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聚焦细分市场龙头 光大银行加大高端制造投放

  聚焦细分市场龙头 光大银行加大高端制造投放

  杨井鑫

  自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后,稳定制造业投资和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企业中长期融资被作为了当前一项重要金融工作。央行、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部委针对制造业投资形势陆续开展调研,一系列的利好政策也在陆续推进中。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也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体现。为了响应国家政策,落实金融脱虚向实,商业银行纷纷加大了对制造业的信贷投放,助推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

  以光大银行为例,该行在深圳与12家重点支持制造业民企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截至今年9月末,光大银行对民营企业表内人民币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速高于全行表内人民币贷款增速,民营企业授信客户数较年初增速高于全行授信客户数增速。在持续支持民营企业的基础上,近年来,光大银行又进一步加大制造业信贷投放。仅此次签约的12家民营制造业龙头企业今年在光大银行的授信总额就已超过200亿元,其中73亿元是在贯彻落实中央政治局会议“稳定制造业投资”决策部署之后新增投放。

  前瞻性布局:制造业和民企“两手抓”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位列第一。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制造业从根本上决定着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

  从世界格局看,国际产业竞争博弈的焦点在制造业。中国制造业经历了多年来的高速增长,早在2009年就是制造大国,但是却并非制造强国。目前,国内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不足,供给无法精准匹配需求。为了满足国际竞争和适应国内消费升级,制造业加快高质量发展成为一种必然趋势。

  毫无疑问,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而支持制造业也是目前金融机构所肩负的一项重要社会责任。今年下半年,监管频频发声要求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制造业力度,这也让信贷市场的焦点再次集中在了制造业上。

  近日,光大银行与晶科能源、恒力集团、三一集团、江苏阳光、双良集团、盛虹集团、威高集团、特变电工、宁德时代、格林美合力泰、金光纸业等12家制造业民营企业在深圳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光大银行副行长孙强表示,该行依托全牌照优势,通过协同联动和管理创新,强化综合化经营,以“产业+金融+科技”的模式为基础框架建立协同运行机制,满足制造业民企的一体化需求。

  光大银行方面认为,加强对先进制造业的前瞻性布局,将有利于抢占未来产业竞争的制高点。此次签约的12家企业均为民营制造业企业,侧面反映了银行对于制造业和民营经济采取了“两手抓”。

  信贷门道:“高质量”与“三个聚焦”

  在引入金融活水,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高质量”是此次金融扶持实业的关键。

  为何光大对民营制造业龙头企业加大信贷投放?这些企业是如何得到光大银行青睐的呢?

  光大银行人士透露:“这一轮授信是有策略的,并非盲目投放。在对高端制造业支持过程中,光大一直在讲自己的故事。”

  上述光大银行人士介绍,光大银行对高端制造业的授信有三个聚焦,分别在细分领域、创新领域和工匠领域。“一些制造企业在细分行业是龙头,能够在差异化市场中体现出竞争力。”

  同样,“创新领域”和“工匠领域”也是衡量一家制造企业竞争力的标准。不论是企业拥有创新技术或是在行业中达到了“工匠大师”的程度,企业的价值和未来发展空间更大,也是银行授信的重要条件。

  重构金融生态:高端制造带动基础配套

  在商业银行加大对制造业资金投放的同时,信贷风险也成为市场比较关注的话题。

  “高端制造和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并不意味着风险,而是一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光大银行深圳分行人士认为,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角度看,当前国内低端制造业严重过剩,这类信贷的风险很高,银行在信贷投放中也需要避免重复性建设带来的过剩加剧。高端制造市场需求大,多数供给不足,银行信贷风险实际上很有限。

  合力泰集团资金总监钟晓良认为,高端制造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科技密集型和设备密集型的产业。“以前的制造业大而不强,多而不精,这与市场的需求越来越远。以电子行业为例,现在市场的需求越来越高端,很多缺乏技术的小企业不具备能力满足这类需求,产能跟质量更不用说,这本身就形成了一个门槛。”

  “高端制造拥有技术和市场,其银行授信的风险也就相对要低。如果这些企业的生存都难了,那么整个产业能幸免的就更少了。”钟晓良表示。

  光大银行八卦岭支行行长韩鹏表示,传统制造业的信贷是单体授信,也就是逐个大企业和小企业去做业务。很多小型制造企业原本生存能力较弱,这种分散的授信模式导致了贷款不良率比较高。如今,光大银行在对制造业的授信上也进行了一系列创新,用供应链的方式重构了制造业的金融生态,通过对龙头企业和核心企业的支持,带动产业链上的中小微企业。

  “高端制造的发展是产业核心,基础制造业的主要功能则是高端制造的配套。”韩鹏认为,高端制造企业的供应商通常有成千上万家,金融活水将由供应链辐射到基础制造中去,将整个制造业的供应链盘活。

  事实上,作为实体经济的主体,制造业的转型和高质量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尤其需要金融在背后的支持。钟晓良认为,银行与企业是鱼水关系,越是环境不景气的时候越需要银行能够提供支持。合力泰与光大银行合作,看中的是其金融产品比较丰富,能够根据企业的需求来做,包括商票保贴、中票、流贷等等。

  “如果企业资金没有保障,市场上的很多机遇就只能放弃。相反,资金问题解决了,企业在研发和接订单时才会更有信心。”钟晓良表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