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债务危机!沃特玛破产清算被法院立案 负债近200亿

国际金融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电池巨头倒在债务危机!沃特玛破产清算被法院立案,负债近200亿

两年前动力电池出货量还仅次于比亚迪的沃特玛如今要迎来最终结局。

11月18日晚间,昔日电池巨头沃特玛母公司坚瑞沃能发布《管理人关于收到法院受理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裁定的公告》,称已收到子公司沃特玛转发的深圳中院于2019年11月7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深圳中院已裁定受理自然人黄子廷对沃特玛的破产清算申请。

《国际金融报》查询到,目前沃特玛对外负债高达197亿元,其中拖欠559家供应商债权约54亿余元;相应的资产为位于深圳市坪山区坑梓街道的建设用地(59030.15平方米)以及对外股权投资、车辆、存货、机器设备、应收账款等。

坚瑞沃能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沃特玛目前还在运营,也拥有不少员工,但开工率很低。

  1

一地鸡毛

据悉,沃特玛被申请破产清算是源自无法清偿深圳市锐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到380万元的货款,该供应商在法院判决后一直没有收到沃特玛的款项,遂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在依旧无果的情况下将债权出售给了自然人黄子廷。

今年6月18日,因沃特玛涉及众多执行案件,名下资产均被查封,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黄子廷申请沃特玛破产清算。法院考虑到沃特玛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受理了黄子廷对沃特玛破产清算的申请。

除此之外,一家同样受沃特玛严重影响的供应商内部人士王伟(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沃特玛拖欠其公司货款超2000万元,这对于一家小供应商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如果不是公司中途察觉到异样,果断停掉了沃特玛的订单,说不定他所在的公司就已经破产了。

“我们已经是幸运的了,我们公司对面那家沃特玛供应商被拖欠了两三亿元,目前已处于‘濒死’边缘。此外,就我所知,很多沃特玛的供应商早就倒在了沃特玛之前。”王伟补充道。

据悉,不少供应商已经起诉沃特玛,但和深圳市锐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样,起诉后也得不到偿付。王伟向记者指出,起诉后,沃特玛只能用其新能源货车来抵债,其所在的公司有50余辆新能源货车,对面公司有200余辆,但这些车对于公司来说其实是个负担,卖不出去,每个月还需要不少停车费。

除了这些小供应商,很多上市公司以及金融机构也未能幸免。据查,沃特玛拖欠诺德股份旗下子公司西藏诺德款项6095万元;长园集团承担为沃特玛向银行借款提供的保证责任金额合计6600万元;沃特玛在浙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也有400余万元;在科创板上市的天奈科技也不幸“踩雷”。

与此同时,沃特玛母公司坚瑞沃能也受其拖累,面临被终止上市风险。

  2

昔日巨头

两年前,沃特玛一度风光无两,曾是中国动力电池市场上“三巨头”之一,仅排在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后。

公开资料显示,就2017年动力电池出货量而言,沃特玛为5.5GWh,位列全球动力电池企业的第四名,前三分别为宁德时代、松下电器、比亚迪。

但之后,因为沃特玛没有及时把握住市场最新发展方向,产品技术更新换代慢,再加上盲目扩张,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沃特玛爆发债务危机。

一位拥有多年新能源汽车销售经验的销售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追逐高能量密度动力电池的大背景下,现在市面上新能源汽车大多采用三元锂电池,其他种类锂电池正在加快退出市场。”而沃特玛在盲目扩张磷酸铁锂电池产能后,想立马转变,改生产三元锂电池想法不切实际,产线的改造需要大把的时间,更需要大量的资金。

资金链断裂正是压死沃特玛的“最后一根稻草”。

债务危机爆发后,沃特玛不少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设备被查封,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订单也随之大幅减少,缺少订单的沃特玛难以产生现金流,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2018年,沃特玛规划了不少自救方法,包括母公司“输血”、2折甩卖存货等,但这都无法填补沃特玛的资金窟窿,其也试图引入战略投资者,但最终无人愿意“接盘”。

市场风云变幻,如今,宁德时代、比亚迪依然在动力电池市场叱咤风云,但曾经的“三弟”沃特玛却不得不早早谢幕。

记者 肖逸思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