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网络信息黑产源头显现 数据公司征信机构浮出水面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网络信息黑产源头显现 数据公司征信机构浮出水面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单美琪 北京报道

如今,个人信息被泄露,越来越威胁着消费者的人身财产安全。难以想象的是,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违法行为已经渗入到各个领域,尤其涉及到金融领域,案件数量和涉案信息数量之多着实令人咋舌。

记者注意到,在涉及的案件中,公民个人身份信息、身份证照片等一旦被私下贩卖就有可能让人陷入“套路贷”犯罪、暴力催收以及电信诈骗等陷阱。而如此海量的个人信息被泄露,幕后黑手是谁?

近期,一则“上亿条公民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案调查”的新闻将“套路贷”犯罪事件曝光在人们面前,同时也牵扯到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令人震惊的是,其中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达到1亿余条。

掘出征信黑产

近几年,饱受诟病的“套路贷”和暴力催收正在一点点摧毁本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P2P行业。然而在今年以来,一条条买卖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正在从第三方数据公司以及征信机构中找到源头。

最近,江苏淮安警方通报,在公安部的督办下,他们以打链条、打平台、打团伙为目标,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余条。

据央视新闻报道,2018年4月,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嫌疑人高某到江苏淮安警方投案。根据涉案人员交代,其花费500元购买317条公民个人信息,包括手机号、姓名、身份证号和家庭地址,用来打电话给网络小贷公司拉客户。

其中,警方发现广州诺涵科技公司的一名员工贩卖公民信息并非个体行为,而其公司广州诺涵科技开发有爬虫云等软件,以及“乐花管家”等多个小贷平台,不仅交换贩卖公民个人信息,还通过技术手段爬取其他小贷公司的公民个人信息,用于推销小额贷款及软暴力催收。

此前,央行曾发文调研银行与第三方数据公司合作情况,要求各机构排查自身业务中是否存在违规爬虫等行为。具体来看,排查的合作内容主要涉及数据采集、信用欺诈、信用评分、风控建模等方面。同时,《个人金融信息(数据)保护试行办法》被列入《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规章制定工作计划》中,将对何为个人金融信息、谁可以获取个人金融信息等重要问题作出梳理。

10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又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严禁与以“大数据”为名窃取、滥用、非法买卖或泄露客户信息的企业开展合作。

“要客观认识技术的应用所带来的一些风险和问题,特别是网络的技术、大数据技术等等,”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在近期召开的2019北京国际金融安全论坛上指出,“使金融服务在技术拥抱科技,科技拥抱金融的过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金融风险的外溢性也因为网络的连接而使风险更加容易蔓延。陆书春进一步表示,特别是在金融科技的应用方面,各种场景嵌入金融服务,第三方机构在助力金融服务的过程中。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科技最主要的是围绕着数据运用,数据的安全问题实际上在金融科技的发展中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从数据的收集、采集和使用到数据的建模等等方面的应用,大量的数据汇集造成了个人隐私、风险数据泄露等问题,这些恐怕是下一步要推进金融科技的安全方面将注意的问题。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互联网金融标准研究院院长朱勇也在上述论坛中表示,237号文曾提出了提升安全保护的能力,加强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等实施工作,将明确金融行业今后移动安全建设的重要的工作方针。这也意味着APP个人信息安全合规治理工作已经真正下沉到金融领域。

目前,我国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由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各类规范性文件共同组成,据初步统计,共近40部法律,30余部法规,200多个部门规章等规范性文件,涉及到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形成了多层次、多领域、内容分散、体系庞杂的个人信息保护模式。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由于获客、信贷、风控等业务环节多数是在线上,通过大数据技术完成的,行业内发生信息的共享、转让、委托处理这种行为非常频繁,”朱勇坦言,“这使得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信息保护合规工作尤为迫切,在涉及上述行为时要严格保护个人信息主体相关的权益,诸如知情权、决定权、拒绝权、撤回同意权等,这一点通知有明确的要求。”

涉及公司澄清

另据央视网日前报道,在上述事件中,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同时警方已将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

值得注意的是,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不仅是人民银行批准的八家个人征信批筹企业之一,也是百行征信九家发起股东及董事单位之一。考拉征信的运营主体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业务包括企业信用的征集、评定等。

公开资料显示,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为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2.40%。同时,A股上市公司拓尔思旋极信息蓝色光标均持股10.80%,A股上市公司广联达持股3.00%。

也正是由于受到上述事件的影响,拉卡拉、旋极信息、数知科技、拓尔思、蓝色光标等几家股东股价也不同程度出现下跌。其中,股票跌停的拉卡拉11月20日晚间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

11月21日上午,拉卡拉发布紧急澄清公告。公告表示“考拉征信涉及的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机关的工作。”

公告说明,关于媒体报道内容属于考拉征信涉案相关司法认定的范围,目前司法机关还未对相关事实做出认定。考拉征信一直主动配合侦查机关工作,目前确有人员处取保候审阶段。

值得一提的是,公告尤其强调,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董事会、经营决策,因此,公司不能控制、实际支配考拉昆仑,同时亦不能控制、实际支配考拉昆仑全资子公司考拉征信。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