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多重细节曝光:“钻石公主”号何以成感染仓?

原标题:多重细节曝光:“钻石公主”号何以成感染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高江虹

实习生 李俊杰 北京报道

自2月4日被隔离以来,“钻石公主”号上不断有乘客和船员被确诊。截至当地时间20日18时30分,船上的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中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人数已升至621人。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公布的消息,19日前确诊的542名感染者来自25个国家,其中日本人最多,有247人。中国同胞被确诊人数为47人,其中44人来自中国香港,2人来自中国内地,1人来自中国台湾。

最新消息是,“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有两人死亡,年龄均在80岁以上。

“钻石公主”号是如何一步步从原本欢乐的邮轮变成了恐怖邮轮?被采访船上员工、乘客和上船防疫的传染学专家透露了大量细节,还原了邮轮疫情扩散的过程。上海海事大学亚洲邮轮学院秘书长、中国邮轮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程爵浩认为现有邮轮设计无法隔离病毒导致疫情扩散严重,呼吁更改邮轮设计。

欢乐邮轮变恐怖邮轮

王阳是“钻石公主”号邮轮上1045名船员中一员。因为同事临时出了事故,王阳不得不提前结束自己的旅行,在大年三十当天乘高铁到深圳,第二天赶到香港西九龙,打了车上船。也就是在同一天,第一个被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香港客人下船。

这位被感染肺炎的香港客人于1月20日在横滨上船,1月25日在香港下船。他在离船6天后前往香港当地一家医院就诊。2月1日,他被确诊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2月4日,邮轮公司决定取消“钻石公主”号接下来的航行,以便日本卫生部检疫人员上船对“钻石公主”号上乘客和船员的健康状况进行彻底的检查。在第一批送检的133个样本中,有10人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这其中包括3名澳大利亚客人、3名日本客人、3名中国香港客人和1名美国客人,此外还有1名菲律宾船员。确诊的乘客和船员被带下船送往医院治疗,其他人则需要在船上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

2月20日,王阳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对话中谈到,受检期间,船员每天都在工作,不过大多数部门员工已经变换了工作性质,比如赌场、免税店、销售、spa等部门的船员变成了快递员或楼梯引导员。

2月8日,“钻石公主”号邮轮在横滨港的隔离已进入第5天,面对与日俱增的确诊数据,想到还要面对至少10天的隔离,不少乘客已经显得抑郁烦躁,他们在社交平台哭诉“邮轮已成监狱”,还有美国乘客录视频向美国总统喊话:“特朗普,救救我们!”

然而,感染人数还在持续增长……

2月16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新增70人确诊,至此累计355人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一位74岁的英国老爷爷David Abel隔离期间在脸书上直播船上情况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他在脸书上发了一个帖子称:“现在是2月16日星期日晚上9点,美国乘客现在下船了,他们可以坐飞机回家,回家终归会舒服一些。36个小时以后,加拿大人也要回家了。中国香港也正在组织公民撤离。意大利政府宣布要把他们国家的人带回家。韩国人正在组织撤侨。这是现在的最新消息。”

2月18日,日本厚生劳动省称,19日当天,将有约500人离开“钻石公主”号邮轮,下船的乘客需满足检测结果呈阴性且未与患者有近距离接触等条件。船上所有乘客下船后,船员将被隔离观察14天。部分乘客将留在船上,等待其国家派飞机撤侨。日本厚生劳动省还表示,目前钻石公主号全部人员用于检测新冠肺炎的样本均已采集完毕,19日即可出结果。检测结果呈阴性的人预计在21日可以如期下船。

当地时间2月19日上午11时,在被隔离14天后,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乘客开始下船。而在19日的检查结果中,又有79人确诊。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大利亚也于19日接回滞留的香港居民和澳大利亚人。

也就是说,从发现第一名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乘客时,钻石公主号在20天内感染了621人,占3711名船上乘客和船员总数的16.7%,与其他地区的感染率相比,高得惊人。

感染人数与日俱增的背后

为何“钻石公主”号会变成如此恐怖的传染仓?

曾于2月18日登上“钻石公主”号邮轮开展防疫工作的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学内科教授岩田健太郎的一大段自白或许能揭开部分秘密。岩田健太郎2月19日发表在日本社交媒体上的一段视频已经在全球引起高度关注。视频中,岩田健太郎怒斥“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防疫管理“堪称悲惨”!他表示:“我从心底里感到害怕!”

