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非标“扩围” 央行剑指监管套利

  非标“扩围” 央行剑指监管套利

郝亚娟、张荣旺

近日,央行发布《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这是继资管新规发布以来,对标准化债权资产及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以下简称“非标”)认定的进一步明确细化,消除了资管新规遗留的“不明确地带”。

根据《认定规则》,此前市场关注的认定有分歧的资产均被明确划定为非标。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认定规则》对不同银行影响差异较大。对于资产规模较小的银行来说,其投资非标的额度“所剩无几”;而对于大中型银行而言,投资非标仍有较大“施展空间”。另外,随着理财子公司的陆续成立,理财子公司无论在监管政策、净资本管理以及非标投资能力上更具优势,未来或将成为非标市场的“主力军”。

  “非非标”明确为非标

日前,央行官网发布《认定规则》,明确将此前存在认定分歧的“非非标”划至非标之列。

根据《认定规则》,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凭证、上海保险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等金融产品,均为非标。而这部分资产在此之前,并未明确认定,业内俗称“非非标”。

《认定规则》发布后,引起业内较大关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类“非非标”既能提供较高的收益率,同时不受非标投资的限制条件约束,因此深受银行“青睐”。不过,《认定规则》发布后,“非非标”的“野蛮”扩张之路将难以为继。浙江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坦言,“我们本来(投非标的)额度就少,现在几乎一下就满了。”

另一资深银行人士也表示,今年以来很多小银行已经不投非标了。

天津某农商行资管部人士告诉记者,“我们不投非标了,目前主要关注信用债。”

根据资管新规及其配套文件的要求,商业银行全部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也不得超过本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

相比之下,资产规模较大的银行在投资端更有选择空间。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告诉记者,“目前《认定规则》对我行暂无影响,我行还有非标(投资)额度。”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指出,非标认定从严后,对于不同的银行而言,可能存在一定差异化的影响,对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来说,由于客群基础较大,非保本理财规模也大,可以以公募形式在非标配置上多做回旋,即使在非标限额管理下,协调压降超标的手段也相对充足。

而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将可能受到一定的冲击。王一峰认为,第一,中小银行理财客群基础小,调整为合规产品对接非标难度偏大;第二,即使非标类信贷资产对接表内同业资金,中小银行也同样会受到近期出台的“授信集中度”“非信贷类资产风险计提”“同业资产规模占比控制”等约束,将挤压其通过非标进行监管套利的空间。

从整体市场来看,《认定规则》发布后,信用扩张或受影响。天风证券研报指出,按照资管新规要求,非标产品期限较长且要求期限匹配,而发行长期限产品难度较大;此外,非标对理财子公司的资本占用较高,规模受限,“非非标”被明确为非标,未来规模或下降。预计随着表外理财业务转型,理财投资的非标规模将出现一定下降。

理财子公司引关注

根据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银行非保本理财存续余额为22.18万亿元,其中非标占比17.02%,规模合计3.78 万亿元,距离35%的上限要求还有一定空间。

记者了解到,随着理财子公司的陆续开业,理财子公司是否将投资非标、投资多少规模成为业内关注的重点。

按照银保监会9月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要求,非标均按照评级、担保方式分别设定1.5%、2%和3%的风险系数进行设定,而标准化资产不消耗资本金。

交银理财总裁金旗日前对记者表示,“以交银理财为例,注册资本80亿元,目前还有很大的非标投资空间,如果初步按照1.5%的风险系数倒推,约可投资3000亿元~4000亿元规模的非标。”

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也曾公开表示,非标或另类投资永远是资产管理一个很重要的方向,考虑到非标较大的资产权重,光大理财希望把非标投在“刀刃上”。

“非标过去曾经是商业银行理财的‘压舱石’,未来仍将会是,而且理财子公司投资非标相对更具优势。”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如是说。

周毅钦进一步分析称,在监管政策方面,理财子公司在非标的监管政策层面有一定放松。从上市银行2018年年报的测算结果来看,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规模仅与理财产品净资产相挂钩后,非标投资规模上限会有较为明显的提升,有助于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但仍然受制于资管新规对于非标期限匹配的要求。

而在净资本管理方面,多数理财子公司基本不存在净资本缺口,特别是国有大行资本充裕且安全垫相对较厚,但部分股份行可能几年内存在净资本缺口。未来,理财子公司在展业过程中或需要控制非标规模占比,因此就“要把非标额度用在刀刃上”。

此外,就非标投资能力而言,理财子公司承袭商业银行体系内的信贷文化,在尽职调查、信贷审批、投后管理上确实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同时,各地区分行还可以源源不断地向理财子公司输送“非标项目”。综合来看,理财子公司无论从非标项目的获取能力还是项目经验都具有优势。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