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瑞幸造假:咖啡机是"租来"的,神舟优车股票曾被质押担保

原标题:瑞幸造假:咖啡机是“租来”的,神舟优车股票曾被质押担保

本报记者 石健 北京报道

从美股上市到自曝财务造假,瑞幸咖啡用了11个月的时间,快速跌落神坛与此前创造18个月上市神话形成鲜明反差。

瑞幸咖啡疯狂扩张的背后,有一长串的金融机构。其中,有两家租赁公司的身影,分别是光大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金租”)和中关村科技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关村租赁”)。根据瑞幸咖啡递交的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与光大金租就一些咖啡机达成人民币3.5亿元的12个月租赁协议。另外,中关村租赁于2019年3月通过抵押贷款的形式向其融资4500万元。

对于开展的相关业务,光大金租方面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光大金租于2018年与瑞幸咖啡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实际放款1.76亿元人民币,相关业务已于2019年10月全部正常结清,目前无余额。租赁期内,未发生过逾期、欠息。

光大金租称租赁业务已结清

时间回到2018年5月,彼时瑞幸咖啡的线下门店只有500多家,在急需补足粮草之际,瑞幸咖啡与光大金租签订租赁协议。

根据瑞幸咖啡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5月,我们与光大金租就某些咖啡机达成人民币3.5亿元的12个月租赁协议。该协议规定了管理陈述,保证和违约事件。该设施的利率为每年5.22%。我们在租赁期内每月支付本金和利息,并可在到期时以人民币100元的代价购买租赁资产。为确保我们根据协议所承担的义务,我们已向光大金租提供公司担保,而董事会主席陆先生已向光大金租承诺UCAR INC.提供3530万股股份。”随着瑞幸咖啡的成功上市,神州优车(UCAR INC.)也于2019年11月公告称解除股票质押。

记者注意到,根据当时瑞幸咖啡的体量来计算,500家门店平均每家店两台咖啡机,咖啡机的市场价格10万元左右,那么当时瑞幸咖啡租赁物的标的价格在1亿元左右。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轮前融资系债权融资,但是融资租赁与债权融资还有所不同,即需要在债权融资的基础上对物权进行控制。

光大金租如何对租赁物进行评估,瑞幸咖啡又是如何取得3.5亿元融资的呢?对此,光大金租方面表示:“光大金租于2018年与瑞幸咖啡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实际放款1.76亿元人民币,相关业务已于2019年10月全部正常结清,目前无余额。租赁期内,未发生过逾期、欠息。”

值得注意的是,神州优车与光大金租的交集并非始于瑞幸咖啡的这笔业务。

根据新华网报道,2016年3月,神州优车与光大金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向神州优车提供200亿元授信。不过,随着神州优车上市后连年亏损,两家合作的声势减弱。

或优化资产负债率

2018年6月,瑞幸咖啡连续经历天使轮和A轮融资,开始疯狂扩张模式,门店数量从1189家暴增至2073家,实现了74.3%的增长。不过,2018年第四季度瑞幸咖啡的业绩却直线下滑。同期,瑞幸咖啡的营运支出高达11亿元人民币,净亏损高达6.69亿元人民币。

彼时瑞幸咖啡扩张声势远大于亏损数据,瑞幸咖啡再次瞄准租赁市场。2019年4月1日,瑞幸咖啡新增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抵押权人为中关村租赁,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为期一年。据了解,瑞幸的动产抵押物均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物品所属地遍及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地门店。面对彼时媒体的报道,瑞幸咖啡方面回应是一次正常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瑞幸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设备融资租赁等创新金融工具的应用,可以保证资产价值最大化。”

此次曝出的瑞幸咖啡财务造假22亿元,意味着其经营亏损将进一步大增,那么,从开展业务至今,这一年的时间里瑞幸咖啡是否如期还款?未来合作还会怎样?记者向中关村租赁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未进行回复。

梳理瑞幸咖啡招股书可以看到,招股书曾提示有3笔金额上亿元的风险投资,4笔共7.1亿元的抵押贷款,5笔股东关联方借款。瑞幸咖啡为此抵押了咖啡机、公司股权,甚至董事长的股票。

在冲击纳斯达克之前,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本轮无法顺利上市,瑞幸咖啡对债务方的偿付能力将受到巨大打击。同时,降低的获客成本,导致瑞幸咖啡新增用户大幅减少。面临着巨大的隐形风险,2019年4月23日,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F-1文书。

根据F-1文书展示的瑞幸咖啡会计记账的财务情况,在2018年,瑞幸咖啡实现了全年营收8.4亿元人民币,净亏损16.19亿元人民币;在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了4.78亿元人民币(7130万美元)净营收;运营亏损5.27亿元人民币(7854万美元);归属于普通和天使股东的净亏损为5.73亿元人民币。伴随着亏损,还有瑞幸咖啡净收入增速大幅放缓,根据瑞幸咖啡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一季度至2019年一季度净收入分别为1300万元、1.215亿元、2.4亿元、4.65亿元、4.78亿元。增速下降,凸显增收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增收能力减弱的同时,瑞幸咖啡的负债率在持续攀升。截至2018年四季度,瑞幸的总资产为34.85亿元人民币,负债11.34亿元人民币,资产负债率32.54%;截至2019年一季度,瑞幸的总资产降低至29亿元人民币,负债10.8亿元人民币,资产负债率为37.24%。对此,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过抵押咖啡机的形式获取资金,可以一定程度上优化资产负债率,降低融资风险。”

然而,种种资金的补充与美化终究难抵“烧钱”的亏损,瑞幸咖啡还将面临诸多难题待解。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