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子公司前高管私刻公章? 欧比特称已查明三起

原标题:子公司前高管私刻公章? 欧比特称已查明三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王 帆    每经编辑 文 多    

又有上市公司因公章管理问题而出现了内控混乱。

11月12日,欧比特(300053,SZ)发布了一条诉讼仲裁进展公告:全资子公司广东铂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铂亚信息)原法定代表人李小明以铂亚信息的名义,违规为其个人债务进行担保,目前已查明李小明私刻公章的涉案合同金额合计为7817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10月25日,包括已查明的私刻公章事实在内,铂亚信息因李小明违规违法担保导致的诉讼、仲裁涉案金额约4.4亿元。欧比特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表示,李小明称其违规担保所借的个人债务主要用于个人投资、买卖其他公司股票。

放眼A股上市公司,公章管理不到位是出现内控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前车之鉴众多。

已查出三起私刻公章事件

早在今年10月25日,欧比特就对外披露,李小明有私自利用铂亚信息为其个人债务提供担保,致使铂亚信息涉及诉讼、仲裁案件的情况。涉案金额在连续12个月内(即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合计4.4亿元,占欧比特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13.72%。

记者注意到,4.4亿元的违规担保涉案金额,不仅占上市公司净资产比例较高,还极可能超过了铂亚信息的净资产。欧比特2019年半年报显示,铂亚信息截至2019年6月末的净资产为4.03亿元。

面对如此巨额的违规担保,欧比特早前表示正在积极维权。11月11日晚间,欧比特公布了最新进展,通过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将收集的有关涉案合同进行印章印文鉴定,目前已鉴定出有三起事件中所使用的铂亚信息公章,与公安局备案的铂亚信息公章不是同一枚公章。

这三起事实分别是:2019年6月26日,与区继裕的两笔借款合计4000万元;2019年6月26日,与苏文权的三笔未清偿的借款合计3817万元;与李勇明于2019年3月12日签订的《和解协议》。三起事件合计涉案金额7817万元。

欧比特称,李小明存在私刻公章的事实,其借款担保涉及私刻公章的具体情形,公司需进一步收集合同原件材料,提交鉴定机构进行区分。

同日,欧比特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还指出,李小明称其违规担保所借的个人债务主要用于个人投资、买卖其他公司股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李小明作为铂亚信息原股东,因欧比特发行股份购买铂亚信息股权而成为欧比特持股2.03%的股东。但在2015年6月11日新增股份上市后,欧比特2015年半年报就显示,李小明截至期末已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几近全数质押。

截至2019年10月31日,李小明持有欧比特股票1171.36万股,也全部处于质押状态。今年5月13日,李小明辞去铂亚信息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职务;7月4日,李小明又辞去欧比特董事职务,此后不再在欧比特及子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公章管理成内控之“痛”

欧比特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指出,李小明个人所有对外借债,完全属于其个人越权行为,其利用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期间的职务便利为其个人债务担保的行为,均未得到铂亚信息股东欧比特的授权,事后也没有得到追认,其违规担保的有关合同并未告知公司和进行公章登记,并私刻公司公章,是其严重越权和侵占的行为。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高管盗用或者私刻企业公章的情况下,企业能否免责不能一概而论。案件的走向取决于担保权人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对于该高管盗用公章一事并不知情。并且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该高管可以代表公司。”

王智斌补充道,若担保权人能证明其对该高管私刻公章并不知情,并且相信该高管能代表公司,则该担保有效,企业承担担保责任后可以向高管追偿。

欧比特表示,鉴于上述案件尚未开庭或尚未结案,其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记者就相关问题拨打了欧比特公开电话试图采访,并告知了采访内容,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频发的上市公司内控问题中,公章管理成为主要原因之一,私自盗用公章带来了恶劣的影响。

今年1月,围绕着核心子公司广东双林管理权的争夺,振兴生化(000403,SZ)大股东浙民投与二股东佳兆业展开了激烈交锋,佳兆业派去的高管王卫征一度被警方带走,当时王卫征随身携带了广东双林公章;今年7月,鸿利智汇(300219,SZ)控股子公司谊善车灯股东之一及总经理郭志强强行抢夺谊善车灯公章,并将工作人员打伤。

未来,上市公司如何治好公章管理之“痛”?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