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疫情暴发后,一些丹麦人想到了中医……

参考消息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疫情暴发后,一些丹麦人想到了中医……

▲视频来源:新华国际

“要不是周医生,我肯定得叫救护车送医院了,”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中丹创新中心”总经理卡琳·维斯·安科斯提娜对记者说。

卡琳口中的周医生,是一位旅居丹麦30年的老中医。

2月底,新冠疫情在丹麦暴发,医生周鹏彦通过电话和视频问诊,坚持“一人一方,对症下药”,帮助了不少像卡琳这样的丹麦患者缓解病情。

“医生对我说只能居家观察”  

3月初,51岁的卡琳和父母带着两个女儿一起参加了姐姐的生日聚会。“我们很注意,甚至都没有握手和拥抱”。但席间,一名刚从西班牙马德里回来的朋友无意透露此前腹泻严重还伴有呕吐,当时卡琳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约5天后,她便开始出现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症状。

当时,丹麦不允许出现疑似症状的病人直接去医院就诊,只能与家庭医生电话联系报告病情。

“医生对我说只能居家观察,如果病情恶化你就打急救电话112。”卡琳说。接下来的一周,卡琳觉得一天比一天虚弱,还出现了高烧和呼吸困难的症状。这时候她被家庭医生转去了哥本哈根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

“那里的医生说我符合新冠肺炎的症状,但由于当时丹麦没有足够的测试盒,所以不能给我进行检测……”卡琳说,“医生测了我的血氧含量,认为我情况尚可无需住院,让我回家继续隔离观察。”

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有几次女儿害怕地问我要不要叫救护车去医院,这时有朋友给我推荐了周医生,”卡琳说。因为在工作中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有所了解,她决定试一试中医。

中医如何获得丹麦人信任?

“卡琳经朋友介绍联系了我。当时丹麦已处于疫情严重时期,我不方便面诊,就通过电话联络了解病情,并给她开了对症的中草药,”周鹏彦告诉记者。

“周医生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询问服药后的反应,并且根据病情变化调整用药,一般医生很难做到这点。”卡琳感动地说。

▲资料图片:3月19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家餐馆的告示上写着:“因新冠肺炎疫情暂时关闭,但可以提供外卖服务”。(新华社记者 林晶 摄)

周鹏彦说,新冠疫情在欧洲暴发后,给他打电话咨询治疗方案的人一下子多了很多,其中有确诊病例,也有些疑似患者。“在丹麦我治疗了五六十例,只要治疗得早,效果都不错。”

周鹏彦还经常给在哥本哈根外的丹麦患者通过视频诊断,并给他们寄药治疗。他强调治疗过程中“一人一方,辨证施治”。他说,大众方子对没有常见病的患者可以使用,但对有其它常见病的患者,尤其要注意有过敏和哮喘的,治疗起来就要特别小心。

除了卡琳,她78岁的母亲、丈夫和女儿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疑似感染症状,在她的推荐下也在服用周鹏彦配制的中草药。

“几天前,卡琳告诉我她的母亲已经康复,女儿也停药了,丈夫尝试中药后不再干咳。她自己还在继续治疗,不过身体状况逐渐好转。”周鹏彦说。

对周鹏彦来说,因为欧盟药物进口管制,只能用一些在当地能弄到的原材料配方子,这大大限制了治疗范围,很多疾病苦于无药而不得不终止治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