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P2P平台出路何在?清退仍为行业主旋律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P2P平台出路何在?清退仍为行业主旋律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单美琪 北京报道

P2P平台无风险出清仍是主旋律。

这些日子以来,伴随着P2P平台持续加快出清节奏之外,并无更多利好出现。

整个市场都处于漫长而焦灼的等待中。

前几日,曾有多方媒体报道称,备受关注的P2P监管试点有望启动,厦门地区的监管试点或将最先开启,时间最早会在10月底。监管试点的消息一经传出,吹皱一池春水,但随即并无更多解读。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未来监管试点的正式启动将进一步推动行业洗牌加速,后续行业内的两极分化将会更加严重。

那么,资产质量差、盈利能力弱的平台,被清退速度将会加快,再加上存管银行的加速撤离,尾部平台只能苦苦支撑,等待体面退场。

清退仍是主旋律

总体来讲,网贷行业重大利好仍未显现。

根据对接中互金协会信批系统的P2P网贷平台陆续披露的9月运营数据,在中互金协会信批系统接入的91家平台中剔除了部分问题平台、清盘平台以及待收在1亿元以下平台后,平台数量还剩余62家。

数据显示,统计在内的62家平台总待收持续下滑,2019年9月30日平台总待收余额合计4153.92亿元,较上月下降3.63%。此外,9月份有53家平台待收余额环比下降,占62家总平台数量的85.48%。待收环比上升的仅有5家,还有4家与上月持平。

由此来看,目前三降效果越来越明显,大部分平台待收余额持续下降,其中有48家平台待收余额已连续3个月下降。

网贷行业加速洗牌,清退仍为主旋律。一位行业资深分析人士向记者透露,“当前,北上广等部分大平台的网贷放贷量环比降幅超过50%,而小平台清退仍在继续,正常运营平台数据已经下降至642家。”

记者注意到,日前多方媒体报道称,P2P监管试点有望启动,但关于试点具体的名称、方案、步骤以及少量入围机构的标准,尚未最终确定,当前主导方向仍是风险出清。此外,有自媒体进一步推测,北京、厦门两地区的监管试点大概率会最先开启,其中厦门时间最早会在10月底。

对此,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监管试点的正式启动将进一步推动行业洗牌速度,后续行业内的两极分化将会更加严重。

李鹏飞进一步补充说,“那么,资产质量差、盈利能力弱的平台,被清退速度将会加快;而盈利能力强,资产质量好的平台,将会获得更多的生存机会。”

存管银行加速撤离

另一方面,自从去年网贷爆雷潮之后,网贷平台的风险已集中暴露,不少银行正在收紧或终止为网贷平台提供资金存管业务。

早前,新安银行连续发布了多条解除资金存管业务的公告,共解除了近30家平台的合作关系,从而引发业内关注。近日,有投资者称厦门银行与京东数科旗下的网贷平台京东旭航的存管合作已终止,又将大众视野拉回了存管银行本身。

9月末,厦门银行与网贷平台京东旭航的存管合作已终止,且仅仅一个月内,厦门银行已经与至少8家P2P公司终止存管服务。天眼查资料显示,京东旭航成立于2017年9月27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资本2000万元,法人代表为张雱。

另外,记者还注意到,京东旭航的母公司为天津大新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天津大新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是北京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京东数科)的全资子公司。

厦门银行是首批25家通过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测评的存管银行之一,上线初期该银行曾对接30家网贷平台,但今年以来,厦门银行已经陆续与10家平台停止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记者了解到,在上述停止存管业务的10家平台中,其中两家是因为存管服务银行变更迁移计划暂停,其余平台均为终止合作。目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已查询不到该行相关存管业务的具体信息。

“如果像旭航这样有着京东背景的P2P都要面临被存管银行终止合作的尴尬境地的话,那么其他平台的处境更可想而知。”北京一家网贷平台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行业内部也看得比较明白,目前平台的状态就是能退出的退出,能转型的转型,至于下一步怎么走,还在等待政策的明朗。”

诚然,自去年以来,清退大潮来势汹汹,而大部分平台都积极寻求出路,投身于不同程度的“自救”行动中,除了少数头部机构通过并购、入股等方式之外,多数平台都向助贷业务领域转型。

“备案一再延期,头部平台也在纷纷谋求转型,目前头部平台机构资金占比一再提升,P2P业务逐渐收缩,不少头部平台出现‘一标难求’的情况。”李鹏飞对记者说,“而更多的中小P2P平台却被挡在了转型助贷的大门外。”

关于助贷业务,此前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并实施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对助贷业务有所要求。

《通知》明确,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转型大军的日益庞大,为了防范风险,监管方面也不得不加强对这一业务模式的规范。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了《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京银保监发〔2019〕310号),其中对助贷模式要求,银行不得将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环节外包给合作机构;互联网保险平台不得参与保险业务的销售、承保、理赔、退保等保险经营或保险中介经营行为。

对此,业界认为,就助贷而言,上述要求对其真正意义上的影响的确十分有限,但是实际来看对业务开展的影响到底可以触及到哪种程度,还有待监管路径进一步清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