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2年4次分红的上市公司老板摊上大事 豪赌快递业出局

上海证券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日k线图

日k线图

文 | 上海证券报  周健

一则简短的午间公告,令兰州民百股价午后急跌。截至收盘,跌幅达5.21%。

公告称,公司于10日收到桐庐县公安局函告,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公告表示,上述事件为朱宝良个人事务,与公司经营无关;公司经营情况正常,朱宝良也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知情人士向上证报透露,朱宝良此次或涉强迫交易罪被当地公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位叱咤一时的桐庐首富,近年因重金收购国通快递,转型不力承受重压。

朱宝良的“红楼系”

桐庐人朱宝良掌舵的“红楼系”曾显赫一时。

上证报发现,与朱宝良有关联的企业大多以“红楼”为名,其核心平台红楼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红楼集团”),系兰州民百的控股股东。朱宝良与配偶洪一丹分别持有红楼集团60%、40%的股权,洪一丹为兰州民百现任董事长。

数据显示,朱宝良目前有关联企业32家,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的25家,担任股东的10家,担任高管21家,实际控制49家企业,涉足行业横跨房地产、娱乐、餐饮、住宿、教育、批发、航空运输等。其担任法人代表的32家企业中,已有11家显示注销或吊销。

朱宝良有过多次成功的资本运作,其中最为炫目的一次是,2003年出资1.09亿元受让兰州民百6738.9172万股国有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多次实施重组。

接盘国通快递“失速”

2012年7月,朱宝良果断发起一次豪赌。经过7天7夜的谈判,红楼集团入主上海希伊艾斯快递(现更名为国通快递)。

彼时,朱宝良信心满满,宣称在未来3至5年内,红楼集团将向CCES快递投入资金20亿元,“如果做得好,还将推进CCES上市。”

几年后,以“桐庐帮”为首的“通达系”快递公司(圆通、申通、中通、韵达)陆续踏上境内外上市之旅,但朱宝良掌舵的国通快递在竞争中失速。

2017年底,朱宝良曾在一封致国通快递的公开信中称:“红楼集团投资国通快递不知不觉已有五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走了一些弯路,出了一些偏差,犯了一些错误,但通过摸索,我们也找准了未来的战略定位,明确了未来三至五年的规划,坚定了红楼集团继续投资国通快递的信心和决心。”

但投入巨资、重整旗鼓的国通快递,最终未能挽回颓势。

“天眼查”显示,朱宝良担任法人的上海红楼快递集团有限公司(国通快递的经营主体),系最高人民法院所认定的失信公司,曾因未能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并有114条开庭公告,均为各类合同纠纷。

国通快递的官网,虽能正常打开,却存在多处异常——多次拨打官网客服电话,无人接听;两条招商加盟热线分别是空号和关机。

国通快递官方微信公众号的最后一篇文章,是今年3月28日的《鉴往知来 通权达变》,系针对个别自媒体不实报道的官方声明,结尾称:“江湖险恶,山高水远,国通定当别来无恙。”

有浙江商界人士评价说,朱宝良敢作敢为,但近年大举扩张导致资金紧张,尤其是国通快递投入巨大,拖累了红楼集团。

“抽血式”分红惹关注

官网显示,红楼集团的前身杭州金都贸易公司设立于1993年,现已发展成为一家集零售百货、专业市场、金融投资、精品旅游、宾馆饭店、高档房产、电子商务于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

“红楼系”的核心资产,是兰州民百。

在经历多次重组后,兰州民百近年业绩表现较为稳健。2018年净利润高达15.84亿元,同比暴增10倍;不过,业绩骤增主要由于出售资产,扣非后净利润为1.35亿元。

正是在2018年度,兰州民百突然变得“慷慨异常”。

2018年间,公司在半年报、三季报、年报中三次实施现金分红方案,分别为每10股派发1元、3元和16元,累计现金分红数额约占当年度净利润15.84亿元的99%。

这种异常举动被外界质疑为“抽血式”分红,引发交易所问询。

今年三季报,兰州民百又披露了每10股派发3元的现金分红方案,现金分红总额2.27亿元。今年前三季,公司实现净利润仅2亿元。截至9月末,公司未分配利润仅余5.9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1996年上市至2017年,兰州民百一共仅实施5次分红,分红金额合计1.97亿元。

大额分红,其实多数流入了实控人的腰包。数据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红楼集团、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公司62.68%的股份。也就是说,不到两年时间,朱宝良、洪一丹家族在兰州民百的一系列“壕”气分红中揽入约11亿元。

外人无从知晓,朱宝良分得的巨额资金流向了哪里。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