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东亚药业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 保荐机构或难持续督导

搜狐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东亚药业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 保荐机构或难持续督导 来源:搜狐财经

2018年7月31日,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因操控大连电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电瓷”)股价,被证监会处罚。而大连电瓷系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药业”)的第三大股东,或“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仅第三大股东身陷“麻烦事”,东亚药业身后的问题亦不容乐观。保荐机构诸多“黑历史”或难持续督导;供应商员工人数寥寥无几,或为“空壳”公司;多家供应商涉及环保问题或为东亚药业路上的“绊脚石”。此番上市,东亚药业或将面临诸多考验。

保荐机构或难持续督导子公司“黑料”缠身

2018年,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全国股转系统”)发布了《2018年度主办券商执业质量评价结果》,其中,全国股转系统对主办券商执业质量进行了评价分档。评价共分4档,东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兴证券”)被归到三档,位列“下游”。

而招股书显示,东亚药业的保荐机构正是东兴证券。

不仅如此,历史上东兴证券还存在未正确督导、内部控制管理不完善等情形,或难为东亚药业持续提供督导服务。

据东兴证券2017年半年报,2017年6月27日,东兴证券作为时空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空客”)的主办券商,在持续督导过程中未对其是否有效执行公司治理和内控制度,进行进一步的核实和检查;在对时空客资金占用现场检查时,未按要求编制检查工作方案和检查工作报告;在时空客出现不能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情况时,未对其启动相应现场检查;未能督导时空客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基于上述问题,东兴证券被全国股转系统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据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发布的[2016]3号文件,东兴证券作为龙泉现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泉现代”)的受托管理人,因未督促龙泉现代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被证监会四川监管局要求接受监管谈话。

此外,据沪证监决〔2016〕86号文件,2016年10月10日,东兴证券上海广灵二路营业部,因存在未能严格执行有关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要求,以及发生为大量不符合适当性标准的投资者开通股转系统交易权限的事实,被证监会上海监管局采取暂停其在全国股转系统新开客户交易权限六个月的监管措施。

据东兴证券公告,2015年6月23日,东兴证券因此前集中交易系统部分运行异常,导致客户无法及时登录交易,且未就该安全事件及时向证监会北京监管局进行报告,被证监会北京监管局采取责令定期报告的监管措施。

证监会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7月13日,时任东兴证券研究所电力行业研究员的李根,因涉嫌泄露内幕交易信息以及违规买卖股票,被证监会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45万元罚款。

据证监会福建监管局公开信息,2019年7月2日,在东兴证券明溪新大路营业部从业期间的的黄迪群,因存在为客户融资提供便利的行为,被证监会福建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东兴证券公告,东兴证券因私募子公司东兴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证券公司组织架构规范整改工作中,整改逾期比例高,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不完善的问题,被证监会北京监管局采取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的措施。

据东兴证券公告,2015年7月16日,东兴证券南昌抚河北路滕王阁证券营业部,因利用固定场所非法经营证券业务,被证监会江西监管局责令整改。

除保荐机构或难持续督导外,东亚药业的子公司“黑料”缠身。

招股书显示,2016年,东亚药业子公司浙江东邦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邦药业”)厂区内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导致一人死亡。东邦药业因安全管理不到位;未督促从业人员严格执行安全生产规章制度;未监督、教育从业人员按照使用规则佩戴安全帽,对前述事故负有责任,被临海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责令整改,并处以23万元罚款。

无独有偶,2018年11月30日,东亚药业子公司江西善渊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善渊”)因厂区车间内从业人员因未正确佩戴劳动防护用品、有毒有害报警控制室内无人值守且未能及时更新报警隐患记录,被彭泽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责令整改,并处以10万元罚款。

在环保生产方面,东亚药业的子公司也频频“踩雷”。

2016年10月,东亚药业子公司东邦药业因厂区附近雨水井水样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项目超标,被临海市环境保护局责令整改,并处以5万元罚款。

2017年7月20日,东亚药业子公司江西善渊前身江西元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盛生物”),因厂区末端尾气吸收系统的在线检测仪故障导致数据异常,被彭泽县环境保护局责令整改并处以5万元罚款。

