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巨额商誉高企 金城医药股权成“烫手山芋”被股东高管纷纷抛售

业绩下滑让股价创出新低,巨额商誉在经过两次计提后依旧高企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吕明侠

近期,关于金城医药的一起拍卖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金城医药第一大股东北京锦圣将所持有的全部23.06%金城医药股权,于7月7日在阿里拍卖平台以网络竞拍的方式进行协议转让,起价高达27亿元。

其实,自2019年以来,金城医药大股东“易主”之事,就已成为市场一大“看点”。《每日财报》注意到,特别是在其新任“接盘者”尚未浮出水面之前,外界对此颇为关注,这也会深刻影响着公司后续经营发展及股价。

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

金城医药成立于2004年,以头孢类抗生素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起家,于2011年登陆创业板,为同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1年,由于国家限制使用抗生素政策的出台,金城医药2011年及2012年业绩均大幅下滑。

此后,金城医药通过并购朗依制药来试图挽救低迷的业绩,并购完成后公司业务范围扩展到制剂产品、头孢侧链活性脂系列产品、其他医药化工产品和生物制药及特色原料药系列产品四大业务。

由于并购朗依制药有业绩承诺,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71亿、1.59亿、2.86亿;可惜好景不长,2018-2019年业绩便开始出现下滑,分别为2.64亿、2.03亿,同比下滑7.84%、22.96%,而业绩的下滑均受朗依制药商誉减值影响。

完成业务范围扩展的金城医药净利润也曾实现增长,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71亿、1.59亿、2.86亿;可惜好景不长,近两年净利润却出现连续下滑。

根据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金城医药实现营业收入30.08亿元,同比增长7.89%;归母净利润2.64亿元,同比下滑7.84%。

到了2019年,金城医药更是营收和利润双降,2019年,金城医药实现营业收入27.95亿元,同比减少7.09%;归母净利润2.03亿元,同比下滑22.96%。净利的大幅下滑,则与高价收购朗依制药有关。

高价并购的苦果,巨额商誉减值

金城医药通过并购朗依制药发生在2015年,2015年1月,锦圣基金从达孜创投获得朗依制药80%的股权,实现了对朗依制药的控制。

2015年5月,金城医药发布并购朗依制药交易预案,于2015年底才发布并购草案。上市公司以20亿元收购朗依制药100%股权,交易对价100%以股份方式支付,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股份发行数量预计为1.3亿股。

2016年12月28日,该笔交易获证监会同意,交易作价确认为18.80亿元,对应80%股权的估值为15.04亿人民币。

然而彼时2016年三季度末的朗依制药净资产仅为3.68亿元,评估增值率达到400%以上,此次收购也为金城医药带来了11.44亿元商誉,也为日后业绩“变脸”埋下了隐患。

朗依制药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应予实现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6亿元、7100万元1.87亿元和2.25亿元。

2015—2017年最终完成度为100.65%、105.54%、100.68%。可以看到,朗依制药的业绩连续三年“精准达标”,而近两年来业绩一再下滑。2018年业绩突然“变脸”,仅实现1.08亿元净利润,业绩承诺完成率仅48.08%。由此,2018年,金城医药计提商誉减值1.217亿元。

虽然关于2018年的”业绩变脸“达孜创投遵守业绩承诺补偿了朗依制药1.66亿元,但此后达孜创投却不再对朗依制药的业绩负责。

时间来到2019年,朗依制药情况继续恶化,2019年年报显示,金城医药计提商誉值达2.894亿元,造成金城医药归母净利润2.03亿元,同比大幅下滑22.96%。

股权成“烫手山芋”,股东高管纷纷减持

业绩的下滑也让股价持续创出新低,而巨额商誉在经过两次计提后依旧高企,这让金城医药股东们担心不已,纷纷减持,一时间,金城医药的股权仿佛成了“烫手山芋”。

2019年1-2月,控股股东淄博金城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先后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的方式向海通证券合计转让了其持有的金城医药7.99%的股份,出人意料的是,海通资管在受让公司股份仅半年后就进行了减持。

2019年8月,公司发布公告,因自身资金需求,海通资管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合计减持金城医药股份不超过总股本的2.744%。截止2020年3月31日,海通资管仅持有2.7%的股份。

实控人减持后,其他股东也坐不住了,达孜创投和锦圣基金均计划减持。

2019年4月12日,持股5%以上的股东达孜星翼远达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数500.51万股,减持比例为1.27%。

2019年9月26日,金城医药收到锦圣基金《关于股份意向转让的告知函》,锦圣基金与德展健康就股权转让事宜进行了初步协商,达成了框架性条款,并于2019年9月25日签订了相关《框架协议》。

然而上述股权转让最后还是终止结尾,锦圣基金至今仍然没有寻找到合适的受让方,因此才有了前文23.06%金城医药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以网络竞拍的出现。虽然金城医药股价在近期走出一波上涨趋势,然而高达27.19亿元的起始价能否吸引来买家竞拍仍一个未知数。

《每日财报》发现,除了股东陆续减持股份外,金城医药的一些高管近来也频现减持。

2020年3月5日,金城医药公告称,董事、总经理张学波和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朱晓刚计划自2019年12月6日起6个月内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所持公司股份分别不超过120万股和10.8万股。

2020年6月19日,公司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崔希礼、杨修亮和财务总监孙瑞梅的《关于减持山东金城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计划告知函》。三位高管拟分别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万股、3.875万股、4.48万股。减持时间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6个月内。

作为金城医药的第一大股东,锦圣基金原本在2019年8月便进入清算期,可至今仍然没有寻找到合适的受让方。而此次将全部23.06%金城医药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以网络竞拍的方式进行协议转让或许是出于无奈,而是否能够按照起始价高达27.19亿元成交还是一个未知数。

从股东高管纷纷减持、锦圣基金急于退出来看,金城医药的未来或许还存在诸多坎坷,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往期推荐

如何看待桃李面包的投资价值?

百年老店,青岛啤酒

直播带货江湖中的惭愧真相

联系我们

内容投稿:meiricaibao@163.com

联系电话:010-64607577 / 15650787695

投资者交流群:公号内留言微信号,由群主添加入群

点点点,赞和在看都在这儿!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