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亿利生态凭什么在行业“寒冬”期实现逆势增长?

  亿利生态凭什么在行业“寒冬”期实现逆势增长?

  本报记者/秦枭/北京报道

  吴可仲

  那曲市地处西藏自治区北部,羌塘高原东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最低气温零下三四十摄氏度。高寒缺氧、气候干燥,冬季的那曲更是寒风肆虐。但冬日的暖阳中,一排排一行行生机勃勃、舒枝展叶的云杉、樟子松、藏川杨等20多种植物在那曲释放出浓浓的绿意。

  西藏自治区主席齐扎拉曾表示,那曲呈现的绿色生命是亿利生态修复团队在世界屋脊实施科研攻关项目的结果,这是亿利人送给世界上最后一方净土生态环境保护和改善的一座灯塔,是亿利人送给那曲人民和青藏高原最好的礼物。

  长期关注生态环保产业的人都知道,亿利集团成立31年以来始终坚持生态修复和国土绿化事业,亿利集团副总裁赵晋灵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亿利做生态,与其他传统企业最大的区别就是把生态修复和生态产业有机地结合起来,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

  遍布各地的亿利样本

  西藏那曲紫外线强,土壤以冻土层和砂岩为主,常年无树,一度被认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树的城镇。2016年起,亿利生态承担西藏那曲4600米海拔植树科技攻关项目,挑战“生态科学禁区”。

  2019年5月末,该项目顺利通过中期检查。近3年的时间,亿利生态联合国内知名研究机构和高校,以“生长限制因子探究-优质种质资源筛选-适生植物扩繁-低温菌群开发利用-极端逆境栽植管护技术-技术集成绿化示范”为整体研究思路,研发了集“防风、防寒、防紫外线”和“保肥、保水、保温、保土”为一体的“三防”“四保”高原极端逆境植树技术体系,有效提高了引种植物成活率和越冬保存率。

  负责那曲高寒地区植树重大科技攻关试验项目的总经理郝伟对记者说:“按照以往的经验,很多人认为针叶类的银杉、圆柏在那曲的种植会比较顺利。但经过我们在那曲高寒高海拔近一年的试种,锦鸡儿是个惊喜。下一步,我们打算扩繁这个树种。”

  据了解,当前,专家团队正建设“北京-库布其-青海-拉萨-那曲”五级联动种质体系,加强种苗培育和驯化、数据采集和分析,深化高海拔地区植物生长机理研究,努力实现3年成功、10年成林的目标。

  实际上,这已不是亿利生态第一次走出沙漠。河北省是库布其模式“走出去”的第一站。申奥绿化工程作为2022年冬奥会准备绿化工程,同时,也是亿利生态在该地区承接的第一个生态修复工程。

  在项目招投标阶段,一些有意投标单位在知悉项目面临的困难后,普遍缺乏圆满完成项目各项建设任务的信心,纷纷选择退出竞标,项目一度存在着由于投标单位数量不足而无法开标的可能性。

  在当时,亿利生态选择了站出来,关心亿利发展的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再三强调、再三提醒项目建设难度,当地老百姓由于不了解亿利也不看好,很多人认为项目不可能成功。

  但在接手该项目后,技术人员在施工过程中惊奇地发现,种植穴内全是石头,不仅没有半点土壤,而且保水性极差,浇再多的水也会从石头缝隙流走,根本不具备种植条件。

  亿利生态相关负责人表示,亿利团队创新性地使用了客土技术——用人工将别处土壤背负运送到项目地,铺在种植穴内,并且使用了亿利自有的生根粉、保水剂、生物质肥料等,千方百计提升苗木成活率。

  用了不到6个月的时间,在张家口市崇礼县陡峭的山峦沟壑中,造林31134亩,栽种各种苗木400余万株,苗木成活率达到96.9%。大大提高项目区的森林覆盖率,助力申奥成功。

  探索沙漠经济

  30年前,库布其沙漠还是一片绝望的“死亡之海”,看不到丁点儿绿色,沙尘肆虐、百废待兴,百姓少衣缺食;30年后的今天,在亿利生态的治理下,这里960余万亩的沙漠披上绿衣,风沙蛰伏、三业兴旺,百姓丰衣足食。

  亿利沙漠生态负责人表示,在库布其,农牧民以市场化机制出租沙地,参与一、二、三产业,与亿利形成利益共同体,获得土地租金、劳务费用、产业分红等三层收益。30年来,库布其沙漠的治理修复,让10.2万人实现了脱贫致富。

  联合国2017年发布的全球第一个生态财富报告《中国库布其生态财富评估报告》显示,30年来,亿利集团绿化沙漠6000多平方公里,使库布其植被由上世纪八十年代不足3%增长到53%,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带动当地民众脱贫超过10万人,提供就业机会100多万人次。被联合国总结为“库布其模式”在全球推广。

  如今,在生态修复和国土绿化留下无数成功案例的亿利集团,拟将旗下生态修复公司亿利生态股份置入到亿利洁能(600277.SH)中。但这一举动被外界认为,这只是亿利集团将生态资产通过上市公司平台变现而已。

  赵晋灵对记者表示,外界还是对亿利模式理解的不是很深入。通俗地讲,亿利生态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对具有生态修复、环境治理需求的“山水林田湖草沙”项目,实施整体规划、生态修复、导入绿色产业,实现生态、经济、民生共赢发展。盈利则有两种模式:一是凭借先进生态修复技术,承揽EPC、PPP等政府付费业务,获取工程收益;二是不完全依靠政府付费,依托政府扶持政策和强大的绿色产业导入以及后续建设运营能力获取多重收益,重点在产业导入阶段,依据项目自然禀赋和产业规划,通过引进战略合作伙伴,导入、运营绿色生态产业,实现生态修复土地增值和商业化、资本化变现,同时,获取运营收入和投资分红。

  赵晋灵表示,亿利因为独特的模式才赢得了客户的青睐。亿利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如何在生态治理的同时,把生态产业导进去。同时,亿利开创了短期生态工程技术服务收益、中期土地增值收益和长期的绿色生态产业投资运营收益回报机制,形成“三层饼”盈利模式,突破长周期、高投入、低效益的发展瓶颈。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