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自主研发抗癌新药获批在美上市 百济神州何时盈利?

来源:财经杂志

第一款完全由中国企业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获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上市。2019年11月15日,百济神州(06160.HK)宣布了这一信息。这意味着该企业实现了中国原研新药出海“零“的突破。

这款新药是BTK抑制剂泽布替尼,用于治疗曾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这是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增速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该药英文商品名BRUKINSA™(通用名zanubrutinib)。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说,“泽布替尼在FDA获批的喜讯,让我们倍感自豪,这一历史性突破不仅代表着国际上对于中国新药研发水平的认可,实现了我国创新药‘走出去’的心愿,更重要的是,它证明了我国的创新药企不仅能惠及本国患者,也具备充分实力为全球更多的患者服务。”

这是百济神州2010年成立后,九年来第一款自主研发上市的新药。受此消息影响,截至港股11月15日收盘,百济神州股价上涨6.64%,市值达到983港元。

与不久前阿尔兹海默病国产新药获批上市颇有争议不同,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在美加速获批后,赢得了中国本土和跨国药企、医疗机构的肿瘤教授、大学医学专家的“满堂彩”。

在中国,百济神州已于2018年8月和10月,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递交了泽布替尼针对治疗复发或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与复发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淋巴瘤的新药上市申请,并均被纳入优先审评通道。

目前该药在美上市的价格尚未公布。对于公司的盈利预期,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告诉《财经》记者,“没有计划今年就盈利”,新药今年上市,不会今年立刻就产生这么大的经济效益。

从中国走向全球的新药

百济神州此次获批在美上市的泽布替尼,是一款新型强效BTK抑制剂,目前正作为单药或与其他疗法联合用药,在多种淋巴瘤治疗中开展临床试验。数据显示,在针对套细胞淋巴瘤的临床试验中,84%以上接受泽布替尼治疗的患者达到了总体缓解。

淋巴瘤是一组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的统称。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2018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淋巴系统恶性肿瘤全球发病人数约为45万。在目前已知的淋巴瘤70多个亚型中,套细胞淋巴瘤(MCL)侵袭性较强,中位生存期仅为三至四年。多数患者在确诊时已处于疾病晚期,面临着治疗手段有限、预后不良的困境。

此次泽布替尼获得FDA批准,是基于两项临床试验的有效性数据。其中一项临床试验数据显示,患者在接受泽布替尼治疗后,总缓解率(ORR)达到84%,包括59%的完全缓解(CR)。

早在今年年初,泽布替尼的消息就已经引发业内关注。1月,泽布替尼获得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成为首个获得该认定的本土研发抗癌新药。8月,FDA正式受理了泽布替尼的新药上市申请,并授予其优先审评资格。

百济神州之所以把泽布替尼定位于“中国新药”,是因为这款新药在北京市的百济神州研发中心诞生。2012年7月,研究团队正式对BTK开发项目立项,经过一系列筛选与测试,最终在500多个化合物中,选定了最终候选分子,为其编号BGB-3111,意为百济神州成立后做出的第3111个化合物。

泽布替尼的主要发明人之一、百济神州化学研发负责人王志伟说,“我们通过优化分子结构,希望将BTK靶点的特异性结合率达到最大化,并最大程度减少脱靶现象,以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同时,我们通过工艺上的一系列改进,力求实现药物在体内更好的吸收。”

在完成早期研发阶段后,泽布替尼的临床研究足迹遍及全球。2014年,泽布替尼在澳大利亚进入临床阶段,同年8月,完成了全球第一例患者给药。截至目前,泽布替尼在全球启动的临床试验累计超过20项,临床试验覆盖的国家超过20个,全球范围内超过1600位患者接受了泽布替尼的治疗。

泽布替尼在FDA得到了三项优惠政策的“加持”:加速审评(AcceleratedApproval)、突破性药物特别审批通道(BreakthroughTherapy)、“孤儿药”认证(OrphanDrug)。

