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搅局者"德邦快递转型阵痛 三季度净利润下滑75.7%

原标题:“搅局者”德邦快递转型阵痛 三季度净利润下滑75.7%

本报记者 付魁 夏治斌 童海华 上海报道

争做快递一线企业是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603056.SH,以下简称“德邦股份”)的目标。不过,从发展现状来看,德邦快递与快递企业头部玩家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这一差距从德邦股份自身的财报数据便可见一斑。2019年三季度报显示,德邦股份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下降75.7%。现金流方面,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0.29亿元,同比下降102.38%。

对于德邦业绩的下滑,快递物流专家杨达卿称,德邦业绩下滑有大环境因素,但也是换道期的一个过程。德邦在快运和快递两大支柱业务上,快运是德邦的基石支柱,既面临顺丰、中通等跨界加码的挑战,也面临包括壹米滴答、德坤等新模式上行的冲击。

其进一步解释称:“快递是德邦的跨界支柱,而快递市场当前仍处于资本消耗战,而且头部企业边打隐形价格战边转道数字物流,这对还没有占据快递主渠道的德邦来说,需要进行战略忍耐,且要更多地借助资本杠杆。”

德邦股份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由于人力、运输成本的上升,使得公司的净利润有所下降,不过公司现金流充裕,足以支撑目前和未来的发展。

尴尬现实

快运起家的德邦,在2018年7月,将德邦物流更名为德邦快递,自此入局大件快递领域,不同于“三通一达”(圆通快递、申通快递、中通快递、韵达快递)的加盟制,德邦快递属于直营模式。

对于德邦快递的发展目标,德邦快递创始人崔维星曾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直言:“德邦快递要做一线,不做一线没法活。”

但公司净利润数据却难言乐观,遭遇现实尴尬。据德邦快递三季度报显示,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下降75.7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91亿元,同比下降129.25%;毛利润为17.41亿元,同比下降23.62%;毛利率为9.44%,同比下降4.76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德邦快递自今年以来,净利润都处于下滑状态。据德邦快递一季度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9.1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7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06.15%。另据公司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5亿元,同比下降65.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03万元,同比下降99.49%。

德邦快递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加大对人力和运输成本的投入,车辆同比增加700多辆,员工同比增加近千人,成本增速大于收入增速,导致公司净利润有所下降。

不过,记者注意到,前三季度,德邦快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29亿元,同比下降102.38%。

对于外界对德邦快递资金的质疑,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德邦快递目前资金充裕,足以支撑下半年的发展。但是,就目前德邦快递的发展情况来看,与三通一达、顺丰等头部企业存在一定差距。

在市值方面,截至2019年11月19日,德邦快递股价11.33元,总市值为108.77亿元,而在上市之初,德邦快递股价曾高达31.48元。

同样截至11月19日,圆通的市值为360.45亿元,申通的市值为286.26亿元,韵达的市值为726.21亿元,顺丰的市值为1759亿元。对比发现,德邦快递与头部企业的差距仍然很大。

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德邦快递方面表示,未来会加大投入和产出情况,在经营方向做优化和突破。“德邦快递的经营模式不同于三通一达,我们属于直营模式,旺季是在当年9月到次年春节前一个月,其他时间处于淡季,目前还在战略调整期,对于明年和未来的战略规划,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说法。”

品控缺位

今年以来,德邦股份相继发生高管频繁出走、子公司理财踩雷、屡遭投诉快件受损等负面事件外,使得企业口碑遭遇下滑。

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2019年9月邮政业消费者申诉情况显示,9月份,全国快递服务申诉率平均为4.49,而德邦快递的申诉率为12.52;除此之外,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第三季度快递企业公众满意度报告》显示,7家已经上市的快递公司里面,顺丰速运得分最高在80分以上,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百世排名次之,德邦则拿了最后一名。

今年8月,辽宁的李女士通过德邦物流寄出的27公斤重的行李被当成废弃物处理掉,而负责邮寄的德邦只肯赔偿300块钱,随后经双方协商达成和解。

更早前的7月份,德邦披露了其控股子公司宁波德邦基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踩雷”私募的情况,后者使用自有资金1.6亿元购买的理财产品存在延期兑付的风险。一系列的负面信息,使得德邦快递多次身处舆论旋涡之中。

“我们本身是大件领域,在大件领域中破损率相对比较高,我们更关注的是菜鸟排名,在菜鸟排名中,连续数月的服务质量比较靠前。此外,我们会根据客户的订单和实际的破损情况进行相应的理赔。”德邦快递方面向记者表示。

除此之外,德邦今年还面临着短时间内多位高管相继出走的问题,德邦副总经理黄华波、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韩永彦,以及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均已离职。在所有上市快递公司中,德邦也成为上市时间最短、离职高管最多的公司。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德邦不断有高管离职,说明公司的土壤、基因有问题,企业缺乏黏性,留住人才的制度不太完善。企业之间的竞争,就是人才与人才之间的竞争。“要扭转这种被动的局面,其董事长崔维星应该带头转变用人观念,完善用人制度,真正落实到位。”

财报显示,德邦股份共有网点27986个,其中直营网点6368个,合伙人网点2521个,服务点19097个,分拨中心155个,已基本实现全国地级、区级城市的全覆盖,乡镇覆盖率达到94%。同时,公司运输线路不断增加,10大运力平台、152家专线、1885条干线、1388家信息部、近27万名个体司机。

对于德邦未来的发展方向,上述人士称,目前中国的快递和快运市场,需要公司有货源,否则很难生存下去。比如,三通一达站在阿里巴巴的阵营里,京东和顺丰自建电商平台和运营网络。企业“站位”是德邦快递面临最大的、最严峻的、最客观的现实问题。

杨达卿亦直言,快递市场已经步入以“资本+技术”为核心驱动服务的双重竞争,而不是单纯的口碑或商业模式等。在物流数字化大环境下,主河道的流量规模及深度生态协同至关重要,目前通达系和百世、苏宁物流、京东物流基本占据电商物流的主渠道,德邦快递要实现突围,除必要的资本支持外,还需要与包括阿里、京东或苏宁云商这样超级生态圈型的平台企业深度联动。

(编辑:石英婧 校对:颜京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