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加盟商百万欠款难追回 鱼乐贝贝“加盟圈套”何时了?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加盟商百万欠款难追回 鱼乐贝贝“加盟圈套”何时了?

本报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一家卷入百余起合同纠纷、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经营执照被注销、法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司,为何还在继续经营?

日前,多位加盟商向《华夏时报》记者爆料称,婴幼儿游泳水育早教品牌北京鱼乐贝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鱼乐贝贝”)加盟前涉及虚假宣传、加盟模式问题重重,这使得他们赔得血本无归,直接导致了多家鱼乐贝贝加盟店老板“跑路”、千名消费者受到波及。

当这些愤怒的加盟商以“合同纠纷”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胜诉时,他们绝对想不到这只是踏出了漫长“讨钱”路的第一步。由于鱼乐贝贝公司账户上分文没有,他们迟迟拿不到自己的赔偿,与此同时,新“上钩”的加盟商正在源源不断地将加盟费私下汇入鱼乐贝贝经营者的个人账户。

一位鱼乐贝贝前加盟商张先生收集的资料显示,仅他身边就有26位胜诉的加盟商,共计332万元欠款难追回,平均每人13万元。

  经营模式“就是一个圈套”

在加盟前,鱼乐贝贝承诺加盟商会根据店铺周围消费水平、环境等进行市场调查与定价指导,即所谓的“同城不同价”。但是,在实际经营中这个承诺往往得不到兑现。张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鱼乐贝贝有询问你店铺的地理位置、环境,假装说帮你研究一下价格,到最后我们才发现所有人加盟以后鱼乐贝贝都发的是同一张价格表。”

并且,张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鱼乐贝贝在加盟时都会强调其特有的“1对1模式”。简单来说,就是一位水育老师在1小时内仅为一个孩子服务,这样使得每个孩子能够得到最优的照料,保证服务质量与用户满意度。

这种模式只是“听起来美好”,实际执行中问题重重。“之前我们加盟的时候,觉得1对1模式确实很好,我们也带孩子去体验过。他们也说全国只有鱼乐贝贝在做这个1对1,做高端服务,后来实际经营才发现1对1模式根本就是骗人的。”张先生说,“你看一个老师一次只能接一个小孩,一天8个小时,最多也就接8个孩子,还不包括上厕所和喝水的时间,因为每个小孩下水游泳就半个小时,还有辅助按摩,最快的也要40分钟。那你说我要招几个老师?5个老师的话我的成本就很高。”

张先生表示,“像北京我们也去了解过了,北京有一家店赔了50多万,到现在1分钱没拿回来。鱼乐贝贝在宣传中说到的北京那几家所谓的直营店,现在全部都是在亏本。”

在这种高成本的经营模式下,鱼乐贝贝还要向加盟商索取系统使用费、保证金等种种款项,并要求加盟商在开业的时候以低价做活动,打开销量。某前加盟商告诉本报记者,“鱼乐贝贝的经营模式就是一个圈套”。而这个“加盟圈套”正在让越来越多的老板跑路、消费者退款无门。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2018年底至今,仅北京一地,就有北苑店、北辰店、定福庄华联店、活力东方店、清河营东路店、兴隆家园店等9家鱼乐贝贝加盟店突然闭店,千名消费者退款无门。而放眼全国,鱼乐贝贝因经营不善而倒闭、老板跑路的加盟店遍布北京、南昌、成都、唐山等地。

  加盟合同沦为空文

欠款无法追回

而让张先生选择起诉鱼乐贝贝的原因是,合同中的“商圈保护”条款根本没得到执行。鱼乐贝贝的商圈保护条款写明,将保证加盟店直径2公里内没有其他的店铺。但据张先生描述,自己店铺附近很快就开了一家新店。

“我们请了第三方测距机构,两家店实际距离才几百米,两家的会员有很大一部分是重合的,互相竞争。”张先生说。由于每家店铺享有定价的自主权,自己的店铺租金较贵,所以定价比另一家单次游泳费用高出30元左右,这种价格差对自己的店铺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

起诉后不久,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定张先生方胜诉,鱼乐贝贝需要赔偿张先生及另一家店12.2万元以及10万元。张先生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未想到这只是踏出了漫长“讨钱”之路的第一步。

法院告诉张先生,因为鱼乐贝贝公司账户上无钱,所以无法执行,需要张先生自己寻找鱼乐贝贝的财产线索再告知法院执行。

执行裁定书显示,“经全国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可供执行的互联网存款、无不动产登记信息、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无分支机构及对外投资信息。现本院已将被执行人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经调查,被执行人已不在注册地址经营,并将上述查询和调查结果告知申请执行人。同时告知了申请执行人本院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依据及法律后果。申请执行人未能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下落及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线索,并同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鱼乐贝贝已收到54份开庭公告,102起法律诉讼,大部分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即与加盟商之间的官司。而就张先生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身边已有26位胜诉的加盟商,共计332万元欠款无法追回。

  加盟生意还在继续

而这些加盟商尤为愤怒的是,鱼乐贝贝在卷入百余起合同纠纷、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经营执照被注销、法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同时,还在继续做着加盟的生意。

张先生说,“多少人判决书拿在手上,根本就没有用,执行难的问题很严重。有的执行难是因为人家公司真的破产了,可是鱼乐贝贝它不是,它还在正常经营,前两个月,厦门还新开了一家鱼乐贝贝。你拿它也没办法。”

《华夏时报》记者拨通了鱼乐贝贝总部电话,询问是否可以加盟,客服人员称可以,并向记者强调,鱼乐贝贝是北京一个非常老的大品牌,目前已经在北京开了400多家店。想要加盟需要支付系统使用、员工培训、装修图纸提供、品牌方案运营支持等费用,打包价是25.6万元。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目前每天鱼乐贝贝加盟店办卡数可以达到4.2-5.6张,并称开业第一天做活动销售额就能达到26万元左右,相当于回本了一大部分。而经营6个月后,就可以完全回本。

当记者表示想去总部沟通加盟事宜时,该销售称现在总部在上海市杨浦区,在北京已经没有招商部了。

那鱼乐贝贝新“入坑”的加盟商缴纳的费用究竟去了哪里?为何公司账户始终空无一文?加盟商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这些加盟费都汇入了鱼乐贝贝经营者柳君的个人账户。而法院只能对鱼乐贝贝公司账户进行强制执行,无法冻结柳君的个人账户。

并且,鱼乐贝贝的微店目前仍在继续经营,仍在每天向加盟商推送毛巾、洗护产品等多款商品。

天眼查数据显示,鱼乐贝贝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为5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服务,经济信息咨询,家政服务,承办展览展示活动,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保洁服务,市场调查等。公司大股东为宋继武,持股比例达到99%。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