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租赁行业三季报:资产负债两端难平衡 行业新风口可期

原标题:租赁行业三季报:资产负债两端难平衡 行业新风口可期

本报记者 石健 北京报道

近日,多家上市租赁公司陆续公布三季报。《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头部租赁公司净利润增长比较可观,除渤海租赁因“瘦身”利润同比下滑之外,平安租赁、远东租赁等行业头部公司均实现增长。而中小租赁公司依旧受到融资难、风险大等难点困扰。其中,今年刚上市的百应租赁(08525.HK)前三季度纯利再度减少至1344万元下降19.9%。

高负债、融资难、业务风险依然是行业主要问题。与此同时,由于行业监管尚未出台,为了避免行业风险放大,不少行业人士呼吁要引导租赁行业发展真租赁业务。不过,随着5G、区块链的兴起,行业正面临新的风口,如何在解决痛点环节中把握新机遇,成为行业未来聚焦重点。

资产扩张VS高负债

观察租赁公司三季报可以发现,处于头部公司的净利润呈快速增长模式,而中小租赁公司因为诸多因素呈现净利润下滑、负债率高企的情况。

今年前9个月,远东租赁实现净利润42.82亿元,保持行业最高;平安租赁实现营业收入138.61亿元,同比增长27.81%,实现净利润30.37亿元,同比增长19.9%。中航租赁实现营业收入72.42亿元,同比增长44.98%,实现净利润13.92亿元,同比增长47.46%。

在资产规模中,中航租赁则保持较快增长趋势,2018年跻身千亿阵容的中航租赁则继续保持规模扩张态势,三季度末资产总额达到1530.24亿元,较年初增加15.27%。

而反观处于头部头名的渤海租赁,则因为受到资产规模瘦身的影响,经营数据下滑,1至9月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同比分别减少10.57%、14.55%。

另外,根据渤海租赁三季报显示,在先后出售皖江金租、Avolon股权后,受资产瘦身影响,资产规模持续收缩,截至2019年9月末,总资产降至2704.79亿元,较年初下降5.37%。此消彼长,截至三季度,平安租赁则以14.87%的增速达到资产总额近2700亿元,已经逼近渤海租赁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规模扩张、经营增速的背后,行业中负债率持续攀升的问题仍然待解。其中,中航租赁负债率截至三季度为88.26%,远东租赁的资产负债率为80.40%。

中小租赁公司整体呈现净利润下滑、负债率高企的情况。而今年在港股上市的百应租赁公布2019年前9个月业绩显示,实现收益约人民币4237.41万元,同比减少约28.67%,净利润1344万元,同比减少约19%。而根据江苏金租公布的三季报显示,报告期末资产负债率为82.51%,同比增加1.7%。不过,具有国资背景的中小融资租赁公司数据较为乐观,作为中国飞机租赁全资附属公司,截至三季度末的前9个月,中飞租赁收入及其他收入达18.91亿元,同比增长18.26%,其中,中飞租赁资产总额319.72亿元,负债总额255.92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整个市场环境尚未改善,租赁公司两极分化加剧,尤其对于中小公司而言,股东实力及支持度变成影响发展的重大因素。”

就租赁行业发布的三季报而言,很多公司仍然难以处理好资产和负债两端的平衡问题。华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总裁黎清认为:“资产和负债两端发力,必须加强管理。应该对存量低收益的业务进行梳理,分门别类转让以前回收项目清单,加大租赁资产交易力度,实现‘腾笼换鸟’。”

竞争加剧之外,严监管仍然在租赁行业持续。11月8日,天津银保监局接连下发3张针对中信金租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因“在租赁业务中违规要求地方政府提供担保,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中信金租被处罚款50万元。另有两名公司人员因对上述行为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管理责任而被银保监局予以警告。记者梳理发现,今年截至目前,地方银保监局对金融租赁公司处以的罚款累计达520万元。对此,北京亦庄国际租赁公司总经理晏宗敏坦言:“监管明令禁止的业务,一旦触及必将面临处罚。”

