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市场化债转股提速 到位资金超过万亿元

市场化债转股提速 到位资金超过万亿元

本报记者/张漫游/北京报道

随着市场对债转股业务逐渐熟悉,资方和项目方经验不断积累、合作机会增加,债转股业务在2019年蓄势爆发。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银行机构的积极参与,使得债转股最大的痛点——投资资金来源缺乏、长期资金募集较难的问题得以缓解。第二轮债转股自2016年10月开始,但2019年才被认为是银行发力的一年。业内认为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银行资本占用问题得到缓解;另一方面,受资管新规影响,投行部门诸多业务缩水,使得债转股成为了银行业务重点。

不过,目前债转股依然面临诸多问题,包括股权定价机制市场化不足、公司治理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动员资金有序转化为股权投资仍有较大难度等。

银行加大债转股参与力度

2019年12月20日,银保监会统信部副主任刘志清透露道,截至目前,各类实施机构已对165家企业实施债转股,到位资金1.12万亿元,转股企业资产负债率平均下降10个百分点。其中,通过拓展资金来源,综合运营降准资金和社会资金开展债转股,目前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已经使用定向降准资金超过了2000亿元;鼓励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参与债转股,目前规模已达710亿元左右。

2019年1月银保监会曾披露道,债转股方面,2018年债转股的落地金额达6200亿元。

据悉,以2016年10月《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的颁布作为分水岭,债转股的发展分为两轮:第一轮为1999年到2016年9月,侧重点在化解国有大行不良资产风险;第二轮为2016年10月至今。然而,在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第二轮债转股在2019年才逐渐加速起来。

某国有银行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在债转股方面顾虑较多,主要是由于银行既要做前期工作,又要探索新业务,且市场也需要接受的时间。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债转股过程中,最大的痛点就是投资资金来源缺乏、长期资金募集较难。国金证券研究所研究人员指出,市场化债转股资金落地难,究其原因首先是资金期限、风险和收益的不匹配。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动员资金有序转化为股权投资仍有较大难度。“我国多数投资者习惯于债权投资,风险偏好较低,对资金安全性和收益稳定性要求较高,合格的股权投资者群体规模较小,长期股权资金供给不足,动员社会资金难度较大。”

“债转股投资风险比较大,这就需要引入一些能够打破刚兑的资金,比如银行理财等。在这方面,资金能否和资产匹配起来是一大关键。”某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补充道,债转股对银行资本占用也比较大,这也是银行参与缓慢的原因之一。

不过,2019年以来,监管层采取多种措施解决市场化债转股资本占用过多问题,如支持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鼓励外资依法合规入股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债转股实施机构,且加强了对银行定向降准资金使用情况的评估考核,推动银行用好定向降准资金支持市场化债转股。

上述国有银行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债转股业务一般是银行投行部或公司部牵头,协调分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共同合作开展业务,其中投行部主要负责投资、方案设计,分行主要是进行客户管理。

“由于受资管新规影响,2019年以来投行部诸多业务受到影响,更将债转股作为了业务重点。”某国有银行分行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投资银行的资金端会受到多层嵌套、期限匹配、合格投资者等多重条件限制,投行业务面临有项目也不能投的尴尬。随着资管新规及细则正式出台,针对非标业务的改造成为焦点,由于投行项目要对接新政的期限错配和嵌套等要求,2019年诸多投行业务推进速度和审批速度明显放慢。不过,除了债转股,投行部门还有一些业务可以做,如股权直投、表外债务融资、并购贷款、资产证券化等。”

退出机制有待完善

在采访中,业内人士普遍认为,2020年债转股还将成为投行部重点落地业务之一。

2019年12月20日,银保监会也曾透露道,下一步,银保监会将从以下方面完善政策,推动债转股取得新进展:一是鼓励实施机构创新债转股方式,扩大债转优先股试点;二是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完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私募资产管理基金的规定;三是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补充资本,鼓励外资依法合规入股;推动具备条件的交易场所试点开展债转股资产交易,完善退出渠道。

上述国有银行分行投行部人士坦言,目前银行在开展债转股业务时依然面临难点,首先是选择优质的标的。“此前国企央企动力不足,市场上缺少好的项目。质量不高的项目主要是连续亏损或盈利情况不佳的企业。在符合国家产业和债转股政策的基础上,优先选择地方政府重视程度高、控股股东支持意愿强,具有一定的资源、技术、产品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

该投行部人士认为,目前中国企业公司治理尚不健全,企业的资本金补充机制、资产负债自我约束和外部约束机制不完善,降杠杆内生动力不足。“公司治理不健全不仅影响了企业自身健康性,难以给予投资者良好的发展预期,同时也难以保障转股股东参与公司治理的权利,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社会资金参与市场化债转股的积极性。”

另外,股权定价机制市场化不足是目前债转股面临的问题之一。此前,《报告》指出,市场化债转股顺利推进需要合理的定价机制,关键是债权转让和转股价格要真正市场化,估值定价要尊重竞争性市场公允价值。当前,国有企业资产定价以评估结果为基础,虽然有关政策允许经产权市场挂牌后可以打折,但实践中企业往往担心打折可能被认定为国有资产流失,决策普遍比较慎重。转股企业股权和银行债权定价难以反映公允价值,导致债转股项目预期回报偏低,影响市场参与主体的积极性。

国金证券研究所研究人员补充道,目前,债转股配套机制的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债转股的效率,如市场较为关心的债转股定价机制;最后,债转股资产的交易机制较为匮乏,退出途径存在一定障碍。

“在债转股项目中,退出机制很重要,谈分红比例是很核心的阶段。”上述国有银行分行投行部人士如是说。

同时,国金证券研究所研究人员指出,债转优先股、债转股资产定价及交易方式仍在持续探索中,短期内难以普及,会对债转股落地速度形成掣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