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面对疫情 经济发展和制造业复工该何去何从?

中国经济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面对疫情,经济发展和制造业复工该何去何从? 

随着2月10日全国各地陆续开始复工,在进一步防控传染的同时,疫情阻击战也开始进入有序恢复生产的阶段。如何判断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制造业复工该如何应对?记者就此采访了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

黄奇帆认为, 尽管此次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但短期内对制造业、对广大中小企业以及整个经济交易活动水平的冲击不容忽视,应采取综合措施稳定经济增长的基本面,努力将全年经济增速稳定在 5% 左右。

他建议,一是要在管住人流(对确诊、疑似、密切接触者全部集中隔离)的同时,畅通物流。当前,一些地方为了有效防控疫情蔓延,采取了一些严格措施,但注意不要走极端,不能轻易断路、断航甚至“封城”,影响物流这一国民经济动脉。整个工业制造业包括钢铁、化工、电力、装备制造以及轻工电子的原材料、零部件及其产品销售如因物流跟不上而停下来,不仅损失巨大,还将对整个上下游带来灾难性影响;

二是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因今年情况特殊,可以突破财政赤字不超过 GDP3% 的常规限制,提请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增发1万亿特别国债,用于支持中小企业减税降费和对疫情地区进行转移支付;

三是采取适应财政扩张的货币政策。央行加大购买国债的力度,在二季度疫情缓和后进一步降准降息;

四是对因此次疫情防控而延长的假期实行补工。为了弥补企业损失,建议允许企业根据自身情况对该延长的假期实行适当补工,由员工自行选择在一年内的双休日或其他节假日进行补工。一些地方已经在国务院延长假期决定的基础上再延长若干工作日补工;

五是动员各地区各部门因地制宜出台针对中小企业的纾困措施。对中小企业实行全面减税降费;对因疫情停工造成的中小企业贷款到期不能还款的予以适当延期;继续对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进行风险排查及处置工作,将此次疫情定性为不可抗力的外在因素,缓冲因股市下跌而导致的强行平仓风险。

对于制造业复工、复产,黄奇帆指出,由于疫情防控所导致的工人极度短缺,很多产业供应链残缺不全,且疫情期间的企业物流运输几乎停顿等问题,目前控制疫情和及时复工确实是矛盾,处于胶着状态,我们必须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为此,他建议应加快如下几方面改革:一是尽快落实农民工在城市落户的有关政策,快速解决制造业用工短缺问题。如果 3 亿农民工中有 2 亿能在城市落户,不仅可以纾解春运压力,还能快速补充城市劳动力、有效延长农民工工作年龄、年度工作时间,延长人口红利机遇期;

二是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住房公积金制度是 1990 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 12% 的成本;

三是出台政策鼓励企业实行年金制度,并疏通企业年金投资资本市场的渠道和机制。这不仅有利于补充社会养老保险资金,还有利于形成庞大的长期资本供给,为资本市场繁荣稳定奠定基础;

四是想方设法降低物流成本。此次疫情将给一些“在线”产业带来重大机遇,也对物流效率提出更高要求。建议重点提高铁路运输货运量在各类运输方式中的比重,将铁路线尽快延伸到各类开发区、厂矿企业去,打通铁路运输“最后一公里”,降低综合物流成本。(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静原)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