据FDA官网发布的消息,虽获加速审批,百济神州在药品上市后,仍需持续提交更多的数据来证实、描述该药的临床表现。

“套细胞淋巴瘤一般对首次一线治疗响应良好,但是往往最终停止响应,肿瘤细胞继续生长。这也是其致命之处,”FDA肿瘤卓越中心主任RichardPazdur说,“临床试验显示84%的患者在服药后肿瘤缩小,对于那些难治与复发的患者来说,这种二线治疗方案提供了另外一种临床上缓解的可能。”

套细胞淋巴瘤患者往往在确诊时,病变细胞已经扩散至淋巴结、骨髓和其他器官。复发型的患者常常在一段时间的缓解后,病变细胞持续出现、生长;而难治型的患者,对治疗手段或仅在短时间内有响应,或完全无响应。

FDA在官网报道中提到了该款药物的副作用,如中性粒细胞数量减少、血小板数减少、上呼吸道感染、白细胞数减少、血红蛋白减少、皮疹等。此外,建议服用此药的患者注意防晒,以防有其他恶性肿瘤,如皮肤癌发生。另外,孕妇与哺乳期女性不应服药。

“寻找一个‘高效’+‘低毒’的药物组合,是现在乃至未来治疗套细胞淋巴瘤的研究热点。”一名医科大学淋巴瘤研究教授告诉《财经》记者,以往的治疗方案与其他的BTK抑制剂,有的患者会因为强大的副作用而被迫停药,“泽布替尼在临床试验中的缓解率不错,但是FDA同时提醒了诸多副作用,未来在应用中这些副作用是否会重走旧路、影响效果,还有待临床上检验”。

百济神州业绩仍告亏

11月15日泽布替尼获批上市的消息公布,百济神州股价看涨,收盘价报125.2港元,收涨6.64%。当日市值达到983亿港元。

作为一家未盈利生物药企,百济神州2016年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代码BGNE;2018年8月8日,借港交所允许未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的新政,百济神州登录港股(06160.HK),实现美国纳斯达克、港交所的双重上市。

2018年8月8日,百济神州以每股108港元开盘,开盘后股价一度出现破发跌至103港元,当日收盘价107港元,微跌0.93%,首日市值收于821亿港元。

此后,随着大盘整体走低,登录港股两个月后的10月26日,百济神州股价达到最低点,当天收盘价报每股63.9港元。

百济神州的新药审批进度,伴随着股价的波动。直到港股上市一年多以后,2019年11月1日,百济神州公布了一场价值27亿美元的交易,其与国际生物制药巨头安进公司达成了合作。这是2019年迄今为止中国新药领域最大的交易。截至当日港股收盘,百济神州在港股收涨31.89%,报每股110港元。

新药上市或能打破百济神州长期以来难盈利的僵局。近日,百济神州公布了今年三季度财务数据,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百济神州净亏损3.0736亿美元;相比较,2018年同期的净亏损为1.4403亿美元,可见2019年亏损程度将进一步加深。

百济神州披露,资本开支、运营费用等的增长原因在于,美国和中国后期候选药物产品发布导致运营费用不断提升,以及药物持续开发和公司规模扩大所需的费用,加之,广州生物制剂生产基地的建设。

百济神州的研发费用也在一路上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该公司研发费用2.3697亿美元,显著高于2018年同期研发费用1.4759亿美元。

况且,百济神州正在开展和新启动的后期关键性临床试验费用在持续增加,产品上市前活动和供应相关的生产成本也在提升。此外,员工股权奖励的支出在上升,这是由于员工人数的增长。

百济神州目前尚未公布该药的价格,表示将在未来数周内实现商业化使用之后,再确定价格。能否借此次上市的新药扭亏为盈?

“从批的适应症看,还是比较小的市场。”苏州偶领生物总经理兼执行董事谢雨礼告诉《财经》记者。作为一种罕见的肿瘤,套细胞淋巴瘤在人群中的发病率不足十万分之一。

按照百济神州的估计,2015年美国共诊断出3000-4000名套细胞淋巴瘤患者。强生公司与艾伯维联合开发的依鲁替尼,阿斯利康的阿卡替尼,以及阿斯利康的瑞复美(Revlimid),将是未来的竞争对手。

美国市场有限,更大的中国市场能给百济神州带来的扭亏为盈希望也有限。原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专注抗癌药研发的立博美华基因科技公司创始人王晨光,接受DeepTech采访时表示,即使在中国获批,该药物也不会有太大的利润,“一是患者群体小,二是难以进入医保,三是收益难以覆盖研发成本”。

