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凯迪生态大股东主动揭丑 指控专项报告遭篡改

原标题:独家|凯迪生态大股东“揭丑” 指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篡改专项报告

记者 张家振

11月25日,深处舆论漩涡的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000939.SZ)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的一个“插曲”吸引了多方关注。

在等待统计投票结果的空隙,一位参会股东突然“发难”,要求董事会解释凯迪生态面临的三个焦点问题:凯迪生态目前到底有没有重整价值?为什么司法重整方案一直无法推进?凯迪生态总额高达300亿元的负债是如何形成的?

临时股东大会主持人、凯迪生态新任董事长孙守恩面对股东疑问称,上述问题都绕不开所谓“大股东资金占用”这一核心,将问题抛给了代表上市公司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凯迪集团”)参会的陈义龙。

在这有限的空隙时间里,已辞任凯迪生态所有职务的陈义龙再度“喊冤”,在公开否认存在“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的同时,再度曝出多重鲜为人知的内幕。陈义龙在凯迪生态临时股东大会披露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18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另有隐情,并指对方涉嫌篡改相关报告。

对于相关问题,11月27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经手该事项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方便回应:“这是客户(指凯迪生态)的隐私,我们签过保密协议,在没有客户的授权许可的情况下,我们没有办法回答。”

指控专项报告遭篡改

据了解,因凯迪生态2017年、2018年度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交所规则,公司于今年5月13日已暂停上市。

陈义龙表示,公司两个会计年度连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其中,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对凯迪生态2017年审计报告无法表示意见,对2017年内控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8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但这里边是有很多隐情的。”陈义龙告诉记者,在监管部门施压下,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把董事会通过的年报给修改了,特别是涉及到关联方资金占用部门的内容,从最初的“在所有重大方面未发现不一致”修改成了“受审计报告无法表示意见相关内容影响,我们无法对汇总表所载资料发表意见”。

本报记者获得的相关证据也证实了陈义龙的说法。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在最初出具的《大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大华核字【2019】003904号)报告中称,“我们对汇总表所载资料与我们审计凯迪生态2018年度财务报表时所复核的会计资料和经审计的财务报表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核对,在所有重大方面未发现不一致。”

不过,随后的2019年4月25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再度出具修改后的《大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大华核字【2019】003904号)称,其对汇总表所载资料与审计凯迪生态2018年度财务报表时所复核的会计资料和经审计的财务报表的相关内容进行了核对,受审计报告无法表示意见相关内容影响,无法对汇总表所载资料发表意见。

这也直接造成了上述《大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用印版本与公司2019年4月25日董事会讨论通过的版本并不一致。6月27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在给凯迪生态发来的函件中也承认“因为工作人员失误,造成了用印版和董事会讨论通过版本不一致”。

同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凯迪生态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涉及事项的专项说明》(大华核字【2019】003905号)中称,因存在多项非标准审计意见,其无法通过其他程序就管理层运用持续经营假设编制财务报表的合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无法判断凯迪生态在持续经营假设的基础上编制财务报表是否合理,无法判断对财务报表的影响;同时无法判断在此种情况下凯迪生态的所有非货币资产计价是否合理,无法确定相关事项可能影响的金额。

“在我们看来,即使是用印错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修改了公司董事会通过的专项报告,按理说也要更正,但在监管部门的压力之下至今也没有更正。”陈义龙告诉记者。

陈义龙在股东会上表示,今年6月下旬,武汉市政府招标决定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就监管部门认定的大股东及关联方对凯迪生态10.54亿元的资金占用问题进行专项核查。9月3日,公司收到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两份专项核查报告,根据报告查实的结果可以得出结论不存在监管部门认定的阳光凯迪集团及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问题。9月6日,凯迪生态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天职国际的两份专项核查报告。

司法重整推进缓慢

“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及金额一直是争议的焦点所在,也是陈义龙极力否认的关键。在其看来,悬而未决的“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正是凯迪生态司法重整遇阻的主要障碍。

据了解,凯迪生态瘦身自救三大重组方案因资金占用问题“夭折”后,公司旋即提出了司法重整的方案,并得到了湖北省、武汉市两级政府的支持。今年11月8日,武汉市政府向凯迪集团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发出《关于依法推动凯迪生态进行司法重整实现保壳化险有关工作的通知》,也表明对凯迪生态的重整工作持积极支持态度。

“鉴于当前形势,尽快推动凯迪生态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并实现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盈利、保住上市公司壳资源是最大限度保障各债权人利益、化解凯迪生态债务风险的最佳方案。”上述通知指出。

陈义龙在发言中表示,今年5月21日,凯迪生态的年度股东大会以99.9%的赞成票支持凯迪生态启动司法重整。但监管部门对凯迪生态司法重整工作设置了一个前置条件,即要先解决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并追责后,才同意支持启动司法重整工作。

根据中国证监会10月30日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9]144号)》(以下简称《事先告知书》),凯迪生态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多笔凯迪生态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间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关联交易信息等诸多违法事实。

根据中国证监会调查,凯迪生态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5.88亿元资金往来,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况,公司未予披露;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2.94亿元资金往来,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按规定披露;另有1.3亿元的关联交易、8000余万元重大债务违约情况未予披露。

其中,凯迪生态向凯迪工程支付的一笔涉资2.94亿元的工程款备受关注。经中国证监会调查,2017年11月,为帮助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子公司凯迪工程偿还银行贷款,陈义龙要求金湖科技退出其持有的格薪源公司股权,退出的资金用于凯迪工程偿还贷款。2017年11月27日,凯迪生态向凯迪工程支付2.94亿元,在此前提下,金湖科技对格薪源的股权投资就此赎回。

但陈义龙对此并不认同。据其介绍,凯迪生态原总裁张海涛于2017年12月19日主持召开《关于格薪源湖北、安徽、湖南等公司股权变更事宜》专题会议商讨格薪源股权变更方式及路径、工作任务安排及进度表。同年12月28日,张海涛短信请示阳光凯迪集团董事长陈义龙称:“根据众环审计的要求,涉及年报,我们需要转一笔钱1.6亿,从凯迪生态转到中盈长江,从中盈长江转到凯迪工程,再从凯迪工程转回凯迪生态。”次日,陈义龙回复称:“同意,但千万不能造成集团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陈义龙表示,相关资金转账是为了落实监管部门的指示意见,凯迪生态将格薪源湖北、安徽、湖南等公司违规违法出表而借用阳光凯迪集团公司侧账户转账造成,不应属于资金占用。

“若《事先告知书》一旦生效,凯迪生态未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退市清算。”陈义龙在会上表示,阳光凯迪集团董事会已决议,若凯迪生态最终走向退市清算,将向纪律检察部门等揭发举报,同时恳请相关部门介入调查。

对于股东抛出的一系列疑问,陈义龙给出的解答和揭露的“内幕”是其一面之辞还是另有隐情?尚需相关部门进一步厘清。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