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百亿身家,胡润排行榜第28位,OKEx徐明星为何行走法律边缘?

原标题:百亿身家,胡润排行榜第28位,OKEx徐明星为何行走法律边缘? 来源:反做空信息中心

区块链大火之后,不仅比特币以及其他数字货币受到人们的追捧,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开始受到更多么媒体和网友们的注意。而反做空研究中心的多位研究员也多次受到一些大爷大妈的邀请,说是要给我们推荐一个又一个好之又好的发财机会。

反做空研究中心并不相信也不指望天上掉下馅饼,于是在2020年315之际,认真研究了数字货币,发现一些数字货币交易所除了提供各种数字货币交易的平台之外,自己也对外发行虚拟货币,也就是平台币,这种平台币类似于传统证券市场的证券公司发行的股票,购买了平台币就相当于成为交易所的“股东”。而交易所将通过手续费折扣、建立生态应用、回购或空头等方式来反馈持币者。

一些宣传显示,和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不同,平台币有交易所实体经济的支撑,这也是平台币价值的来源,交易所的盈利能力、平台币的供求等都影响了平台币的价值。但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平台币背后的交易所,注册地址却在中国大陆之外,不受中国大陆法律管辖,存在着诸多无法控制的风险。

OKEx交易所的OKB就是其中之一。2020年2月10日,在国内大名鼎鼎的OKEx交易所宣布销毁所有未发行的7亿OKB,价值200多亿人民币,随后火币也发布了月度销毁公告,共计销毁1.4亿HT,价值约50亿人民币。

两大主流交易所相继公布通证销毁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随后,ZB、FCoin、MX等多家交易所也接着宣布销毁通证,最终引发了平台币的销毁潮。而平台币也在宣布消息后的24小时内出现暴涨。其中销毁通证最多的OKB上涨幅度最高,涨幅一度突破50%。

另外,在前不久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HurunUnder 40s China Rich List 2020)中,OKcoin的徐明星也以100亿元上榜,排名第38位。

OKcoin看似一片大好,其实它旗下的OKEx有不少“黑”历史,在币圈内也时常被吐槽,OKcoin的创始人徐明星也因此多次被投资人告上法庭。最近的一次起诉,是2019年10月下旬,至今没有看到判决的消息。

纠扯不清的OKcoin和OKEx

2019年,反做空研究中心发布了一篇关于plustoken的文章,详细分析了这个明面上打着区块链名义,实际上却行着传销行为的骗局。事实上,现实中有不少不法分子和plustoken一样,借着区块链的名义,以高额返利为噱头,以拉人头为手段,疯狂的收敛财富,吸引一大批人掉入这看似蛋糕的陷阱里。

这种传销币在国内虚拟货币交易还未得到规范时最为猖獗,尤其是在2017年前后,虚拟货币异军突起,替代了炒股,成为投资者一夜暴富美梦的新对象。几乎一夜之间,怀揣暴富美梦的人们口中讨论的对象,从股票、期货变成了区块链。人人都希望自己买的代币能成为下一个比特币。

不少不法分子趁机在四五线城市推广类似“五行币”、“一川币”、“凯特币”等传销币。币圈乱象最终引来政府的监管,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让币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公告》定性,首次代币发行本质上是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并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简单来说,就是禁止ICO(全称为Intial Coinoffering,意思是首次币发行,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解决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接着,10月,全国范围内开始加强对虚拟货币监管。

受此影响,2017年10月31日,国内最早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同时也是国内三大主流交易平台之一的OKcoin,主动停止交易业务,并清退客户资金。OKcoin也转型为一家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软件开发的公司。

国内市场禁止ICO,禁止加密货币的流通,中国的区块链团队和数字货币投资者纷纷宣布转向国外市场。在此情况下,OKEx出现了。

OKEx简单来说就是OKcoin的海外版,其业务、功能和OKcoin别无二致,也是面向全球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业务主要包括:全球法币交易、币币交易、币币杠杆、合约交易、ETT组合交易、钱包六大业务。

说到底OKcoin和OKEx是绑定在一起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该交易的还是继续交易,不过只是把注册地址放在了海外罢了。不少用户表示,自己在OKcoin上注册的账号能够成功在OKEx上登陆,而且绑定的手机也是一样的。除此之外,OKcoin与OKEx在业务上也扯不清关系。中投网报道也显示,有记者实际参观OKcoin办公场所时发现,OKcoin承接了OKEx的客服、新媒体营销、产品技术、产品升级以及合约制定等各方面的业务。在OKcoin的的办公场所所展示的奖项中也均有提及OKEx的内容。

2018年3月,OKEx交易所暴跌,很多用户无法登陆操作导致爆仓时,OKcoin中国突然发声明表示,OKcoin中国与在伯利兹注册、办公地址在美国和香港的OKEx历史上有过一些技术和服务的合作,2017年10月以后,在法律上进行切割,独立运营。

