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兴业证券三大首席这么说:A股正在经历第一次长牛机会

原标题:A股正在经历第一次长牛机会!核心资产依然是2020年配置主线…兴业证券三大首席这么说

来源:券商中国

11月12日,兴业证券2020年度策略会在上海举行,公司三大首席分别分享了对2020年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A股和港股股市以及资产配置的看法。

受猪肉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10月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升至3.8%,我国经济下行和通胀上行压力较大。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副院长王涵认为,通胀将是影响明年经济和金融市场的重要因素,在二季度之后通胀回落的节奏决定了整体配置的过程。

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研究院副院长张忆东表示,在全球资产荒的背景下,中国权益资产配置的机会越来越明显地来临。核心资产依然是2020年的黄金主线,但主角变成科技股和价值股。其中,上半年科技、下半年价值。

兴业证券研究院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德伦则表示,A股正在经历第一次“长牛”机会。

王涵:明年二季度通胀回落的节奏决定整体配置

王涵首先对2020年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进行分析。国内宏观经济层面,综合内外部环境,明年经济有不小的下行压力,尤其是年初,或会出现一个经济向下走,通胀向上走的组合。

作此判断的理由是:

第一,海外经济的状态相对比较疲弱,越到明年的后半段,全球经济增长动力放缓的压力会越大。同时,全球货币政策的大方向可能还是宽松为主。此外,包括美国以及全球不少的经济体在内都在明年有内部的选举,美国大选年对中国的鹰派态度等将带来较多的不确定性。

第二,政策层面上,王涵认为当前整个政策的核心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明年比较重要的几件事,一是稳就业,二是结构转型。在此情况下,政策的最佳组合应该是市场改革、对外开放,此前已经出台了很多对外开放和改革的政策,这个趋势在明年还会延续的。

王涵认为,虽然年初会出现类滞胀,但由于看好中长期改革和转型的大方向,经济短期之内的通胀压力有可能带来的是买点。

明年的金融市场方面,王涵认为,在过了年初通胀的坎之后,利率下行以及中国开放所带来的一系列的红利都是比较确定的。在这个情况下,明年在二季度之后通胀回落的节奏,就决定了整体配置的过程。

实际上,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明年的策略很简单:当通胀把一些长期资产的收益率打上去,把很多资产的价格打下来,可能明年是配置最好的时间点。

王涵认为,明年的金融市场,存在五个比较重要的影响因素:

第一,短期来讲,通胀一定是明年重要的一个影响因素。明年的通胀水平会冲高,这已经反应在市场的预期之中。因此,核心的问题是春节之后,通胀能否回落。如果春节之后,整体通胀会快速回落,那么在春节之前市场比较恐慌之时,即是非常好的买点。而如果春节之后还是比较悲观,那么在年初的投资需要谨慎。

从最近一两个月的数据来看,通胀的预期还没有蔓延到肉类以外的产品,但让人需要保持警惕,因为在2011年,通胀预期就出现了扩散。 

第二,外资流入的方向是确定的。放眼全球,有大量的负利率的资产,意味着资金需要去寻找有收益的资产。通胀导致的利率阶段性上升,尽管从短期来讲是不好的,但是对于长期的配置资金来讲,显然是一个非常好的配置时点。如果再考虑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中国经济在全球占比很高,但是在全球组合投资的网络中却很难找到中国大陆,这显然跟中国的经济地位是不匹配的。所以外资的流入是确定的。

第三,中国居民资产从房地产开始向外配置的方向是确定的。当居民逐渐开始将其在房地产过高的配置比例下调的时候,显然对于大量的金融市场,是有资金流入的。

第四,在居民资产重新配置的过程中,一定会带动机构化。当居民开始考虑将投资房地产的资金,部分拿出来放在金融市场,显然个人的管理能力是不足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带动整个市场机构化的进程。

第五,相较于美国,中国金融资产频谱非常离散,主要分裂成两个极端,一端是极度高风险高收益的股票如创业板,另一端是扎堆的各种债券(或因刚性兑付导致各类债券在风险上缺乏区分度),而在两类资产类别之间,中国资产频谱存在巨大的空缺,这意味着希望获得折中收益和风险的投资者缺乏直接对应的金融产品。

分资产类别来看,在传统型资产(如股票、债券和公募基金)方面中国和美国的差距相对较小,但股债属性兼备的资产类型,如ABS、REITS、可转/可交换债等,虽然近年来经历了较快发展,但离发达国家水平仍然相差较大,规模占比差距均在数十倍以上。在居民资产再配置推动金融市场发展的背景下,未来中国金融资产频谱的“填空”也是确定性事件。

张忆东:核心资产依然是2020年的配置主线,科技与价值成主角

张忆东分享了他对于2020年中国的权益资产,包括A股、港股的看法。

张忆东认为,在全球资产荒的背景下,中国权益资产配置的机会越来越明显地来临。明年,相比美股为代表的发达市场,中国各领域核心资产的性价比会进一步凸显。

他表示,核心资产依然是2020年的配置主线,核心资产牛市还在,但是,主角会从今年的茅台、平安变得更加多元化,科技股和价值股中的核心资产有望成为新主角,其中,上半年科技、下半年价值交替主导行情。

A股2020年迎来三十而立,更加机构化、全球化。从股权溢价的角度,A股2019年已经确认了底部区域,战略配置的时间已经到来了。首先,在近几年金融供给侧改革不断深化和金融监管加强之后,中国境内资金也面临“资产慌”,再叠加房地产“房住不炒”政策的战略定力,因此,明年A股市场将迎来境内居民部门和保险、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配置良机。其次,全球“资产荒”的背景下,美国股市明年受到自身大选导致的政治经济风险影响,而A股跟美国标普500的相关系数非常的低,这就带来了一个“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配置需求。

对于港股而言,“便宜是硬道理”,2020年来自于中国内地的股票会有惊喜。明年港股市场会逐步找到真正的身份认同,进而对香港局势脱敏,最终迎回信心。香港股市不是香港人的股市,也不是香港经济的股市,港股市场真正的身份认同是“中国内地经济的离岸金融中心”。明年中资对于香港的定价权日益提升,明年下半年一旦中国经济软着陆被确认,香港市场会有大惊喜。特别是,基本面跟香港局势没有关系的优质内地公司可能“戴维斯双击”,就像瘫弹簧一样,压得足够低,爆发起来也会更强。

王德伦:A股正在经历第一次“长牛”机会

王德伦表示,全球最好的资产在中国,而中国各类资产里面,最好的资产是股票。在国家重视、居民配置、机构配置、全球配置等指引下,真正属于中国的权益时代有望正式开启,A股正在经历第一次“长牛”机会。

明年哪些方面能够创造更多的超额收益呢?有两个线索:

第一,科技成长为代表的大创新,我们已经处在一个科技创新大周期的其点,这个是我们2018年在会场里面讲的主题,大创新时代论述的、明年我们看好科技成长为代表的。

第二,高股息率、高分红、低估值稳定类的资产,这类资产其实本质上也是核心的资产,只不过我们过去市场往往的理解有偏,认为消费龙头是核心资产,忽略了其它。

行业配置上,短中期看好高股息资产的配置价值,以金融、地产、交运、电力公用等行业龙头为代表的高股息标的有望获得长线资金的持续青睐;中期看好大创新,尤其是硬科技,看好进口替代和5G相关的产业链的细分领域;长期看好核心资产独立牛市。主题投资领域,关注通胀主题、5G产业链、华为生态链和数字货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