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胡润榜背后的白酒江湖

胡润榜背后的白酒江湖

蒋政

万亿元市场容量的白酒行业,造就了多位百亿身家的酒企老板。而在财富榜单排名不断切换的背后,白酒行业的发展逻辑也趋于明晰。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最新公布的胡润百富榜白酒行业上榜企业家名单中,有3位身家超百亿元,布局新零售的企业家数据抢眼。而以区域白酒品牌为主业的企业家,身家则出现缩水。

“鉴于大多数白酒生产企业为国有企业,上述榜单并不能体现当下白酒行业全貌。但以此数据也可大致窥得我国酒水行业的发展脉搏。”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酒业流通变革

最新的2019年胡润百富榜单显示,15家白酒企业上榜。华泽集团董事长吴向东、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以及劲牌董事长吴少勋的身家均超百亿元(分别为165亿、135亿和110亿),且三位企业家身家涨幅巨大(分别为94%、59%和29%)。

值得注意的是,壹玖壹玖酒类平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1919”,股票代码:830993)董事长杨陵江以30亿元的身家首次登榜。而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在2016年曾登上榜单。

“吴向东、杨陵江以及郝鸿峰三人都出现在这个榜单上,印证了中国白酒流通领域蕴含的市场潜力。”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王新国告诉记者。

国金证券研报显示,我国酒类流通行业规模2017年为1.27万亿,未来在1.1万亿元~1.2万亿元,进入成熟稳定期。而电商渠道渗透率偏低,在O2O深化后仍有提升空间。

吴向东持有的华致酒行(300755.SZ),杨陵江持有的1919以及郝鸿峰掌舵的酒仙网,都是白酒流通领域在新零售方面的佼佼者。公开信息显示,华致酒行今年1月登陆A股;1919为新三板企业,在2018年获阿里巴巴融资;酒仙网则已经从新三板摘牌,未来谋划IPO。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中国白酒流通渠道的变革。在禁止三公消费后,白酒团购渠道萎缩,拥有大量零售网点的连锁酒业形成渠道品牌效应。而互联网的崛起又改变了整个生态,白酒销售渠道逐渐扁平化,酒类垂直电商崛起,且酒企自建电商平台,传统白酒经销商受到冲击。

在探索酒水新零售的过程中,上述酒企走在前列。华致酒行在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接近3亿元。在上半年,其营收接近20亿元。1919上半年营收为24.47亿元。

不过,与白酒生产企业不同的是,白酒流通领域并无巨无霸企业出现,百亿门槛始终无人打破。

在王新国看来,流通领域是白酒行业重要的组成部分,伴随着整体渠道升级以及环境的改变,未来几年会有几家企业突破百亿元营收。

国金证券上述研报提到,2017年酒类电商行业规模 840 亿元,渗透率 6.62%,预计未来规模达到千亿元以上,渗透率 8%~9%。“国内经销商目前格局仍然分散,在国内电子商务发达的条件下,可以产生超大型的O2O 垂直电商。”该研报提道。

“未来酒类将不再有线上线下之分,融合是趋势,所以新零售会逐渐取代传统经销体系成为主流。对于酒类流通商而言,尽快完善自身产品结构,实现管理技术的信息化改造,加强与强势酒企的市场基础信息化布局,开发创新型产品是未来重要的发展机遇。”白酒专家蔡学飞表示。

尽管多位入围榜单的白酒企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刻意保持低调,并未就榜单排名等相关问题作出回复,但在一轮轮的变化中,其个人财富不断上涨已成不争的事实。

区域酒企的突围战

区域酒企的生存现状,在榜单中亦有体现。记者注意到,区域酒企青青稞酒董事长李银会的身家在这几年缩水较为明显。最新的榜单显示,他的个人财富为40亿元,与去年持平。而在2015年,他的个人财富值为80亿元。

这与其背后的主业经营情况大致相符。在多数上市酒企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青青稞酒的业绩显得比较挣扎。最新公告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预计下滑60%至70%。该公司承认“对消费者消费趋势把握不到位”是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稻花香酒业董事长蔡宏柱身家缩水4%,迎驾贡酒董事长倪永培身家增长7%。这较汪俊林以及吴少勋的身家增长速度(分别为135%和110%)逊色不少。

在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看来,白酒行业分化日益明显,区域白酒的处境愈发艰难。上述区域酒企领导人的个人财务状况也客观反映了这一事实。

与此同时,控股宋河酒业、河南省老子酒业、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茅渡酒业等多家酒企的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已经从胡润榜单中消失。随着其主业辅仁药业出现暴雷,业内也传出宋河酒业遭遇大股东抽血、自身停产的声音。

记者注意到,此前斥资布局地方酒企的业外资本退出趋势明显。10月15日,天音控股发布公告称,转让旗下白酒资产江西章贡酒业95%的股权。在此之前,天音控股已经布局酒水业务超20年。另外,维维股份选择剥离枝江酒业和贵州醇,联想将旗下酒水资产打包出售给老白干酒,海航集团卖掉贵州怀酒60%股权。

朱丹蓬表示,资本追求短平快,业外资本进入酒水行业的初衷是垂涎酒水充沛的现金流,如果这个诉求不能得到满足,选择退出就很正常了。

“借助业务资本,酒企能够快速实现扩张以及品牌影响力的提升,同时规范化运营有利于企业综合竞争力的提高,但是在此过程中,要激励避免出于资本投机目的的控股行为。另外由于现金流充裕,要避免企业成为资本的炒作工具,甚至是提款机,这对于一些历史悠久的地方名酒尤其重要。”蔡学飞表示。

不同的是,全国性酒企以及泛区域龙头酒企在这一轮竞争中收获颇丰。汪俊林以及吴少勋个人财富增速明显。尤其是汪俊林,其掌控的郎酒集团有望在2020年登陆资本市场,届时其个人资产会进一步提升且排名靠前。而茅五洋、汾酒、古井贡等企业在近两年业绩均呈现较快增长。不过,上述企业多为国有企业,胡润榜单并无体现。

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记者,胡润百富榜单并不能完整呈现当下白酒江湖的全貌。不过随着名单人员的变化,也能窥得当下白酒行业的发展趋势。

“对于区域白酒来说,摆在面前有两条路。一个是持续全国化布局,做高产品结构,实现企业的全国品牌影响力;另一个就是寻找差异化路径,借助新零售、白酒酒庄等模式开辟新赛道,从消费者层面开展新一轮的品牌与品类教育。”蔡学飞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