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业绩成长遭遇“天花板” 万向重启造车“坚冰”难破

日k线图

日k线图

原标题:业绩成长遭遇“天花板”万向重启造车“坚冰”难破 来源:中国经营网

特斯拉上海工厂如火如荼的建设场景不同,在杭州市萧山区的钱塘江畔,“国内汽车零部件制造巨头”万向集团计划总投资680亿元的电池和储能项目工地现场,却呈现出一片萧条的景象。

资料显示,该电池和储能项目系万向集团“造车梦”的寄托——万向创新聚能城内含项目之一,于今年3月25日正式开工,建成后预计形成年产80Gwh电池生产能力。根据原定计划,万向创新聚能城电池项目预计于今年8月底开始厂房主体结构建设,10月初开始进行厂房屋面工程,11月中旬进行厂房幕墙及光伏施工。

不过,11月5日,当《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探访该项目时,并未见到预想中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入眼的仅有两位安保人员、一名工程队人士,以及长满荒草的工地。据安保人员透露,该项目开工近8个月,目前只完成了一期打桩工作,现已休假停工,后续开工时间未定,预计近两年内无法建成。

针对这一电池项目和万向造车计划的进展情况,本报记者分别致电致函万向集团及其旗下汽车业务上市企业万向钱潮(000559.SZ)方面,万向集团董事局工作室方面表示,相关情况可参考子公司公报,而截至记者发稿,万向钱潮方面则未作回应。

项目进度缓慢

在造车这件事上,业内媒体曾用“最悲壮”“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等词语来形容万向集团。

天眼查信息显示,万向集团创建于1969年,从创始人鲁冠球以4000元在钱塘江畔创办农机修配厂开始,至今已发展成为拥有员工4万余人的现代化跨国企业集团。万向集团是国务院120家试点企业集团和国家520户重点企业中唯一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是中国向世界名牌进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16家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企业常青树”。

可以说,相比一些外行“入侵者”,万向集团造车拥有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而且早在2016年9月,万向集团就宣布,要在5~7年内投资2000亿元,推进8.42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打造成一个可以容纳9万人的智能生态城市,重点发展新能源零部件、电池、客车和乘用车。

然而,沉寂了两年多,直至今年3月,万向创新聚能城项目才传来了正式开工的消息,也标志着万向集团正式重启“造车梦”。

根据此前消息,万向创新聚能城内率先建设的项目一是年产80Gwh锂电池项目,计划投资685.74亿元;二是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计划投资27.45亿元。另据项目现场的展板信息,电池和储能项目在2019年当年投资额即达到65亿元。该项目还另有51.22亿元投资将充分利用地下空间,配备一套电池储能系统,开展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能源多极利用和管理研究。

为了解上述项目的工程进度,11月5日,记者来到位于杭州市萧山区钱农东路北侧的年产80Gwh锂电池项目6号制造基地。与预想场景不同,工地现场一片荒芜,杂草丛生,并无施工人员及设备在作业,记者在现场仅见到了两名安保人员及工程团队的一名工作人员。

据该工程人员透露,目前工地员工已经全部放假,目前还没有收到相关复工的通知,可能要到春节后才会开工。另一名安保人员则告诉记者,该工地目前只完成了打桩工作,9月份打桩完成之后就开始放假了,复工时间未知。

而记者在现场的规划展示板上看到,该工程最先开工的6号基地原定计划于今年8月底开始厂房主体结构建设,10月初开始进行厂房屋面工程,11月中旬进行厂房幕墙及光伏施工,2020年1月中旬完成工程验收及备案移交工作。目前来看,实际进度与计划相差较远。

鲁冠球生前曾将万向创新聚能城定义为“一个没有退路的决策”,万向集团董事长鲁伟鼎亦曾坦言,这个工程风险很高,现有的体制机制下很难做成。万向将成立以来积累的1000亿元投进去,还有1000亿元的缺口和风险,倾尽所有,成功皆大欢喜,失败就是万向的灭顶之灾。

造车道路坎坷

资料显示,早在1999年,万向集团就开始试水电动车领域,设立了电动汽车项目筹备小组,做电动汽车技术调研,以及一些基础力量的储备。2002年,万向收购了一个电池企业,并以项目形式做出第一台电动汽车样车,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万向电动汽车开发中心,同年,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成立。

此后,在2013年初,万向集团斥资2.566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新能源锂电池制造企业A123;2014年,万向又收购特斯拉最大的竞争对手电动汽车制造商菲斯科,并将其改名为Karma(卡玛),定位豪华电动车公司,布局美国市场。不过,卡玛被收购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杳无音信”,尤其是在中国市场,没有公司、没有产品。直到今年4月,卡玛才携三款车型首次在上海国际车展亮相,开始发力中国市场,其中2020新款Revero GT预计在今年下半年上市销售。

有消息称,卡玛将加大投入现有的增程并计划在2021年打造全新的纯电动车平台。对于该消息以及卡玛国产化的规划等情况,记者致电致函万向集团方面,但未获得明确回应。值得注意的是,截至去年11月,万向集团由于一直没有自己的电池技术以及电动汽车产品,还被工信部列入第1批《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公告中,公司被暂停受理《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能源汽车新产品申报。

对此,万向集团特意发布声明称,被特别公示的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新能源专用车生产资质,是万向在2013年为构建整车研发平台、验证和提升关键总成技术而申请获得。随着2016年以万向集团公司名义申请获得的新能源客车、乘用车生产资质,整车业务已全部由集团公司运营,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两年前开始做清算。

主业停滞不前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举进入电池及整车制造领域的同时,万向集团原有的主营业务发展却在面临考验。在国内汽车市场持续低迷的环境下,万向集团的汽车零部件业务业绩开始出现下滑。

根据万向集团旗下汽车零部件业务上市公司万向钱潮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今年前三季度,万向钱潮营业收入为76.54亿元,同比下滑10.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6亿元,同比下滑28.32%。其中第三季度营业收入24.39亿元,同比下滑9.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786.18万元,同比下滑32.29%。

纵观近三年净利润走势,万向钱潮的表现也不算理想。2016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8.34亿元、8.82亿元和7.23亿元。

在三季报中,万向钱潮并未就业绩的下滑作出解释。但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万向钱潮方面曾就业绩下滑回答投资者提问称,公司业绩下滑是受到了行业的影响。在提振股价方面,公司自上市以来始终坚持做强做大主业,夯实公司的基本面,以保持公司长期稳健可持续地发展。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认为,受汽车行业下行压力加大、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影响,汽车零部件企业的利润空间收窄。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原标题:业绩成长遭遇“天花板”万向重启造车“坚冰”难破)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