2017年10月9日,东亚药业子公司元盛生物因厂区尾气处理设施检测仪器故障,导致监测数据失真;污水处理站内废气检测仪器故障,导致监测数据失真;污水处理站附近固废违规堆放的行为,被彭泽县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改,并处以38万元罚款。

可见,东亚药业的保荐机构和子公司或为其上市之路“添麻烦”。而上述问题或是冰山一角,东亚药业供应商员工人数存“蹊跷”的问题也不容小觑。

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多家供应商“踩雷”环保问题

除了保荐机构、子公司并非“省油的灯”以外,东亚药业面临的问题或不止于此。

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东亚药业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取五险中最大人数工伤保险,为291人。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6月3日,东亚药业拥有3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分别为东邦药业、江西善渊、上海右手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公开数据显示,上述三家公司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790人、134人、9人。也就是说,2018年,东亚药业以及三家子公司的合计社保缴纳人数应为1,224人。

然而招股书显示,2018年,东亚药业合计社保缴纳人数为1,164人,比官方数据少了60人。

除上述问题外,东亚药业供应商存在员工人数寥寥无几的疑点,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2017-2018年,河北宁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极生物”)分别为东亚药业第一、第二大供应商之一,东亚药业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1,153.85万元、2,617.85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2.27%、4.56%。

令人不解的是,宁极生物成立时间短、员工人数屈指可数,或为“空壳”公司。

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宁极生物成立于2017年4月19日。成立当年,东亚药业为其“贡献”了1,153.85万元的业绩。

而据公开数据,2017-2018年,宁极生物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此外,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宁极生物的经营范围在2018年3月15日进行过一次变更。变更前,其经营范围包括饲料、兽药的研发、食品添加剂、饲料原料、化工产品等,变更后其经营范围增加了医药中间体、化工辅料、化工原料等。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显示,东亚药业产品的上游行业为基础化工行业、精细化工行业以及部分医药中间体行业,且提供各类基础原材料以及部分医药中间体。依据上述东亚药业上游所处的行业,而宁极生物经营范围增加医药中间体等的变更,个中是否存在关系?我们不得而知。

无独有偶,2016年,上海凯莱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莱药业”)是东亚药业第二大供应商,东亚药业向其采购金额为2,450.68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5.35%。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凯莱药业的社保缴纳人数仅为4人,或难以具备上述采购规模的生产能力。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到了2018年1月25日便决议解散,其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年报信息也仅到2016年。

除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外,东亚药业的多家供应商“踩雷”环保问题,或成为东亚药业上市路上的“拦路虎”。

招股书显示,内蒙古常盛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盛制药”)是东亚药业的重要供应商。2017-2018年,东亚药业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20.51万元、579.13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0.63%、1.01%。

据广州绿网环境保护服务中心公开数据,2016年7月11日,常盛制药因废气排口烟尘排放超标,被呼和浩特市环境保护局处以10万元罚款。

此外,据相关媒体报道,2014年5月24日,常盛制药车间内发生一起事故,造成两人死亡,令人唏嘘不已。

2017年,石药集团中诺药业(石家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诺石家庄”)是东亚药业的第一大供应商之一,东亚药业向其采购金额为2,599.36万元,占营业成本的比例为5.11%。

据冀环罚〔2018〕581号文件,2018年5月10日,中诺石家庄因产生VOC废气的发酵车间未密闭,被河北省环境保护厅责令整改并处以20万元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2016-2017年,浙江中欣氟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欣氟材”)系东亚药业第三大供应商,东亚药业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1,661.22万元、1,503.69万元,同期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3.63%、2.96%。然而近年来,中欣氟材的子公司“劣迹斑斑”,存在多起环保处罚情形,中欣氟材或“难辞其咎”。

问题还未结束。2016年以及2018年,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以下简称“哈药总厂”)分别是东亚药业的第一、第三大供应商,东亚药业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851.35万元、1,813.44万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8.41%、3.16%。

相关媒体指出,2015年,哈药总厂因违反大气污染防治法的有关规定,被黑龙江省环保厅处以5万元罚款,并责令整改。

一边是保荐机构持续督导能力存疑,一边是供应商存在诸多疑点及环保隐患,东亚药业身上的“雷”何时被引爆,或有待时间的考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