有外媒认为,拥有700多人的销售团队、600多人的临床开发团队,百济神州已经做好了从美国制药公司向亚洲市场销售新药的准备。

“目前泽布替尼在美国的商业团队建立完毕、培训完毕,美国的患者能用上,有可能就在年内。”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说。

抗癌药,全球新药研发潮流

抗癌药的研发已经是全球新药潮流,各国药企跻身于此,是因为看到了广阔的市场前景和高额的回报。

全球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分析显示,全球医药市场规模庞大,2017年销售额达到1.2万亿美元,预期将在2030年前,增加到2.46万亿美元的规模。其中,2017年全球肿瘤药物市场销售额1106亿美元,占全球医药市场的9.1%。

肿瘤药物市场预计将以高于整体医药市场的速度增长,主要得益于科技进步、新疗法上市,以及老龄化人口的日益增长。全球肿瘤药物市场的销售预期将在2030年达到约4068亿美元,占全球医药市场的16.6%。

IMS的研究报告《全球肿瘤趋势2017》也提出,肿瘤药物费用在2011年-2016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1%。全球肿瘤患病人数2016年-2021年将会保持6%-9%的年增长速度,2021年全球肿瘤治疗费用预计将会达到1470亿美元。

抗癌药研发可获取高额回报的案例,可以参考近年来持续火热的PD-1抑制剂。这种肿瘤免疫治疗新药,2014年9月在美国上市,2018年进入中国市场;仅几个月后,2018年底便迎来了中国国产的PD-1获批的消息,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医药的PD-1目前都已上市销售;近日百济神州的PD-1进入药审中心审评队列,离获批上市还剩“临门一脚”。多家药企还在继续等待。

百时美施贵宝的PD-1(名为Opdivo),在2019第一季度的全球销售额达到18.01亿美元;竞争对手默沙东的同类药物Keytruda,同期创收22.69亿美元。这类药物对不同癌种的有效程度并不相同,综合来看只对20%-30%的癌症患者有效,但这并不妨碍其在癌症治疗市场上受到热捧。

正因如此,在被问及看好的新药研发领域时,多位业内人士的第一反应就是“抗癌药”。抗癌药已经是当下热门的新药研发领域,但到今天,仍未有药物彻底解决人类的肿瘤问题。

新毅投资联席主席、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吴清功告诉《财经》记者,在肿瘤攻克的过程中,必然的发展规律就是会逐渐出现效果更突出、价格更低的肿瘤药物。优瑞科生物技术公司创始人、CEO刘诚则告诉《财经》记者,他看好癌症领域,比如肝癌或胰腺癌,因为相比于其他癌种,这两种的药物仍然比较缺乏。

此外,11月初与百济神州达成合作的国际生物制药巨头安进公司,也因一款癌症新药而名声大噪,名为“AMG510”,这款新药的研究者发现了异常KRAS蛋白表面上一个隐藏的凹槽,并以此为突破口,研制了靶向KRAS基因突变的这款新药,引发业内研发热潮。

从新药开发的趋势来看,恶性肿瘤治疗领域,近年来的趋势集中在小分子靶向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

总体而言,近几年在中国上市的新药仍以进口药物为主导,免疫治疗药物主要为PD-1/PD-L1,各大药企争相研发,预计未来会有大量抗体药物上市销售。

在中国的创新药行业,研发非常活跃,科学家领衔成立的新药研发企业数量众多,但目前多数仍处在早期阶段,中国新药密集上市获批的浪潮尚未来临。根据GBIHealth发布的《2017年新药审评总结》,2013年-2017年,国产化学创新药的获批上市数量一直处于较低水平,2013年-2017年获批数量分别为5个、3个、2个、2个、8个。

此次百济神州的新药在美获批上市,中国新药走向全球又迈出一步。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以“奋起直追”形容中国新药,他说,中国近年来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及医保支付制度改革,为本土新药“出海”营造了有利的宏观环境,“眼下正逐步迎来收获期”。(本文为财经与腾讯独家合作稿,谢绝转载)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