探寻同质化、融资难背后风口

截至9月末,我国目前拥有12000多家租赁公司,市场规模约为10万亿元。记者梳理发现,业务类型同质化仍然是目前业内的痛点之一。采访中,记者发现,一方面监管大环境日趋严格,加重金融机构产品趋同性,更加剧了同业同质化竞争。此外,监管部门对金融机构放款的穿透性要求,极大影响中小项目的放款。对此,租赁行业回归本质和本源,严格把控经营发展的底线,成为业内普遍共识。

对于近期监管机构发布的《融资租赁业务经营监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则重点谈到了以融资租赁属性作为管理切口的问题。对此,中国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天津)研究院院长高克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融资租赁具有金融属性,统一监管最根本的要求就是按照金融企业来管,随后依次进行的清理整肃和规范经营,必然涉及一批长期休眠或者在公司治理、经营管理等方面存在合规或风险隐患的公司,这有利于融资租赁行业出清、回归本源和政策环境优化。”与此同时,高克勤认为,一旦监管文件出台,应该更倾向于对融资租赁公司的业务投资方向、标的物范围以及风险防范方面的规范。

另一方面,在融资租赁标的物的选择上,仍然集中在飞机、船舶等行业,对民营制造企业、农业生产企业的融资租赁渗透不足。就未来行业发展领域拓展而言,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浙江恩坦产业与金融研究院院长楼文龙认为,融资租赁业还需做细、做精、做优服务,更好地细分和拓展市场空间,面向医疗器械、康复设施、通信设备、三农领域等,开放特色产品,打造精品租赁,走差异化发展之路。

发展真租赁势必要在产业和市场方面下功夫。楼文龙提出,融资租赁行业应该建立统一的租赁物登记平台,对不良资产打包处理评估等要有一套流程;需要探索融资租赁业投融资于实体经济的鼓励政策,对金融租赁和融资租赁的有关政策需进一步对接和完善,比如统一税前合理计提损失准备。

而根据意见稿显示,未来只有经营管理较好、风控能力较强、监管评价满足一定标准的融资租赁公司,经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批准才可以依法开展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开展与融资租赁业务有关的保理业务。那么,面对融资难的问题,未来出口在哪儿?华夏证券总经理陈海东认为,资产证券化或将是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的一个方向。陈海东表示,融资租赁公司开展ABS具有天然优势:一是基础资产收益率水平都超过发行ABS优先级的价格,业务操作相当于是把这样一个资产包打包出售,把其中的收益差整体进行变现,可以有效地加快资金回收,提高租赁公司的经营效率;二是租赁公司在发行ABS的时候,不受净资产的经营限制。此外符合条件的融资租赁公司发行ABS可以有效地进行资产的出表,突破10倍的监管杠杆的限制,最后可以一次性地拿到所有的融资资金,既可以用来补流,也可以用来偿还借款,没有任何的限制。

根据2019世界租赁年报反映,2018年中国的租赁业渗透率大概是6.8%。美国租赁业渗透率大概是21.6%,英国租赁业是32.4%。从这三个数据可以看出,与欧美市场相比,中国融资租赁的渗透率还很低,说明市场潜力很大。结合眼下,“一带一路”、5G、区块链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新方向。新风向是否能够为租赁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思路?

鑫桥联合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总裁施锦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新型城市生活方式及运营系统将带来新的城市业态,5G商用的城市新生活必然会给整个租赁行业发展带来非常好的经营性的现金流,“5G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可以成为行业思考的经营性的租赁标的物对象”。

“中国正在从世界制造大国向软件大国转变,未来中国的租赁业极可能比日本更快地向新的领域发展和壮大。”日立金融管理(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滨崎一纪认为,中国现在引领着物联网、数字化、5G等前沿技术,未来中国的租赁业也将不再追寻发达国家的脚步,而将开辟新一轮的发展模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