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百度"灯火互助"露保险野心 平台信息不透明暗藏风险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百度“灯火互助”再露保险野心 平台信息不透明暗藏风险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百度加入网络互助战局,并不意外。毕竟李彦宏一直拥有一个“保险梦”。

需要引起关注的是,网络互助平台的定位,是非营利性的、公益性的社会团体。但面对巨额的资金池和海量个人信息数据,仅靠平台自身的约束远远不够,因为平台的出现和发展的背后实际都是资本的力量,资本不可能永远做公益,其最终所追求的都是利益。

一位相互保险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互助平台人群特别大,不同于保险有保障基金,互助平台是不能兜底的,而且平台信息不透明,盈利情况、支出情况等会员不能知晓,没有“偿二代”监管有很大风险。

近年来,随着各类互联网、金融机构纷纷推出众筹模式的“网络大病互助计划”,巨额资金池、海量会员信息等真正事关公众利益的问题,应该得到更全面的保障。

百度加入网络互助战局

11月15日,百度悄然上线了“灯火互助”大病守护计划,面向出生30天到60周岁的用户,零元加入,该计划可添加家人,最高互助金为50万。从产品设计来看,“灯火互助”与市场上存续的互助产品类似,均采取了“0元加入”的低门槛,和“一人生病、众人事后分摊”的互助方式。项目规则显示,作为互助机构,“灯火互助”收取互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

截至11月20日晚,约2973人加入该计划。这与美团旗下的“美团互助”相比,显得逊色不少,同样是流量巨头,“美团互助”上线两周左右就吸引了超17万人加入。本报记者注意到,“灯火互助”所附的《重症疾病互助计划条款》显示,当成员数量小于500万时,该互助计划可被主动终止或调整。

“灯火互助”由“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推出。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6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曹越,持股60%,股东顾国栋持股40%。

“灯火互助”项目规则显示,用户欲加入互助,需开通百度闪付卡并同意委托扣款协议。而百度闪付,是百信银行为百度用户推出的闪付产品。

目前在百度APP上“灯火互助”已被放置于“小程序中心”的“编辑精选”栏目中,被置于首位。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互助的用户口碑较好,研发成本相对不高,有用户基础的互联网巨头均可进入,特别是希望发展金融和社交业务时。百度的用户数目大,能轻松承担前期的市场推广成本甚至给予优惠条件,百度产品覆盖面广便于开发更细化领域的互助产品。”

事实上,“灯火互助”的背后,是百度一直以来难圆的“保险梦”。

“将来我希望百安保险的规模可以超过高瓴、超过百度、超过安联。”2015年,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百度、安联保险、高瓴资本联合发起设立互联网保险公司签约仪式上如是说道。

遗憾的是,无论是高瓴资本还是安联保险都没有与百度在保险领域进一步合作,反而和腾讯京东进行了合作。

2016年6月,百度又欲与太保财险合资注册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进军车险领域,但最终在2019年化为泡影。

2017年9月,百度通过其全资子公司百度鹏寰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获得一张保险经纪牌照——黑龙江联保龙江保险经纪有限责任公司。

李彦宏曾表示,互联网+保险不只是通过互联网卖保险,更是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将保险服务覆盖到互联网场景中。未来,有互联网服务的地方,消费者权益就会有保险服务来保障。

屡屡受挫之后,百度只好“曲线入局”,加入网络互助战局。

网络互助诸多问题待解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三不管”地带,网络互助行业还存在诸多问题。例如严重的产品误导和销售误导。很多人被平台宣传的30万或者50万的互助金吸引,但他们可能忽略一些申请的限制条件,其实并不都是顶格发放互助金额,真正发放的金额将根据病种、年龄、具体花费有关。

并且,一些平台在宣传中,违规使用保险术语,将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进行对比和挂钩,混淆保险产品与互助计划的区别,这就使消费者走入了一个误区,将网络互助作为商业重疾险的替代品,认为加入了互助平台,就无需再购买商业重疾险。

但消费者不知道的是,互助计划并非保险产品,跟商业重疾险相比,互助产品一年一投,一旦生病申请了理赔,想再加入,已经不符合健康告知。而这个时候由于身患疾病也已经被商业重疾险拒之门外,无法投保,即使可以投保,也将面临需要缴纳更高的保费。

王向楠亦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网络互助计划的参与成员整体偏年轻、发病率低,且参加人数处于快速增长期,使得成员分摊的金额较低。但是,该趋势会随时间推移而逐步改变,今后分摊的金额较之购买保险很可能并无优势。

原因在于,网络互助较保险节省的主要是营销费用和参保时的体检等费用,但其各类严重的逆向选择造成的成本可能超过所节省的费用;同时网络互助不容易提供保险公司所提供的综合性的健康保险服务和衍生的健康管理服务;而包括健康、财务等方面在内的风险管理,保险机制较之救助机制更有效率。

此外,由于网络互助平台没有专门的核保人员,也就避免不了资产审核不清的问题。11月6日,北京朝阳法院宣判了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但相比较资产审核不清,互助行业更大的问题可能是在资金端。例如水滴互助的分摊金额是需要预先充值的,而一旦存在预先充值,便免不了涉及资金池等问题。

为此,法院还向民政部、水滴筹发送司法建议,建议推进相关立法、加强行业自律,建立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及公示制度、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医疗机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等,切实加强爱心筹款的资金监督管理和使用。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