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重要成员闪退 Libra难过主权关

重要成员闪退 Libra难过主权关

郑瑜、何莎莎

面世仅3个多月,全球社交平台脸书推出(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便遭遇掣肘。

日前,多家公司宣布退出Libra协会,其中包括移动支付商PayPal、Visa、万事达、Stripe,电子商务巨头eBay,也包括场景平台Booking等。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认为,其根本原因是全球监管的一致反对导致Libra实施的不确定性骤然增大,这几家退出企业本身都是金融或金融科技公司,备受金融监管压力。

官方压力渐增

从高调发布白皮书到如今被四分之一的创始成员“背叛”,短短数月时间,Libra经历了大起大落。

根据今年6月Libra发布的白皮书介绍,其为脸书发起的一个区块链项目,其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脸书认为,传统的金融服务离穷人太远,并且被收取各种不菲且难以预测的费用。全球仍有17亿成年人从来没有接触过金融系统,虽然他们中的10亿人拥有手机,其中的5亿人可以上网。

“从总体上来看,数字货币从长远来看具有广阔的潜力,包括官方发布的数字货币、互联网企业推出的数字代币,以及商业银行用于银行间结算的功能型结算币。而Libra受到热捧,原因在于脸书推出Libra的愿景是要解决目前世界上普惠金融发展遇到的痛点,现在全球仍然有数十亿人无法获得银行服务,或者是无法获得足够的银行服务,这在传统的金融体系下是无法解决的。还有一个原因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对于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以及美国借助美元这种地位所造成的金融危机心有余悸,对于美元又爱又恨,很多国家希望能够有一种超主权货币出现,Libra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跟这种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也有很多人愿意看到能有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出现,但这可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中国(上海)自贸区研究院(浦东改发院)金融研究室主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财富管理中心兼职研究员刘斌表示。

然而,距离实现这一目标,Libra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公开信息上显示,由于脸书拥有的23亿月活(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与Libra锚定一篮子主权货币做信用支撑、以及避开央行等监管机制的“初始设置”,各国政府对Libra始终保持高度警惕。

除此之外,脸书自身存在的信任问题与各国对数字货币监管的担忧也是外界公认其受阻的两大原因。

据了解,反对Libra的声音从未停止,例如德国和法国已经公开表示不许Libra进入本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在对Libra进行调查。

今年7月,Libra项目负责人戴维·马库斯应美国国会要求,到华盛顿接受聆讯。在聆讯中,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对Libra项目提出包括数字货币定义、监管机制,甚至涉及非法恐怖主义渗透等种种质疑。

  货币主导权之争

从现阶段来看,数字货币的发币权仍为各国央行所主导,而非商业机构。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表示,各国监管对Libra表现出的严重担忧来自货币发行权,PayPal此次退出Libra也可以说是这种政策导向的作用使然。

“在‘互联网+’大背景下,以数字化方式发行货币很可能成为时代主流。在此前提下,与其考虑商业机构发行数字货币,不如考虑以国家管控的方式发行数字货币,这才是大势所趋。”江瀚认为,从Libra当前面临的情况来看,商业化机构不要试图发行挑战主权的货币。货币发行权作为一种国家主权的组成部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愿意自己的货币发行权被他人所侵犯。

刘斌向记者进一步解释道,Libra作为一种私人数字货币,不由国家信用作为背书。其相当于是一种全新的货币,这种全新的货币在脸书全球20多亿用户的支持下完全会渗透至很多国家的经济金融各个层面。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Libra推出,在某些政治不稳定、货币贬值严重、通货膨胀很高的国家里,居民对其接受程度会相对较高,那么这些国家发行的主权货币就会被抛弃,等同一国的央行成为摆设,其国内经济金融体系已经失去控制。此外,现在以比特币、以太坊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用于贩毒、恐怖主义等方面比较多,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在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等方面都要遵守很严格的规定,而数字货币尚未形成一套完善的能够与传统监管规定完美融合的解决方案。”刘斌说。

减少合规阻力

面对各国监管的强烈抵触,Libra如何扭转不利局面?蔡凯龙认为,可从生态、技术与合规三方面的关联影响寻找对策。

“生态、技术和合规是任何一个成功数字货币具备的三个最重要的特征。其中,生态指数字货币参与者(包括使用者、开发者和管理者)之间形成的相辅相成、自我平衡的社群体系。衡量指标主要有用户数、应用场景、交易量、社区活跃度以及生态的管理运营机制。技术指数字货币底层技术的创新性和实用性,其主要指标是技术开发者的人数、项目更新速度、数字货币本身的参数,比如交易速度、容量等。合规则是监管对推行该数字货币的态度,具体反映为各国监管是否允许数字货币的交易和流通,是否出台相应的监管规范措施。”蔡凯龙指出。

依据上述三个特征,通过对比特币与Libra的横向对比,蔡凯龙指出,比特币从一开始只有少数技术极客参与,到如今吸引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而监管对于比特币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一开始的忽视和抵制,到如今的相对重视和接受。在美国,比特币已经被正式认定为商品,其衍生品也已被允许在官方交易所交易。监管认可比特币的原因,除了比特币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外,最重要的是比特币是一个完全公开、透明、去中心化的体系。它很难被操纵,不代表任何人和公司的利益。反观Libra,其所描绘出的愿景是创造出一个全球非主权数字稳定币,让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都能轻易地进行支付和结算,这无疑将撼动全球金融体系,抢各国央行的饭碗。“比特币在生态、技术和监管上均衡发展齐头并进,而Libra严重偏科,在生态科目上考满分,在技术上优良,可是在合规方面却得零分。” 蔡凯龙称。

Libra如何通过合规关?蔡凯龙建议,应利用生态和技术的优势,取得监管的理解和信任,减少合规阻力。例如与Libra脱钩,尽量淡化脸书的中心地位;以对数字货币最为开放的国家作为突破口;先实现限制性的生态,规定特定授权用户才能使用;先从比较容易的平台内部支付开始做起,逐渐扩展至跨境结算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