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东山精密拆分子公司创业板上市背后:打造中国版博通 核心电子器件帝国渐成形

挖贝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东山精密拆分子公司创业板上市背后:打造中国版博通 核心电子器件帝国渐成形 来源:挖贝网

A股近4000家公司,已披露拆分方案的仅有6家,东山精密就是这6家公司之一。

3月2日晚,东山精密(002384)披露了分拆所属子公司苏州艾福电子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至创业板上市的预案,拟将其控股子公司艾福电子分拆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拆分子公司独立上市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最起码也能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不过,每家公司都有每家公司的独特之处,作为一家通过外延式并购不断发展壮大的公司来说,拆分对东山精密具有更加特殊的意义——让其在打造中国版博通,建设核心电子器件帝国的路上,走得更远。

拆分子公司创业板上市 或浮盈20余亿

在讨论拆分对东山精密的意义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被拆分的艾福电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据悉,艾福电子成立于2005年12月,是我国最早研发陶瓷介质射频器件并具有量产能力的企业之一。2017年9月,东山精密以1.72亿元向姜南求、上海正海聚亿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九名股东收购艾福电子70%股权。目前,东山精密直接持有艾福电子 56.25%的股份。

从目前5G产业的发展情况来看,陶瓷介质射频器件已成为5G基站的刚需产品。

东山精密表示,在 5G 基站组网过程中,MassiveMIMO(大型矩阵天线技术)可以提高接收端的效率而将被大规模应用,故对滤波器提出了小型化、轻量型、低损耗以及性价比的要求,陶瓷介质波导滤波器便成为主流方案。随着各大运营商在 5G 产业资本性支出的持续上升,将为陶瓷介质波导滤波器行业带来巨大增量市场。

作为验证,2018年10月,艾福电子取得华为的订单,向华为提供5G陶瓷介质滤波器等产品,订单总金额为人民币2538.08万元。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5G 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目前5G产业已经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按照 2020 年 5G 正式商用算起,预计当年将带动约 4840 亿元的直接产出,2025 年和 2030 年将分别增长到 3.3 万亿和 6.3 万亿元,十年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29%。

所以虽然艾福电子目前只是一家“小公司”,东山精密仍将从艾福电子身上获得不菲的回报。

东山精密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艾福电子实现营业收入7891.76万元,净利润483.4万元;2019年前9月,艾福电子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净利润3317.42万元。

目前A股5G概念股的市盈率(TTM)普遍偏高,最高达5049.14倍,在100倍以上的就有29家。假设2019年艾福电子净利润能够达到5000万元,按照100倍市盈率估算,通过最初的1.7亿元投入,东山精密将获得20余亿元的回报。

核心电子器件帝国渐成形

实际上,艾福电子只是东山精密诸多智能互联、互通核心器件业务中的一个,目前东山精密已经涉足印刷电路板、LED 器件、触控面板及 LCM 模组和通信设备组件等领域,未来还将布局半导体业务。

不过,特别的是,最初东山精密并没有这些业务。既然叫东山精密,顾名思义,一开始东山精密是一家机械行业内的公司,主要从事精密钣金件的制造。

分水岭出现在2014年,在此之前东山精密的扩张主要以内部新建为主,以自有资金进行对外投资。不过专注主业的东山精密并没有因此获得稳定的回报,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其归母净利润出现了较大的波动。

财报显示,2011年至2015年期间,东山精密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72.58万元、-1.11亿元、2676.54万元、4363.28万元、3171.38万元;增长率分别为-26.40%、301.45%、124.21%、63.02%、-27.32%。

所以在2014年,东山精密调整了经营思路,从内生式增长转向外延式扩张。并且,几乎年年都有大额并购。

2014年,东山精密收购牧东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业务延伸至触控面板行业;2018年,东山精密有以5100万美元收购牧东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MuttoOptronicsGroupLimited 100%股权及部分知识产权。

