而,港交所改革步伐并未停止。为了更好的服务新经济公司,港交所仍正就主要是新经济公司采用的法团身份同股不同权展开咨询,即“企业版”同股不同权。

港交所称,出于竞争考虑,近年在美国交易所寻求上市的内地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如有道、腾讯音乐、虎牙等,均因为其“法团身份的不同投票权,”而无法在港上市,而其上市时的市值全部过百亿港元。

根据2019年11月的数据,中国50大非上市独角兽公司中,法团身份不同投票权的公司有42家,根据最新一轮集资活动所得估值,这42家独角兽公司的合计市值共5400亿美元(相当于香港股市市值12%),港交所称若不进行改革,香港投资者将失去在本土市场投资更多不同公司的机会。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9年11月间在美国上市的内地不同投票权发行人一共有91家,并主要由创新产业公司占主导,其中有13家上市时的市值大于100亿港元,9家市值介乎100-400亿港元,4家市值大于400亿港元。

李小加表示,香港市场面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全球资本市场是相连的,好公司能在纽约上市,也能在香港上市,港交所拿掉了好企业上市的障碍和壁垒,中概股“回家”是大势所趋。华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庞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若港交所放开法团身份的同股不同权公司来港上市,将会进一步促进港股市场互联网等新经济成分股票的聚集效应,港股由金融、地产主导的上市公司结构也会逐步被新经济所取代。而中概股回归有望进一步推高港股的增长潜力与估值水平,并提升港股的交易量,尤其是新经济成分股的交易量。以阿里巴巴为例,其上市当日在港融资额仅占港股总市值的0.3%,但其交易量在最近90天内却占港股市场总交易量的3%-4%之多。

证券时报记者整理数据,截至目前,有24家企业即将在香港IPO上市,除了Hygieia、MBV、德合集团 分别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外,剩下的21家全部来自内地,其中主要以医疗健康生物科技、TMT、教育为主。

今年是港交所成立暨上市20周年,在20年的发展里,港交所不断自我改革,H股的历史性推出更为香港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市场奠定了坚实基础,让香港股市从总市值不足3000亿港元的边缘市场一跃成为亚太最重要的资本市场,港交所主席史美伦曾如此总结,“回想国企在香港上市前,香港只是一个本地市场,当时只有600万人,这样的经济体能有多大呢?所以没有内地的企业,香港就没有今天的地位。”

改革恒指成分股

恒生指数公司将在8月份的指数检讨开始,对恒生指数及恒生中国企业指数实施变动,也即是说,届时阿里巴巴、美团、小米等都有望纳入恒指以及恒生国企指数,同时也意味着这些股票将有机会纳入港股通。

耀才证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许绎彬向记者表示,“同股不同权确实为各地著名的交易所带来无限商机,若此类股份被纳入不同类型的恒指成份股,对中概股回港上市也能带来一定刺激,香港无论在法制及集资途径方面,均比其他地方更为严谨及种类繁多,正因如此,香港的股票市场才不断吸引外资来港投资。”

香港市场一直存在的一个问题在于投资选择欠多元化,极其集中于金融及地产等个别行业。根据港交所披露数据,过去10年在香港市场上市的新兴及创业公司仅占总市值10%(不包括阿里巴巴),相对纳斯达克、纽交所及伦敦交易所,三者的数字分别为69%、55%及24%。就全球增长最快的部分行业而言,香港的占比也很低,制药、生物技术与生命科学仅占港股总市值3%,医疗保健设备与服务占比1%,互动媒体与服务占比10%(若剔除腾讯则只有0.1%),这在某种程度上令香港的市场估值以市盈率计为主要同业者最低,仅10.3倍,一直处于价值洼地,而同业平均比率为20.5倍。