声明还称,OKcoin中国于2017年10月31日,根据相关要求,主动停止交易业务,并准确无误地清退客户资金。目前公司已经转型为一家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软件开发的公司。

反做空研究中心还注意到,在OKEx的一些自媒体端口上,还保存着一些OKEx大客户活动的信息,从照片来看,OKEx的大客户活动语言主要是中文,参与者几乎都是黄皮肤面孔,极少见到金发碧眼的老外。如果这些活动是在中国举行,参加者是哪国人一目了然。

这证明,OKcoin在各业务方面都与OKEx分不开关系,背地里还是同一家公司。

前CEO徐明星并未退出业务

不仅OKcoin与OKEx牵扯不清,OKcoin创始人、前任CEO徐明星和OK集团也没有划清关系。

从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中途退学创业,徐明星的故事俨然和乔布斯、比尔盖茨一样,带有传奇色彩。首次创业创办了团购网站“万团网”在竞争中失败后,徐明星进入了雅虎中国负责搜索引擎技术,他在这里认识了第二次创业的合作伙伴林耀成。

2007年,徐明星和林耀成创立豆丁网。在豆丁网大获成功之后,2012年徐明星退出,再次创业的他看中了数字货币,成立了OKcoin。很快就获得硅谷创业工场和硅谷风险投资之父TimDraper 的100万美元天使投资。

之后,OKcoin成为资本的宠儿,也受到炒币者们的关注,更吸引了各大资本的关注。2013年12月7日,OKCoin创造了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最高纪录,奠定了如今三大主流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基础。

一手打下OK集团,把OKcoin经营成主流的三大交易所,OK集团背后的徐明星一直是币圈的热门人物。但2019年4月11日,OK集团出现一系列工商信息变动,徐明星卸任OK集团法人、CEO和经理等职位,由李广鹏全部接任。

股东中,2017年12月对OK集团进行了数千万美元投资的巨人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李广鹏和生活通有限公司加入。而生活通有限公司则是史玉柱持股97.86%的巨人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持股比例与退出比例一致,依旧是14%。

虽然徐明星卸任了OK集团的所有职务,但从天眼查查询到的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显示,徐明星依旧是OK集团的大股东和疑似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55.86%的股权,新上任的李广鹏持有的股权为23.06%。

2018年开始,三大矿机公司相继披露或被披露即将上市的消息,让同在币圈交易链中交易所一环的OK集团蠢蠢欲动。2019年1月17日,徐明星通过场外收购的方式,以4.84亿港元的价格买入香港上市公司前进控股60.49%的股份,成为前进控股的实控人。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前进控股前进控股主要在香港从事地基工程相关服务和建筑废物处理的业务,直到2018年7月,前进控股现任执行董事、主席及行政总裁任煜男入主后,宣称将逐渐把业务拓展至区块链领域。之后不到半年就被徐明星收购了。

值得注意的是,任煜男在2018年8月海南省科技厅签署战略协议,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时,所持股份中有31.83亿股是由AnthonyWong质押给其作为贷款的抵押,与徐明星在2019年1月17日购入股份恰好一致。在2018年10月,该部分股权解除质押后归还给AnthonyWong,任煜男不再是前进控股的控股股东。

种种迹象都显示,徐明星准备让OK集团借壳上市。

被疯狂收割的韭菜

2018年,徐明星和它的OK集团遭遇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危机,即遭遇刑事调查。

事实上,在2017年底,就有不少用户在网上吐槽OKEx“拔网线”、定点服务器卡死爆仓、账号被盗、内部员工私自挪用客户资金搬砖等问题。而到了2018年,问题升级了。

2018年2月24日,东莞市公安局以“诈骗案”,正式对OKEx可能涉嫌“非法及期货交易”或更严重的“诈骗罪”,展开刑事立案调查。

OKEx爆仓、价格不规范等问题早就有投资人公开质疑。有投资人向媒体表示,自己的合约在没达到平仓点就被系统强制平仓了。全程用户一直盯着,眼睁睁见着自己被强平。和客服沟通时,客服回复称,爆仓价格是委托数量换成张数进行计算。但委托数量和合约张数是成交量,而爆仓价是价格计算,这个回复显然是答非所问,并不能让用户信服。

2018年3月,一名叫杨超的投资人因参与OKcoin和OKEx的合约爆仓,损失超过1100万元,打击之下,拿着几瓶敌敌畏冲到OKEx公司处,将敌敌畏洒到公司前台,并扬言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就喝下该瓶敌敌畏。这就是著名的“敌敌畏事件”。