2016年,东山精密以6.11亿美元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MFLEX100%股权,MFLEX 主要从事柔性电路板(FPC)和柔性电路组件(FPCA)的设计、生产和销售,是全球专业柔性电路板和柔性电路组件最大的供应商之一。

2017年,东山精密收购了前文提及的艾福电子。

2018年,东山精密以2.925亿美元向纳斯达克上市公司Flex Ltd.收购其下属的PCB(印制电路板)制造业务相关主体。

至此,东山精密核心电子器件帝国已经初步成型。目前东山精密已经在PCB、LED小间距封装、5G等领域掌握核心技术,是目前PCB行业中为数不多的能提供柔性线路板、刚性线路板和软硬结合板的供应商,同时是在通信设备领域少数能够同时批量供货金属腔体滤波器和陶瓷介质滤波器产品的制造商。在2019年半年报中,介绍主要业务时,东山精密也表示,公司致力于为智能互联、互通的世界研发、制造技术领先的核心器件。

不过取得这些业绩后,东山精密并不满足,2020年,东山精密将触角伸向了半导体行业。

2019年12月30日,东山精密的全资子公司东莞东山精密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东山)与深圳东山精密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袁永刚签署了《资产购买协议书》。东莞东山拟向深圳东山购买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益穆盛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益穆盛)99.9944%出资份额,交易标的估值8.08亿元,经协商,本次交易标的作价8.05亿元。

据悉,宁波益穆盛通过合肥裕芯间接持有的安世集团2.38%股权。安世集团位于荷兰奈梅亨,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标准器件供应商,专注于分立器件、逻辑器件及MOSFET器件的设计、生产、销售。

打造中国版博通 风险与机遇并存

从东山精密的发展轨迹来看,在目前的科技行业,堪称其榜样的有半导体行业巨头博通(AVGO.O),这家公司也是通过不断的外延式并购,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企业之一。

2013年,彼时的博通还叫安华高,在陈福阳的领导下,斥资66亿美元、溢价41%收购硅谷圣何塞的存储芯片公司LSI;2015年5月,安华高宣布斥资370亿美元收购加州的老牌芯片公司博通,交易完成后,安华高与博通的合体公司改名为博通有限,但股票代码依然是安华高的AVGO;在完成收购博通仅10个月,博通又宣布斥资59亿美元收购网络设备公司博科通讯,切入数据中心网络设备市场。

高潮出现在2017年,博通宣布了震惊全球的收购高通事宜,愿以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所有股权和债权。不过由于国家安全原因,该收购最终不了了之。

从并购的角度来说,东山精密确实堪称中国版博通,通过买买买,实现了公司业务的快速扩张。不过要想成为中国版博通,仅有买买买是不够的,既然是通过外延式并购来实现公司的快速发展,“消化不良”就是这类公司最忌惮的事情之一,那么东山精密有没有出现“消化不良”呢?

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东山精密营收分别为84.03亿元、153.90亿元、198.2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10.46%、83.14%、198.2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4亿元、5.26亿元、8.11亿元。

所以仅从业绩上来讲,东山精密收购上文提及的资产后,整合情况尚属良好,使得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

不过虽然整合情况不错,但风险依旧存在,最明显的就是偿债压力。

并购资金的来源,无非就是自有资金、筹资和借款。从东山精密的负债情况来看,借款可能是其并购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

2014年,东山精密的流动负债还只有35.46亿元,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这一数字已经上升至186.91亿元;负债总额方面,更是从2016年的36.05亿元上升至237.75亿元。

负债总额高达237.75亿元,那么其偿债能力如何呢?

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东山精密资产负债率高达72.25%。作为对比,A股PCB行业主要企业鹏鼎控股(行情002938,诊股)、生益科技、深南电路等,同期这些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5.39%、39.24%、56.70%。在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的同时,截至2018年末,其流动比率只有0.88,速动比率只有0.66,均低于1。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