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聚信租赁的烦恼与挑战

聚信租赁的烦恼与挑战

本报记者/郭建杭/北京报道

地方融资平台违约数量悄然增长,以商业融资租赁为主的表外融资也受到冲击。

近日,吉林市国有资本发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林国资控股”)公告,公司涉及两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事项,原告均为聚信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信租赁”)。

公告内容显示,原告聚信租赁于2019年12月2日与被告吉林市中心医院、吉林省吉林中西医结合医院、吉林市交通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吉林国资控股和吉林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在法院主持下签署了调解笔录,预计于近期法院将出具调解书。据了解,目前吉林市中心医院账户财产已被冻结。

对于近期城投相关的业务诉讼增多、目前业务单一、未来是否考虑业务结构调整等相关问题,聚信租赁方面仅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上市进程中,将根据证监会相关要求披露。”

据记者了解,聚信租赁客户主要集中在公立高校和医院,承租项目都由地方城投平台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担保,但随着城投平台违约数量增加,未来聚信租赁也将面临更多挑战。

医疗租赁业务占比高

聚信租赁成立于2009年,财报信息显示,聚信租赁的客户主要集中于公立高校和医院,应收融资租赁款约占总额的95%,融资租赁模式主要为售后回租,收入占比为99.7%以上。

综合多位从业者观点,在融资租赁针对公立医院和学校的业务模式中,一般是由政府的城投公司提供连带担保责任,学校或医院以售后回租的方式向租赁公司融资,资金交由政府的城投公司使用。

从业者表示,“公立医院和高校的租赁本质是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资金。”

相关的调解函可看到,聚信租赁在医疗租赁项目中,通过地方平台提供担保。

以2019年10月份,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其操作模式为,“阿拉善左旗蒙中医院作为承租人以售后回租的融资租赁交易方式,将其自有或者有权处分的设备出售给聚信公司,再将租赁物租回使用,并向聚信公司支付租金。在这一过程中,聚信公司与国资公司阿拉善左旗国有资产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保证合同》,约定国资公司对阿拉善左旗蒙中医院在《融资租赁合同》《转让协议》等配套协议等附件项下的债务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

在承租人出现未按期支付租金时,阿拉善左旗蒙中医院与阿拉善左旗国有资产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承担责任。

城投公司通过公立高校和医院进行租赁的方式融资,在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之前并不鲜见。

中债资信地方政府及城投行业研究团队所公开的研究内容显示,由于售后回租模式的融资性质更强,而城投企业拥有较大规模的政府注入资产或者基建业务形成的固定资产,因此,目前融资租赁公司和城投企业合作项目几乎都采用售后回租模式。

从售后回租的具体操作流程看,城投公司作为承租人将自有资产出卖给出租人(租赁公司),同时与出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再将该资产从出租人处租回的融资租赁形式,其实质是城投公司通过出售租赁物将固定资产转化为货币资本;之后通过支付租金的方式对出售的资产进行回租,来保留对资产的占有权、使用权和控制权。

租赁公司与城投平台结合较有渊源。资深融资租赁专家龙驹寨表示,“租赁公司做城投平台业务有近十年历史,主要基于对地方政府的信誉认可。此外城投业务容易短期内将租赁业务规模做大,城投业务和租赁公司彼此成就。”

城投违约增加

公开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近1.2万家城投企业,发债主体1100余家,国内评级机构对于90%以上的城投公司主体信用评级在AA级及以上。

此前,城投平台已出现非标违约,2019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了公开的债券违约。在城投平台出现违约后,租赁公司将面临较高的租金违约风险。由于租赁属于非标准化融资,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还款顺序处于最靠后,一般还款顺序是公开发债、海外债、私募债、中票短融、银行等金融机构、信托、基金、定融,最后才是金融租赁和融资租赁,如果财力吃紧,不能全额兑付,租赁公司的租金违约的风险最大。

在风险集中的情况下,城投平台整体违约增加时,租赁公司也将面临较大风险。据聚信租赁此前的业绩数据可知,2018年开始出现营收成本上升,利润下降的情况。

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聚信租赁的业绩在2018年下滑明显,营收方面,2018年为9.87亿元,2017年为12.1亿元;营收下滑的同时,营业成本又出现上涨,聚信租赁2018年营业成本为7.52亿元,2017年营业成本为7.1亿元。此外,2018年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为2.6%,小于2017年和2016年的4.66%和3.41%。2018年的净资产收益率为过去三年最低。

根据公开的信息可知,2019年,聚信租赁涉及到的医疗项目违约数量较多。裁判文书网内容显示,2019年,聚信租赁涉及26个裁判文书,涉及城投及地方医疗相关的数量过半。

龙驹寨表示,“目前随着城投业务不断规范,从事纯城投业务的公司较少。现在的主流模式是通过水务、公交、污水、景区、供热、燃气、环卫等城投下属的国企的业务,按照地方国企的方式来做租赁业务。”

当租赁公司面对城投平台出现违约时,通过诉讼或者处置资产之类的常规渠道回收资金是否具有可行性?

龙驹寨认为,城投发生违约事件后,展期、诉讼、处置资产都是常规方式,但是城投违约的应对与民企违约不同之处在于,民企违约后,租赁公司会用最快的速度保全财产;城投违约后,会采取更宽松的处理方式,让城投活下来度过流动性危机是债权人期望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