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兼利型”企业才能走得更远 访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

  “兼利型”企业才能走得更远 访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

  张硕、童海华

  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5月,是宝马集团与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的合资企业。2018年10月,在华晨宝马成立15周年之际,股东双方将合资协议延长至2040年,业务涵盖BMW品牌汽车在中国的生产、研发、销售、售后服务以及采购。

  华晨宝马在辽宁省沈阳市配有先进的生产基地,并连续13年成为沈阳最大纳税企业。其中,华晨宝马沈阳市铁西工厂是宝马集团在全球的第25家工厂,拥有现代化汽车制造的完整四大工艺:冲压、车身、涂装及总装。值得一提的是,宝马铁西工厂在2017年正式获批的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这在国内汽车行业尚属首家。

  9月,华晨宝马在沈阳市铁西工厂发布了《华晨宝马2018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作为高端个人出行领域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华晨宝马希望将与业务发展相关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与各业务领域深度融合,为之贡献最大价值,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围绕“可持续发展框架”及企业社会责任等相关问题,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博士。

  “兼利型”企业要考虑利益相关方

  《中国经营报》:之前从你们的供应商那里了解到,为了能更大程度地减排,你们对轮毂的一些工艺进行了改造,但这会导致成本上涨,在中国社会,我们称这样的企业为“兼利型”企业。在你眼中,“兼利型”企业需要具备什么?

  魏岚德:在我看来,想要做“兼利型”企业,就要在发展过程当中学习好和平衡好盈利和社会责任的关系。BMW长期以来一直秉承的一个原则,就是考虑的不只是股东的利益,还要考虑各个利益相关方的利益。这在BMW是一个长期的传统。

  除了股东以外,我们还重视另外4个利益相关方。首先是我们的客户。因为我们一直是一家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如果客户对我们的产品或者服务不满意,我们的企业就不会取得长期的成功。同时,我们一直是一家“以人为本”的企业。我们关注员工,我们也一直相信,只有最好的人,才能创造最好的产品、最好的服务,才能造就一家成功的企业。

  另外,我们还关注商业合作伙伴,包括供应商、经销商等。这些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方。我们的产品大部分都是通过经销商进行销售,他们在一线和我们所有的客户接触。所以,我们非常重视这些商业合作伙伴,我们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为商业合作伙伴带来价值,兼顾他们的利益,和他们共同发展。

  最后一个利益相关方,是我们的全社会、我们的大众、我们的环境。我们不管在什么国家、什么文化、什么社会当中从事生产和经营,始终要保护当地的文化,保护当地的环境,保护大众的健康,这些也是当地政府的目标。我们一直在关注中国政府所设定的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企业的发展目标也是和所有这些当地社会的发展目标深度对接的。

  《中国经营报》:增加成本势必会影响利润,宝马如何平衡企业利益和社会利益?

  魏岚德:不可否认,兼顾好这些方面,可能在某一个时期内,会对利润产生一些短期的负面影响,但是我们是着眼长远的企业,我们相信全面兼顾好这些工作,一定会使我们获得长期的、更加巨大的成功。我们发现,正因为我们很好地兼顾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使我们在商业领域一直以来都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企业。

  比如,我们的零部件目前成本可能在短期内看上去会高于其他供应商提供的零部件,但我们相信日积月累,这会转化成为长期的财务方面的成功。因为我们的顾客眼睛是雪亮的,我们所有的消费者跟我们追求的是一样的,他们希望拥有最高质量的产品,他们希望在车上用上最环保的零部件,他们也希望有社会责任的供应商在为BMW或者华晨宝马提供这些零部件。

  《中国经营报》:有别于之前的“在中国,为中国”,近期华晨宝马开启了“在中国,为中国,为世界”这一新战略,这背后的思考是什么?

  魏岚德:之前的“在中国,为中国”,是我们长期以来通过本土化战略为中国市场打造了很多、很好的国产化产品和服务,当然其中也有少量的产品出口。但随着华晨宝马生产体系的全面提升,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华晨宝马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这就是“在中国,为中国,为世界”。我们现在非常有信心能够通过以沈阳基地为量产中心,把我们的产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下一步的目标,也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只为一个国家生产产品,只需要满足一个国家的要求和标准,但为世界很多市场打造产品,就需要同时满足世界各地对于产品的不同要求。

  随着华晨宝马的发展,我们培养并强化了在中国的供应商网络。此外,我们还增加了在中国的研发投入,尤其是在A.C.E.S战略(自动化、互联网、电动化、共享化/服务化)方面。在北京、上海和沈阳的研发中心,越来越多的研发工作不只是服务于中国市场,更是为全球市场服务。下一步自然而然的,作为我们的战略组成部分,我们会把在沈阳生产的产品出口到世界各地。从“在中国,为中国”到“在中国,为中国,为世界” 是华晨宝马的升级战略。

  可持续发展与智能制造并不矛盾

  《中国经营报》:在目前智能化浪潮非常火热的情况下,华晨宝马怎么在智能化制造商体现可持续发展?

