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结构性存款规模重回10万亿 保底收益率下行是大趋势

原标题:结构性存款规模重回10万亿元 理财经理坦言:监管趋严 保底收益率将下行

本报记者 刘 萌

近两年来,结构性存款规模迅猛增长,但不合规问题也随之凸显。继银保监会2019年多次发文规范结构性存款后,央行日前发布通知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管理范围。

那么,现阶段结构性存款产品规模如何,各家银行在销售过程中是否存在一些乱象,未来结构性存款收益率走向如何?《证券日报》记者3月10日采访了业内专家和多位银行工作人员。

1月份结构性存款

规模达10.79万亿元

2018年以来,受“资管新规”禁止发行保本理财产品等因素影响,结构性存款因兼具“保本和高收益”的特点,成为商业银行揽储新宠。2019年初,结构性存款收益与票据贴现利率倒挂,部分企业以票据贴现资金购买高收益率结构性存款,使结构性存款成为套利工具,相关问题和风险受到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央行近几年数据发现,2018年8月份、9月份以及2019年1月份,中资全国性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含个人、单位)规模先后三次冲破10万亿元大关,并在2019年2月份首次超过11万亿元,达到112259.60亿元的峰值。

随后,监管层出手规范。2019年5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将结构性存款业务纳入了相关乱象排查范围内。

2019年9月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规范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通知》指出结构性存款主要存在的产品设计不合规、风险计量不准确、业务体量与风控能力不匹配、宣传销售不规范等四方面问题。

2019年9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列举了一系列银行业保险业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的表现形式,其中就包括结构性存款假结构、替代保本理财、按保本产品宣传销售等。

2019年10月18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根据结构性存款业务性质和风险特征,在衍生产品业务管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合规销售、信息披露等方面建立健全结构性存款业务管理制度。

在监管层数次出手规范后,结构性存款产品规模略有收缩。2019年12月末,结构性存款规模为9.6万亿元,跌至10万亿元以下。

不过,根据央行最新披露的今年1月份中资大型银行人民币信贷收支表和中资中小型银行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测算,截至今年1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含个人、单位)存量规模又重回10万亿元以上,达到10.79万亿元,环比增长12.4%。

保底收益率

下行是大趋势

《证券日报》记者登录各银行官网查阅近期正在销售的结构性存款产品并电话咨询了部分银行工作人员。

记者调查发现,随着监管趋严,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产品的设计也趋向复杂,部分银行之前的“两层”结构设计向“三层”转变。

以某股份制银行“挂钩黄金三层区间”产品为例,一款挂钩黄金看涨三层区间四个月结构性存款预期到期年化利率分别为1.35%、3.79%、4.09%。

“这类挂钩黄金的三层区间产品,大概率获得中间的年化利率。”该行理财经理介绍,目前我行3个月期人民币存款利率上浮后为1.35%,这款4个月期结构性存款产品保底年化收益率为1.35%,大概率获得的实际“保底”年化收益率为3.79%,非常合适。

上述理财经理坦言,为了招揽客户,这类三层区间结构性存款产品设计的中间年化利率都和最高年化利率比较接近。目前短期产品中暂时没有可替代的收益率相对高的产品,因此结构性存款产品很受投资者青睐。

某股份制银行理财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大部分结构性存款产品浮动利率的最低值都要远超存款基准利率,目前我行还没有接到央行通知,存量结构性存款产品正常销售。不过随着监管趋严,未来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下行是大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证券日报》记者电话咨询的过程中,银行工作人员合规销售意识比以往增强了不少,多位理财经理主动提示产品风险,并表示投资者应该改变以前刚性兑付的投资理念,在自己能够承受的风险范围内理性投资。

结构性存款产品

发行规模或下降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3月10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并非对所有存款产品进行约束,结构性存款因其收益性、安全性、流动性等多种优势,成为商业银行“高息揽储”的重要产品,但这扰乱了存款市场利率定价,不利于降低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而在部分结构性存款产品中,通过设计“假结构”将具有风险的浮动收益变为固定收益,违背了结构性存款产品的设计原则。随着进一步规范,结构性存款产品将越来越难成为过往那样的“揽储利器”,发行规模或将有所下降;同时,将挂钩的收益进行规范后,结构性存款的保底收益率将趋近存款基准利率,因此也将有所下降。

黄大智表示,银行负债端的成本直接关乎银行的运营成本,为降低实体融资成本,银行负债端的成本下降也是重中之重。因此要严格控制高息揽储等过度竞争的行为。控制好负债成本才能更好地引导降低LPR报价,进而降低实体融资成本。

申万宏源研报指出,规范结构性保底收益率将切实有效地打破银行间“高息揽存”的囚徒困境,当储户没有保本高息的产品可选时,自然会向下选择风险收益比次之的产品,从而引导全社会储蓄回报中枢下移,最终实现全社会为实体让利。预计这一有力措施将显著缓解银行负债成本、推动贷款定价下行、托底实体经济。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