因此恒指失真一直被市场诟病。庞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成分股中近半为金融股,另有约一成为地产股,恒指盈利增长潜力有限,估值水平承压,在过去十年,恒指升幅仅为18%,年复合增长率低至1.7%,大幅跑输美股,反观全球投资者近年趋之若鹜的新经济股票,腾讯自2008年6月纳入恒指以来,股价累计升逾4倍,近日更是连创新高。”

5月18日,恒指公司正式决定,将把同股不同权公司及第二上市公司纳入恒生指数及恒生国企指数选股范畴。

中泰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招骏向记者表示,“恒指将同股不同权、第二上市公司纳入恒指成分股选股范围,意义重大,甚至可以说是港股估值提升的催化剂,从而吸引更多全球资金流入香港,对于个股而言,也能提高股票流动性,吸引主动及被动资金参与。而参考恒指进行风险对冲也将更有投资价值。”

“这一决定兼顾了改革方向与稳健原则,可选消费和信息科技板块在恒指修订后的权重有望从目前的单位数逐步上升至30%,指数整体有望更具代表性、平衡性和投资回报价值,”庞溟称,“股票指数能否顺应时代潮流,获得持续发展的新动能,关键在于其能否大刀阔斧进行优化调整,成分股能否纳入更多处于高增长行业的上市公司。”

事实上,港股板块结构的变化也极大刺激了市场交易情绪。2016年港交所成交额跌落谷底,全年成交仅16.3万亿港元,日均成交额664亿港元,总市值24.45万亿港元;2018年,港交所成交额达到26.4万亿港元,日均成交达1074亿港元,总市值为29.9万亿港元;而到了今年,截至5月底,港股前5月总成交额达11.7万亿港元,日均成交额再创新高,达1160亿港元。

“受惠于恒生指数的优化,港交所上市新规以及越来越多新经济公司在港上市,新经济公司在香港市场的市值占比在过去2年内已经由23%上升至26%,预计这一比例有望在未来5年间进一步上升至30%-35%,这一过程中,资金有望持续追捧新经济成分股票。”庞溟向记者表示。

初成气候的港交所生物科技军团

让资本与生物科技在香港碰撞,继而让香港成为全球性的生物科技中心,这是李小加在互联互通、放开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之后的又一宏伟目标。而如今港交所已成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公司交易中心。

截至目前,香港市场共有超过140家医疗健康公司上市,总市值超过1.8万亿港元,较上市新规生效前的2018年4月增长70%。其中包括18家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此外,还有康基医疗、海吉亚医疗、欧康维视生物、海普瑞药业、永泰生物等5家生物医药科技公司正处于IPO招股阶段。

(注明:百济神州是以18A新规上市的,后申请删除“B”的后缀)

今年5月26日港交所举行香港生物科技线上研讨会,港交所上市主管陈翊庭表示,未来将有更多同类生物医药公司赴港上市,港股生物科技成为一个新生态。“香港市场开始建立围绕生物科技企业新规的生态系统,将有更多专业人士分析板块,有助提升行业质量及可持续发展,港交所亦会不时检视规则,包括早前发出更新指引。”陈翊庭表示。

据悉,港交所4月底刊发有关未有收益生物科技公司新指引材料,提及有关公司应考虑在上市文件中加强披露内容,包括产品竞争形势及目标市场,与主管当局沟通内容等。

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开招股审查助理副总裁蓝柏龄指出,生物科技板块发展日新月异,人类未来或要面对新型疾病及全新治疗技术,港交所有必要思考潜在监管模式的改变,更新指引为准发行人及市场提供更清晰的上市及披露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港股生物科技已成气候,但目前未有盈利生物科技公司成交仍然偏低,对此恒指公司董事兼研究及分析主管黄伟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还是投资者难以评估公司的市盈率计估值。“要评估这一类公司的估值,投资者需要了解公司成功研发产品的机会,以及产品未来可为公司带来多少增长,但一般散户不是科研专才,要加强教育才能带动成交量上升。”

PS:或许,港交所不断新高的股价,便是对改革最好的褒奖。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