  魏岚德:我们一直追求的是靠技术创新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在整个工厂生产环节当中,涂装车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它是生产中耗电最多、排放最多的车间,我们需要不断改进工艺,开发一系列新技术降低对环境的影响。我们的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达标率名列在华合资企业第一位。通过一点一点的最新科技升级的应用,能耗才能够逐步下降。

  除排放量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水资源消耗。中国也是一个缺水的大国,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愿景,希望能够实现工厂废水百分之百的循环利用:将生活生产产生的污水,处理之后能够变成干净的、可以循环利用的水。既减少了我们的水资源消耗量,也减少了污水排放对环境造成的影响,这也需要通过先进的技术创新实现。

  《中国经营报》:华晨宝马在中国有将近400家供应商,你们对供应商除了制定筛选标准之外,还做出哪些相关的帮助,让供应商贯彻你们“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魏岚德:截至2018年底,我们在中国有378家合作供应商,其实从跟他们合作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会给他们提供大量的帮助和技术方面的支持。我们内部有非常庞大的各专业领域的技术团队,我们可以帮助这些供应商在为我们供货之前,给他们提供技术的指导和改进的意见,我们会判定哪些是不可以接受的、必须接近既定标准的,之后供应商会进行不断的改进,直到我们可以接受为止。

  当然也有一些领域是我们内部不具备这样的知识或者能力帮助供应商的,我们就会请外部的咨询顾问公司,为这些供应商提供技术指导,帮助改善他们的工艺,最终达到我们的既定目标。我们一直致力于并积极践行与供应商合作,共同改进,最终能够使我们共同实现在各方面的高标准。

  关于我们的经销商可持续发展的问题。除了生产领域以外,我们也在投入大量的资源用于推动经销商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很多年以前就提出了5S经销商认证计划,在传统4S(整车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和零配件)的基础之上加了一个S,第5个S就是可持续发展理念。我们为经销商设定了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比如大楼能耗、经销商展厅的节能减排等一系列评价认证标准。

  不会量化可持续发展对短期利益的影响

  《中国经营报》:具体到新能源汽车领域,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国,从可持续发展角度来讲,华晨宝马在这个领域里的表现和贡献是什么?

  魏岚德:2018年,我们在豪华电动出行领域继续担任领跑者角色。新能源产品在过去5年中,我们已推出5款新能源汽车,其中一款是纯电动车型,4款是插电混合动力车型。

  同时,我们积极推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生产,推动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生态系统的构建和发展。这本身就为二氧化碳减排,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做出了我们的贡献。我们发现,年轻一代消费者除了关注产品本身以外,越来越关注这个产品中所融合的企业社会责任。作为高端个人出行领域产品和服务提供商,我们不仅致力于提供最优秀、最高质量的产品,更要满足消费者对于企业责任的需求。在此过程中,所有的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目标也都能实现。

  《中国经营报》:华晨宝马是否会将可持续发展对短期利益的影响量化?

  魏岚德:我们并不会统计这项数据。比如说,如果我们没有做这项投资,我们能省多少钱,或者我们有了这项投资能够帮助我们转化成为百分之多少的投资回报率,从华晨宝马内部角度讲,我们不会按照这样的思路去考虑问题。

  从我们改造涂装车间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市场当中去筛选成本最低的涂装工艺,这个不是我们做事的方式。我们会寻找我们认可的涂装车间的工艺流程背后的成本。比如一个要10个亿,一个要5个亿,我们就会看5个亿和10个亿当中的差别,我们就会问“我们愿不愿意为了省那5个亿而牺牲环境?”当然所有的答案都是“不愿意!”这才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这是一个理念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成本或者回报率核算的问题。

