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科大智能一年亏光9年利润 故事还能继续讲下去吗?

一财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一年亏光9年利润,科大智能“故事”还能继续讲下去吗?

魏中原

自2014年开始,科大智能一路“买买买”,最终引爆了商誉这颗“雷”。

临近春节,A股市场2019年的业绩预告仍在密集地披露中。业绩预告中几家欢喜几家忧,而商誉减值造成业绩巨亏的案例更是不断上演。

1月17日午后,连续多年实现盈利的人工智能“巨头”科大智能(300222.SZ)公告称,预计亏损金额为25.90亿元~25.95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3.93亿元。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上市第9年,科大智能出现了首次亏损,且一次性亏光了过去9年的归母净利润总和。而导致科大智能巨亏的“罪魁祸首”仍是商誉减值。

公告显示,科大智能2019年度预计对上海冠致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冠致”)、华晓精密工业(苏州)有限公司(下称“华晓精密”)及上海永乾机电有限公司(下称“永乾机电”)等三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约为16.2亿元,拟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约4.8亿元。

当晚,深交所便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科大智能说明上海冠致、华晓精密在业绩承诺期满后业绩大幅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等问题。

商誉、商誉,还是商誉

自2018年末出现的商誉减值“雷潮”以来,A股上市公司因大幅计提商誉/资产减值引发业绩巨亏已屡见不鲜。

尽管,2018年科大智能业绩增速已呈现同比下滑的态势,但此番业绩巨亏逾25亿元仍令市场震惊不已。

公司对此解释称,在2019年1~12月,乘用车产销量降幅均已逼近10%的背景下,因全资子公司上海冠致、华晓精密、永乾机电的下游客户均为国内汽车制造主机厂商,受汽车行业产销量下滑的影响较大,导致主营业务收入受到较大冲击。

天眼查显示,2011年登陆创业板的科大智能,主营业务为工业自动化业务和电力自动化业务,产品包括智慧工厂、智能移载、智能装配、智能焊装、智能物流、配用电及轨交电气自动化产品等。

科大智能在上市之初被业内普遍认作是A股的人工智能龙头企业。纵观过去几年的业绩表现,公司的营收净利增长迅猛。短短几年间,2018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是2013年的10倍、40倍之多。

财报显示,2017年、2018年,科大智能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37亿元、3.93亿元。

同时,2018年永乾机电、华晓精密、上海冠致分别实现净利润7891万元、5756万元、9296万元,累计达2.29亿元;2017年则分别为1.03亿元、4701万元、7446万元,累计达2.24亿元。

并购豪赌未来“埋雷”

2014年始,科大智能便开始了一桩接一桩的外延式收购,寻求扩张自身工业自动化业务的版图。高溢价并购豪赌未来的同时,却也为今日的业绩巨亏埋下了“祸根”。

2014年~2016年,科大智能收购上海冠致、华晓精密及永乾机电分别形成商誉7.15亿元、4.97亿元及4.07亿元。上海冠致、华晓精密在业绩承诺期满后,均出现业绩大幅下滑的现象。

公告显示,2014年4月,科大智能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溢价546%取得了永乾机电100%股权。截至2013年8月31日,永乾机电净资产为8139万元,评估价值为5.26亿元。

永乾机电被收购时的现金流量并不容乐观,2011年~2013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83万元、4328万元、-1159万元。被收购后,永乾机电2014年~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5324万元、6781万元、8237万元,均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净利润更是达到1.17亿元,2018年业绩却同比下滑33%。

“买买买”的节奏停不下来。2015年末,科大智能又开始筹划新一轮的“天价”收购计划。

2016年4月2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评估基准日(2015年10月31日),上海冠致100%股权的评估值为8.02亿元,较经审计后的净资产账面值评估增值7.28亿元,增值率为982.64%;华晓精密的增值率更是达到惊人的1,267.52%。

最终,科大智能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累计斥资13.49亿元买来了上海冠致和华晓精密。极高的溢价也引来深交所的关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上海冠致的自动化主要产品汽车侧围智能焊装生产线毛利率变动较大的主要原因。

收购报告显示,上海冠致成立于2012年,自称其自动化业务是智能焊装生产线。上海大众是其主要客户,且常年占上海冠致总收入的比例在90%左右。成立一年后,上海冠致凭借突然增长的毛利率实现业绩惊人的增长。

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1~10月,上海冠致自动化汽车侧围智能焊装生产线的毛利率分别为25.71%、33.83%、30.19%。业绩方面,2014年较2013年收入增长336.78%,2015年较2014年增长59.06%。在踩线完成业绩承诺后,上海冠致的业绩出现了大幅下滑。

轻装上阵能否扭亏

业绩爆雷后,科大智能的市值或将承压不小。16日晚间公告业绩爆雷的景峰医药(000908.SZ)、海南瑞泽(002596.SZ),17日两家企业的市值蒸发均超过10亿元。自2019年以来,科大智能股价已累计跌去近6成。

对于计提商誉减值,科大智能表示,虽然严重影响了公司当期业绩,但商誉和部分其他资产的减值,有利于公司提升资产质量。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是在3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施行之前,上市公司正急着把“埋的雷”处理干净,以便轻装上阵。在2020年或以震荡性结构行情为主的A股,上市公司仍需要业绩表现来夯实基础。”

记者注意到,2017年、2018年,科大智能这三家子公司累计实现的净利润在公司归母净利润中所占比例分别达66.5%、58%。这意味着,若三家子公司经营业绩继续下滑,科大智能的业绩仍有持续下降的风险。

他还补充道,“2016年,人工智能产业在世界被厚待。而在A股市场,大量的资本流向人工智能领域,风投、收购兼并等频频出现的关键热词持续了近3年。到2019年,部分与实际情况不匹配的高估值人工智能个股并未如期兑现市场预期,行业热度迅速下降。不再受到资本的热捧,人工智能企业的融资难度便上升了。”

德勤中国工业产品及建筑子行业主管合伙人董伟龙向记者表示,“中国制造业企业实施人工智能项目的不在少数,但调查发现从企业获益角度预算及投入时间投入角度而言,91%的项目未能达到企业预期。造成落差的原因包括既有经验及组织架构障碍、基础设施条件制约、数据采集方法及数据质量欠佳、缺乏工程经验,以及项目规模过于庞大和复杂。”

“企业首先要确保人工智能部署与本身的战略目标匹配,关键在选择合适的复杂程度来满足业务目标。下一步是要找到合适的人工智能落地应用场景,需要明确其所能解决的特定领域问题,从而形成商业价值。企业也需要关注本身的数据基础,因为数据是深度学习的基石,所以企业必须先对自身的数据基础作诊断评估,甚至先进行数字化改造以改善数据质量。人才方面,企业需求的不只是人工智能专家,也需要有经验的行业专家来为特定行业设计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及兼通制造工艺和行业问题的产品经理。具备上述条件后,企业还要通过过程设计原型验证,再行迭代,才能达到最终的大规模实施。”他补充道。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