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直击康得新股东会:力保上市、接触战投、切割大股东

原标题:直击康得新股东会:力保上市、接触央企战投、切割大股东 

康得新股东会。新京报记者 肖玮 摄

11月12日,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康得002450)在张家港环保新材料产业园康得新行政楼会议室召开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这也是11月19日听证会召开前的最后一次股东大会,现场出席的股东共有77名,会议由董事长邬兴均主持。

最终,此次股东大会通过了《关于聘请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2019年年审机构的议案》《关于终止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等4份议案,董事长邬兴均和副总裁邵振江现场回答了股东提出的多个问题。

另有消息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债务大比例豁免是破产重组的前提,这次政府只要国资参与,但最后哪一家还没确定。”

关于听证会准备

邬兴均:连续四年亏损的结论值得讨论

现场有股民提出证监会于7月5日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是由公司谁签收等问题,康得新董事长邬兴均表示:“我们会把事实情况查清楚,根据查询情况,积极应对听证工作,至于会不会连续四年亏损,都可以用事实来说话,我们会积极努力地保住上市地位。”

今年7月5日,在对康得新立案调查5个多月后,证监会认定康得新存在虚增利润总额119亿元、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等多项违法违规事实。

其中,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利用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65.23亿元、58.37亿元、76.72亿元、171.50亿元和159.31亿元。不过,《处罚事先告知书》并未对康得集团占用资金的余额及去向进行说明。

11月4日,康得新披露公告称,证监会下发《听证通知书》,告知公司于11月19日上午9时30分在证监会召开听证会。此前,康得新曾两度申请延迟听证会时间。

随后,有股东提问听证会的准备情况,对此,邬兴均表示:“听证确实是我们所有中小股东比较关心的事情。前面有过两次延期,这次也不允许再延了,因为会跟行政法规冲突。”

邬兴均进一步表示:“这个事情确实非常复杂,证监会也查了小半年,给我们的时间当然越长越好,但是事情再拖下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听证的总体策略明确了,就先把程序走完,一次听证说不清楚,还可以第二次,不是说这次就决定退市与否了。”

“目前虚假业务的认定,主要还是依据证人的证言,认定虚假业务的相关证据不是很足,我们可能会在听证的时候提出来,我们也对相关证据证言进行了梳理,某些证据是无法证明相关虚假业务确实存在造假的,证据与认定之间的相关性不是很足。”邬兴均表示,“根据目前的自查情况,证监会所认定的所有的虚假业务里面,有一部分我们认为是真实的业务。目前的虚假业务,按照证监会的认定,是分布在四年里的,我们进行梳理后,自己认为连续四年亏损的结论是值得讨论的,有讨论的空间存在。”

邬兴均还对在场股东表示:“谁也没有告诉我们要退市,我们现在不必要说退市,对我们的处罚是一个利润问题的调查,我们没有必要自己认为我们退市。”

关于战投

邬兴均:一直有接触

有股东提出公司是否与战投接触的问题,邬兴均表示:“关于战投或者产业投资人的问题,我们一直有接触,其中有产业类央企、纯粹金融类做资本的央企的接触,也有高分子复合材料行业内的跨国企业的接触,他们都对我们感兴趣。我们的产业平台、产业基础在行业内还是公认的,现在是怎么谈的问题。”

邬兴均进一步表示:“我们的外部环境需要改变、债务问题可能需要解决、市场定位需要明确说法,此外,我们跟债权人怎么妥协,跟大股东和小股东怎么妥协,以及怎么保护员工的利益。但是不要担心,我相信只要解决了自身问题,不要说排着队来,我们应该可以挑着谈的。”

“我们的基础没有问题,接下来就是需要外力,如果康得新不退市,是一个有非常美好发展前景的公司,说一句难听的话,大家别生气,哪怕退市,康得新依然是一家好公司,当然我们要力保不退市。”邬兴均表示,“我想,康得新所有的产业平台、优秀人才、科研力量等,一切恢复正常后,我们管理团队有信心将康得新恢复到最高峰的时候。”

此外,有股东提问“自己买了康得新的股票是不是很愚蠢”,邬兴均先是对康得新目前的状况做了简单的介绍,其表示:“我至少认为康得新的基本面是没有问题。生产复工率大幅提升,骨干员工流失已经不存在了,资金面比那时候有所改善,政府支持一直到位。公司自身的造血和修正能力、发展能力都是具备的。”

随后,邬兴均说:“除了大股东侵占公司这些情况以外,我认为你买康得新股票不叫愚蠢吧,但有些你预料不到的事情,你也没有办法。”

关于公司经营情况

邵振江:员工离职潮已经止住

有现场股东提问“康得新目前的经营情况怎么样”,邵振江表示,康得新今年以来,1-7月份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甚至曾经一度非常危急。最难受的时候,差不多每周有五六十人离职,每天都有人告别。

“这个情况从8月中旬特别是9月份出现了逆转,公司管理层、董事会采取了一些措施,政府、中小股东也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公司总体情况稳定下来了”。邵振江表示,这其中表现在几个方面,包括开工率、良率止住了下滑的势头,甚至出现了小幅回升;员工和客户的信心在恢复;员工离职潮的势头已经止住了。

邵振江表示:“我们之前统计了公司前二十大客户,现在都没有将康得新剔除出他们的供应商名录,而且都在维持交易。不过,这些客户并不是对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因为公司前景不明,我们需要给出一个积极的信号。”

同时,邵振江也表示:“我们有一些高管、骨干员工、重要研发工艺人员流失到竞争对手那里去。不过,这些竞争对手没有一家跟康得新是一种类型,大多数是专注于某一项技术、某一种产品,或者某一个业务方向,而康得新是一个综合平台,这种平台优势2-3年是建立不起来的。所以,短期有冲击有影响,长期我们的优势还在。”

“我们将对明年工作做一些布局,包括技术、产品、新项目储备等,相信如果大环境有所恢复的话,我们对明年的情况还是有信心的。”邵振江在股东大会现场表示。

关于大股东占用资金

邬兴均:还没有查清楚

股东大会现场有投资者提问:“请问董事会,康得新与康得集团之间有没有完全实现切割?主要指生产、销售、人事、决策等方面。”对此,邬兴均答复称:“完全切割了,但法律上没有切割。”

此外,对于“大股东占用了康得新多少资金”的问题,邬兴均表示:“还没有查清楚,公司这边可能查不到,据我了解,目前是有公安部门在侦查。最终,还是以行政部门和执法部门的调查结果为准。”

去年11月7日,康得新披露公告称,为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康得集团与张家港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张家港城投”)、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吴证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公告显示,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元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

对此,有股东提问:“相信很多股东是看到这个消息之后才买进股票的?政府是否有放弃承诺?”邬兴均回应称:“当时是对大股东股票质押业务的纾困,当时大股东快要爆仓了,不是针对康得新上市公司的纾困,具体还可以跟我们证券部对接,我这个回答不一定准确。”

关于新任总裁

邬兴均:不用过于关注某个人

今年10月23日,康得新披露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拟聘任冯文书为康得新年内第四任总裁,此前,徐曙、肖鹏、牛勇今年均曾任职康得新总裁。资料显示,冯文书生于1955年12月,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高中学历,曾就职于沭阳酱醋厂,曾任行政负责人。

对于新任总裁的背景,有股东希望管理层能详细介绍一下,对此,邬兴均表示:“在这个高管团队里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用,每个岗位都是按照法定程序聘请的,不用过度关注某一位高管发挥什么作用。新聘任总裁,可能会协助我管理一些诉讼问题,这不需要过度解读,不用过于关注某个人,没有必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