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牙膏第一股"两面针的失落与觉醒 11亿剥离两大业务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牙膏第一股”的失落与觉醒:两面针放弃多元化 11亿剥离两大业务包袱 

两面针(600249.SH)近日的股价走出了一波跌宕的曲线。股价一改萎靡颓势,在11月13日异军突起,涨停后于次日继续上涨,随后略微回落。日成交量自今年下半年以来的2-5万跃升至14日的40多万,11月19日成交量仍达13万。

11月19日,两面针连发9份关于此前筹划重大资产出售事项的进一步公告,包括相关金融及法律机构的审核意见,围绕此事项,两面针一周之内的公告数已达40则。

此前在11月13日两面针发布公告称,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公司第一大股东广西柳州市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转让持有的房开公司、纸品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两面针口腔护理类业务市场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牙膏等口腔护理类产品一直是我们发展的重点。”至于业务板块调整相关问题,他表示不是很清楚。

甩包袱止损

两面针公告中表示,此次交易标的为公司持有的纸品公司84.62%股权、房开公司80%股权,评估值合计-4094.83万元,经交易双方协商按照0元作价。以及纸品公司37174.07万元债权、对纸业公司78179.61万元债权及对房开公司2087.64万元债权,债权按照账面值约11.74亿元作价,此次交易总价约11.74亿元。

根据公告披露的标的公司财务情况,房开公司和纸品公司两公司合计于2018年净亏损4723.67万元,2019年上半年未经审计净亏损3024.36万元。

壮士断腕,房地产及生活用纸业务板块已不能给两面针输送血液,根据其相关公告显示,剥离两个板块前后的业绩报表对比之下,显然及时止损、卸掉包袱显然是更理性的选择。

就公司业务调整后新的发展计划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两面针证券部,相关人员要求将提问发至邮箱,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零售行业专家、上海尚益咨询公司总经理胡春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两面针的此次调整还是明智的,因为广西柳州的房地产市场后续的发展前景很有限,而在纸品业务板块,两面针很难获得明显的竞争优势。”

此次交易前,两面针的业务分为日化、医药、纸业、房地产四个板块,“此次出售资产,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减少公司亏损,降低公司负担,聚焦主业,改善公司资产质量,增强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两面针在公告中表示。

此非两面针首次因包袱太重而出售资产,2017年9月,两面针将“精细化工”业务从上市公司中彻底剥离,两面针所持有的盐城捷康三氯蔗糖制造有限公司35%股权以挂牌底价6557.01万元转让。

此次交易完成后,两面针的业务将只剩日化、医药两大板块。在胡春才看来,“作为最早进入中药牙膏市场的企业,两面针仍具备一定的资源优势,如果研发力量还可以,未来在牙膏、中药类产品方面还是可以闯出一片市场。”

高光、失落与觉醒

曾经的牙膏第一股,已经躺在赤字之上13年,再不“抢救”,两面针几欲泯然众矣,不过,中国日化行业的发展史上,抹不去两面针曾有过的高光时刻。

“一口好牙,两面针。”这句经典的广告语成了一代人共同的记忆。两面针公司在1978年率先研制成功国内第一支中药牙膏并连续多年在国内同类产品中产销量第一。两面针在2004年成为业内首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公司,被评为“中国最受公众喜爱的十大民族品牌”。

在登陆资本市场后,两面针不断扩张公司的业务范围,除了主营的日化板块业务,逐步布局医药、纸品和房地产开发等陌生领域。

这一多元化的发展战略的副作用自2006年起开始显现,两面针转盈为亏,一直到2018年,连续13年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其中,两面针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亏损7473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两面针营收8.82亿元,净利润为779.86万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亏损4343.37万元。

如今,两面针在消费者的眼中已沦为“低端牙膏”代名词。两面针在经济型酒店牙膏产品市场占有率估计超过50%。酒店用牙膏产品“薄利多销”,一支平均售价仅8分。两面针家用牙膏每支平均售价仅5.6元,销量也较为可怜,仅占总销量的2%。

在中低端酒店的市场铺开了场子,却也为其品牌形象带来了不易扭转的低端定位。所以,即便两面针在2013年5月推出了最高售价59.9元/支的“两面针中药消肿止痛牙膏”,主攻中高端牙膏市场,后来还邀请知名演员张嘉译成为品牌代言人,但消费者也不再为其买单。

发展乏力,两面针开始反思现有业务盘子的合理性。

实际上,两面针近两年也在产品创新方面不断发力,牙膏销量较之前稍有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两面针家用牙膏的销售量为3350.84万支,同比增长1.08%,酒店牙膏的销售量为11.74亿支,同比增长5.95%。而2016年、2017年,两面针家用牙膏的销售量曾分别减少14.24%、7.06%。扣非净利润虽然仍为负值,但亏幅同比收窄,且归母净利润为正。公司股价也曾在2018年年报发布后迎来一波涨势。

当前,牙膏市场的竞争压力或是两面针的发展中最大的阻力,除了高露洁、佳洁士等外资品牌,国内冷酸灵、黑人牙膏、舒克等新老品牌更是占领了一定市场,中药牙膏还包括云南白药片仔癀等。其中,同样贴着“民族品牌”标签的云南白药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5月,云南白药牙膏市场份额为20.1%,居国内牙膏市占率第一。

有分析人士指出,两面针的业绩在短时期内不太可能有突破性的提升,此前的多元化业务分散了主业的精力,同时产品定位不明确,品牌打造还不够深入人心。除了注重研发创新外,还需在当前消费升级、媒体变革的趋势下拓展新渠道,进行差异化竞争。

(原标题:“牙膏第一股”的失落与觉醒:两面针放弃多元化,11亿剥离两大业务包袱)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