  我也是一个很喜欢进行统计分析的人,但我们内部从来不做这样的分析。

  深度 企业应当承担更大社会责任

  “兼利型”企业是指在经营过程中把承担社会责任作为增强竞争力的方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金碚指出,企业对外承担社会责任仍然经历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企业赚钱与慈善大体分开,最早企业的唯一目标就是赚钱,但是赚到钱之后,会做慈善,比如李嘉诚就是这方面很典型的案例,这也是最早的关于社会责任的思想。

  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更多的企业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即一个有社会责任的企业如何将其经营目标或者经营行为与其社会责任的目标相契合?也就是说,不是我成功了之后,我才承担社会责任,而是我在经营的过程中就把社会责任作为我增强企业竞争力的一个方法。这也是企业对外承担社会责任第二个阶段的核心问题。

  华晨宝马就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践行者。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博士认为,“为公司承担合同规定以外的风险(即所谓‘剩余风险’)并有权取得‘剩余收入’(即公司盈利)的,不仅是股东,还应该包括公司员工、零配件供应商、产品销售商、企业所在社区居民,乃至整个社会在内的其他利益相关者,即公司不但要对股东负责,还要对其他利益相关者负责。营利性的商业企业除了努力实现企业利润和股东收益的最大化,还要把承担社会责任作为自己的重要经营目标。”

  当今,在实际社会矛盾的冲击和社会思潮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接受了企业应当承担更大社会责任的理念。许多企业的愿景由实现股东价值的最大化向实现所有利益相关者的价值最大化转变,把承担社会责任提升到企业经营目标的重要地位,并逐渐成为新的企业文化潮流。

  臧永兴是天津立中集团董事长,他所在的天津立中集团和另外300多家企业一样,都是华晨宝马的零部件供应商。成立于1995年的天津立中集团是国内最著名的轮毂生产企业之一,年产能达1850万只轮毂,不仅为华晨宝马提供产品,也是诸多汽车品牌的供应商。最近,天津立中集团正与华晨宝马共同改进工艺开发新产品。新品可以大大减轻轮毂的重量,从而降低整车重量,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但是成本要比传统产品高出很多。

  “华晨宝马不只考虑自己的成本,还考虑全球的可持续发展。”2019年9月9日,臧永兴在出席“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2018年可持续发展报告”发布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自2014年起,华晨宝马已经连续6年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报告内容亦日臻成熟,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华晨宝马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如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博士所说,“华晨宝马坚信,可持续发展是成功未来的必经之路。”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 张硕 童海华 采写

  老板秘籍

  1.华晨宝马如何平衡企业利益和社会利益?

  不可否认,兼顾好这些方面,可能在某一个时期内,会对利润产生一些短期的负面影响,但是我们是着眼长远的企业,我们相信全面兼顾好这些工作,一定会使我们获得长期的、更加巨大的成功。我们发现,正因为我们很好地兼顾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使我们在商业领域一直以来都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企业。

  比如,我们的零部件目前成本可能在短期内看上去会高于其他供应商提供的零部件,但我们相信日积月累,这会转化成为长期的财务方面的成功。因为我们的顾客眼睛是雪亮的,我们所有的消费者跟我们追求的是一样的,他们希望拥有最高质量的产品,他们希望在车上用上最环保的零部件,他们也希望有社会责任的供应商在为BMW或者华晨宝马提供这些零部件。

  2.是否会将可持续发展对短期利益的影响量化?

  我们并不会统计这项数据。比如说,如果我们没有做这项投资,我们能省多少钱,或者我们有了这项投资能够帮助我们转化成为百分之多少的投资回报率,从华晨宝马内部角度讲,我们不会按照这样的思路去考虑问题。

  从我们改造涂装车间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市场当中去筛选成本最低的涂装工艺,这个不是我们做事的方式。我们会寻找我们认可的涂装车间的工艺流程背后的成本。比如一个要10个亿,一个要5个亿,我们就会看5个亿和10个亿当中的差别,我们就会问“我们愿不愿意为了省那5个亿而牺牲环境?”当然所有的答案都是“不愿意!”这才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这是一个理念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成本或者回报率核算的问题。

  我也是一个很喜欢进行统计分析的人,但我们内部从来不做这样的分析。

  简历

  魏岚德博士,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博士拥有在宝马集团工作30年的丰富管理经验。他于1989年在德国雷根斯堡大学完成博士学业后即成为宝马集团的一员。在其职业生涯早期,曾负责财务控制、销量和价格规划、企业战略规划及美国的MINI项目等工作。2005年以来,魏岚德博士先后担任宝马集团财务控制、发动机供应链及间接采购等业务的高级副总裁。2016年,魏岚德博士正式接任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