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国炼油业举步维艰

中国能源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丨本报记者 仲蕊)



路透社分析指出,虽然去年美国的原油产量屡创历史纪录,但炼油业却并未因此受益,许多炼油厂由于无法吸引资金而面临投资和维护不足的局面,挂牌出售也往往是无人问津。

据分析人士透露,去年,美国只有一家炼油厂完成交易,即雪佛龙公司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购买了位于德克萨斯州帕萨迪纳的一家炼油厂。在此之前,Alon、Western和Tesoro等一批美国独立炼油商均被竞争对手收购,但此后,由于资金有限,大型炼油商们对进一步整合行业的兴趣逐渐减弱。

券商Tudor Pickering Holt & Co.炼油股研究主管Matthew Blair称:“当一些大公司停止购买炼油厂时,这一行业的发展就真的会放慢脚步。”他同时表示,由于各炼油厂的估值相差甚远,预计壳牌的阿纳科尔特斯炼油厂可能只能卖到5亿—8亿美元,远低于其此前标价10亿美元的Martinez炼油厂。

据路透社报道,达美航空早在一年前就聘请了银行家帮助出售其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炼油厂,但至今尚未找到买家。与此同时,美国东海岸最大、最古老的炼油厂、全美规模排名前十的石化工厂——费城能源解决方案公司(Philadelphia Energy Solutions)旗下日产33.5万桶的炼油厂,挂牌出售以来,只有一家公司参与竞标,表示愿意重启该炼油厂。

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事实证明,美国东海岸的炼油厂资产尤其难以脱手,因为它们既没有美国海湾设施的规模和美国原油生产通道,还面临来自加勒比海地区两家将在未来几个月重新开工的工厂的竞争,这两家工厂更容易获得海外原油,并拥有更灵活的燃料分配系统。

埃克森美孚公司近日也表示,因炼化业利润率疲弱,该公司第四季度业绩将较上年同期下滑。“如果炼油商处于获利下滑的周期,他们不会过度投资而承担不必要的风险。”休斯顿的顺流能源业务合伙人Matt Flanagan表示。

除市场风险之外,炼油厂买家还必须应对环境责任风险,以及大火等重大灾难的可能性。此外,新的国际航运燃料法规IMO 2020和美国《可再生燃料标准》(U.S. renewable fuels standard)都被认为可能不利于炼油利润的增长。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