岩田健太郎在视频里介绍道,他2月18日登上“钻石公主”号邮轮开展防疫工作,当天傍晚五点左右被厚生劳动省命令下船。目前,他正在某个房间自我隔离,医院休诊,不见家人。

岩田健太郎从事传染病学工作20多年了,曾正面应对了非洲埃博拉病毒和中国SARS等许多传染病。在工作中多次感受到危险,但他对于自己感染上传染病并没有过分的担忧和恐惧。因为作为一名专业人员,他知道如何不让自己和别人传染上埃博拉和SARS的方法,也知道如何管理防疫设施才能避免感染扩大。但他表示“这次真的觉得自己要束手无策了,要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了。”

在传染病学界有一个铁律,那就是疫情管理中要将红区和绿区分得清清楚楚,所谓的绿区是无病毒的安全区,不需要特殊措施。所谓的红区是可能有病毒的危险区,在这个区域内要穿防护服。岩田健太郎说:“只有通过这样严格的区分,才能保护自身不受病毒侵害。如果不能保证自身安全,也就无从保障他人安全。”

岩田健太郎透露,他在船上看到“钻石公主”号邮轮里红区和绿区已经混成一团,船上已经完全不知道哪个扶手、哪条毯子上有病毒。哪里危险、哪里不危险完全不知道。如果安全区和非安全区都不分,防护服、手套等防护措施都毫无意义。

岩田健太郎还指出,船上工作人员防护意识也不足。他们有时看情况穿一下防护服、戴一下手套、戴一下口罩,有时干脆不穿也不戴。乘务员更是一会戴着N95一会又摘掉。“我们去参加这种防疫工作,第一个大前提就是有效地保护自己。不顾自己被传染的风险,再去接触患者和其他一般人,这没天理了,也是完全违反规则的。”岩田健太郎道。

岩田健太郎还透露,在船上,有发热症状的患者自己从房间里走到医务室去是常事。岩田健太郎和研究人员在船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就会和一位患者走了个错身。研究人员还笑着对岩田健太郎说:“哟,刚刚错身而过的是一名患者。”

岩田健太郎在视频里也表现出对日本医院内交叉感染的担忧。他说,灾害派遣医疗队(简称DMAT)职员现在就身处随时被感染的险境,明明有办法可以防疫的,但因为专业不同,他们无从知晓。他们都是医疗人员,等船上工作结束,还要回到自己所在的医院工作,到时候可能又要引起院内感染,“这是非常要命的事情”。岩田健太郎认为,“我们的传染预防做得比非洲和中国差远了,塞拉利昂都比我们强得多。虽然我们日本没有疾控预防中心,但我没想到会垃圾到这种程度。我以为会有专家进入现场,负起责任、担起领导、定下传染预防的规定。然而根本没有,这是不可理喻的事情。”但他的意见并不被日本厚生劳动省听取,他也很无奈。

岩田健太郎的视频给外界了解“钻石公主”号邮轮上与日俱增的感染人数提供了新的视角。而此前,邮轮环境的密闭性以及中央空调通风系统一直是大家认为导致邮轮疫情快速发展的关键因素。不过美国国家疾控中心发给邮轮乘客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病毒可以通过空气处理系统在舱室内传播扩散。

18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承认,政府对“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应对措施“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接着,在19日的记者会上,菅义伟进一步回应称,政府已经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疫情扩大。菅义伟表示,每一位船员都被要求佩戴口罩、洗手并进行酒精消毒来防止感染。此外,菅义伟也有强调政府高官“谦虚地倾听不同的批评”。

2月20日,岩田健太郎将自己发布的视频删除了,并在个人Twitter上表示,“没有进一步讨论此事的必要,谢谢你们,我为卷入此事的人们感到抱歉”。

他后来在媒体采访中谈到为何删除视频时,否认受到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施压,只是强调已没有继续探讨这个话题的必要,并为引发诸多麻烦感到抱歉。但是,岩田教授也强调,不会改变自己在视频中的观点和立场。

但上海海事大学亚洲邮轮学院秘书长、中国邮轮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程爵浩并不认同美国国家疾控中心的结论。在采访中,程爵浩表示他认为邮轮上的感染扩散与空调系统有关,并给出了两个依据。

首先,邮轮上空调系统是分成不同区域来建造,不同区之间的空气是相互不混合的。但是在同一个区域里,空调通风系统把所有房间和空间的空气吸过来,然后集中来处理,再同时输入到各个房间、各个空间里面去,这样的话就意味着不同房间之间是有可能出现空气交叉的,尤其是带有病毒的房间。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染,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交叉感染就容易发生。其次,按照最新的国际标准,邮轮上空调的过滤层能防的最细的颗粒大概是0.3微米,而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只有0.1微米,比标准小多了,所以邮轮上的空调没法过滤掉病毒,病毒也就容易通过同一区域的空调系统传播出去。

程爵浩认为现行邮轮通风系统既然有缺陷,应修改邮轮设计来规避此类风险。“每个房间单独通风的做法可行。”程爵浩表示他请教了相关专家,得知在海洋工程上面已经实现了每个房间单独通风,因此呼吁国际邮轮组织把其纳入船舶建造规范里面去。程爵浩还表示,办法可以套用,就是成本问题。但是为了乘客安全,在可接受的成本范围内,邮轮行业应该做出改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