但该事件后,OKEx依旧没有对此前投资人普遍质疑的仓位强制爆仓一事作出正面回应。而且OKEx屡屡出现的交易异常也仍然没有解决。2018年3月30日凌晨,OKEx出现交易异常,BTC季度合约低于币现货指数20多个百分点,逼近4000元。随后盘面迅速拉升10几个点,空头爆仓。此举被用户视为庄家利用OKEx平台恶意做空和OKEx定点爆破不当得利。

2019年10月,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私募大佬杨永兴在OKEx和OKcoin平台的账户被注销,账户中还有价值1.4亿元左右的代币。跟随杨永兴进入币圈的20名用户的账户也离奇被冻结、注销。而OKEx官方却回应否认该报道的说法。

在OKEx用户,尤其是维权者看来,交易所宕机、“拔网线”,是OKEx收割韭菜的重要方式。用专业术语来说,“拔网线”、宕机的现象被称为“互联网企业的服务中断”。但服务中断为用户带来的后果,是毁灭性的。事故发生时,用户无法多开单、无法平空单,只能眼睁睁看着账户的收益一点一点减少,甚至由正变负。

尽管OKEx官方和徐明星多次向外界解释和辟谣,但是由于事故发生后并没有针对用户的补偿措施,依然造成许多用户对OKEx交易所的不满。最终导致了用户的大量投诉。

2018年9月,大批投资者围堵了在上海出差的徐明星,9月10日晚,投资者在围堵徐明星的过程中报警,称遭遇“期货诈骗”,请求警方处理,随后警方赶到徐明星居住的酒店,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将徐明星带入派出所协助警方调,24小时后被释放。

10月,有投资者在OK集团门口下跪大喊“还我血汗钱”的视频刷遍币圈,众多投资人与OK安保人员在公司门口发生冲突。而在5月和11月,还有投资人去OK集团办公楼组团拉横幅、跳楼。

从2018年3月到11月,9个月接连不断的投诉,背后是众多被疯狂收割韭菜的血与泪。

合约交易背后的期货交易

从此前投资人多起报案和警方的立案调查中有一个关键词――“期货诈骗”。

OKEx交易所的业务中有一个合约交易,据Okcoin官方说明显示,该合约业务可实现比特币的套期保值,利用比特币合约对冲在支付过程中比特币价格波动导致的风险,另外还可通过合约放大杠杆,变相增加比特币的每日成交额。

10倍和20倍杠杆、保证金制度、强制平仓、T+0制度、平台集中交易、套期保值....这些无疑不是期货的特征。2011年,国务院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提出,“除依法经国务院或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从事期货交易的交易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

不少OKEx投资者在咨询的律师均反映,OKEx合约本质符合期货的定义。也因此,不少投资者在投诉时向警方表示是期货诈骗。但OKcoin公关部依旧否认,称OKex的合约业务是数字币兑换,不符合期货定义,不属于期货。

据OKEx官方表示,OKEx的合约指数是采用Bitstamp、Coinbase、Bitfinex、Kraken四家平台价格数据标本的新合约价格指数,但并没有给出明晰的价格指数产生机制,更没有第三方监管和审查机制。这种不透明的指数,也容易让庄家钻空子,操纵价格。

另外,期货交易的高杠杆,也让无数妄想暴富的投资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2018年的多次投诉事件虽然起因是爆仓,但仔细研究却发现了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期货合约爆仓。

高杠杆的好处是可以以小博大,在10倍、20倍杠杆下,用户可以用1元撬动10元、甚至20元的交易,但缺点也很明显,风险也被放大数十倍,一旦买错,随时都可能爆仓,损失全部资金。

在高杠杆机制下,原本稳定的工作和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夜之间被摧毁,巨大的亏损让无数投资者心生死志,投诉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希望OK集团能赔偿他们的损失,这也是无数投资人不惜以“口服敌敌畏”、跳楼等极端方式要求OK集团给他们答复的理由。

不过OK集团至今也没有给他们一个交代,一切都仿佛不了了之,OKEx在继续,新的投资人不断在加入,只有那些爆仓的投资人无人关注。

投资人求助无路后找到证监会,希望证监会出面对OKEx的期货交易进行管理。但是证监会却回复,数字期货交易所不在证监会的管理范围,中国证监会也未批准任何交易所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期货交易。

由证监会的答复可以看出,OKcoin的运营公司和母公司,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并不具备证监会核准的期货业务相关资格。

那么为什么OKEx还能肆意在国内进行数字期货交易呢?这又回到前面了,OKcoin的数字货币交易业务早在2017年10月31日就已经停止,随后完全转移到其海外版OKEx。因为OKEx注册在海外,所以OKEx进行的期货交易不在国内的监管范围内。

在国内对数字货币交易规范不够完善的情况下,OK集团,甚至其他数字货币交易所就是这样靠钻空子,割了一茬又一茬的韭菜。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