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半年亏损3.22亿的诺诚健华 正赴港IPO

原标题:半年亏损3.22亿的诺诚健华,正赴港IPO 来源:财华网

10月17日,国内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向联交所递表IPO。这意味着今年5月份市场流传“诺诚健华将在今年上市”之事被坐实。随着诺诚健华赴港递表,也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香港生物医药科技领域或将迎来新成员加入。

成立仅4年,半年亏损3.22亿元

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11月份,诺诚健华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

2016-2018年,分别在北京、南京及广州成立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并开始运用,主要从事生物医学研究及实验开发、技术开发及服务、自营或代理产品及技术进出口、企业管理咨询等。公司致力于发现、开发及商业化同类最佳及/或首创的用于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分子靶向药物并使其在全球商业化。借此,打造为具有强大的自主研发能力的综合生物医药平台。

据招股书显示(如下图所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诺诚健华发现并研发的候选药物就达九种。其中一种处于注册性试验的候选药物、两种处于临床试验I/II期的候选药物,其余六种处于IND(临床试验申请阶段)准备阶段的候选药物。诺诚健华作为一家小型的生物医药企业,能在4年不到的时间,发现并研发出九种候选药品,其发展创新势头可谓迅猛。

在候选药高产出的背后,是诺诚健华高研发投入结果的体现。截止2017-2019年上半年(如下图所示),研发费用分别为人民币0.628亿元(单位下同)、1.497亿元及0.948亿元,研发费用增速保持在双位数增长。据招股书显示,研发费用主要是研发人员的雇佣成本、研发人员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第三方合约成本、直接临床试验开支及其他增加影响。

受雇佣研发人员增加及其他行政开支增加影响,行政总开支也出现了递增态势。截止2017-2019年上半年,诺诚健华的行政开支分别为0.146亿元,0.175亿元及0.16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诺诚健华的业绩表现与国内大部分企业临床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无异。因公司大部分候选药均处于临床或申请阶段,以及受药品商业化进度较慢等因素影响,基本没有经营性利润收入。截止2017-2019年上半年,诺诚健华的营收分别为10.2万元、161.7万元及59.3万元,收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如下图所示)。

在收入微乎其微情况下,随着研发费用、行政及生产基地投建等开支与日俱增,业绩亏损也有增无减。截止2017-2019年上半年,诺诚健华净利润亏损分别为3.417亿元、5.54亿元及3.2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医药产品并未步入商业化阶段,平日运营资金主要来自于此前融资、政府补贴及其他贷款。

据招股书显示,在2016-2018年两年时间里,诺诚健华共有4轮系列融资,分别为A轮及B1-3轮系列融资合计为3480万美元、C轮系列融资为5500万美元及D1轮系列融资为1.805亿美元,累计融资金额约为2.703亿美元。

政府补贴方面,截止2017-2019年上半年,政府补贴分别为1040.3万元、1754.3万元及1617.2万元。

研发团队齐聚多位高端专业人才

虽然诺诚健华是一家年轻的生物医药公司,但其研发团队的实力不俗,吸引了国内外大批高端专业人才。团队核心成员来自世界500强企业,如辉瑞、百时美施贵宝、默克、强生、拜耳等国际顶尖药企的管理层,以及来自清华、北大的生命科学带头人等。

公司创始人、行政总裁兼董事会主席崔霁松,是普渡大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化学博士,也是前PPD旗下保诺科技总经理兼首席科学官、前美国默克集团心脏病学研发总监,崔本人在药物研发及开发领域拥有20年的经验;

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职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便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其履历及头衔财华社并不进行过多累述;

公司生物学及临床开发策略执行总监及股东赵仁滨,与施一公是夫妻关系。赵本人曾担任过强生公司(研发)的首席科学家及润诺药研生物学总监,拥有超过15年新药研发经验;

公司首席医学官徐志新,曾担任罗氏美国临床药理及转化医学中心高级总监,拥有近30年的新药全球临床开发经验 。

截至2019年9月30日,诺诚健华的药物发现约100名成员,其中20名拥有博士学位、41名拥有硕士学位;临床开发约50名成员,其中三名拥有博士学位、六名拥有硕士学位。

英才汇聚,绝非偶然

能将业界多名高端专业专业人才纳为麾下,为己所用。除了能者自身远大的理想抱负及爱好外,企业将利益与员工共进共享,才是21世纪留人之道。

与其他生物医药公司无异,诺诚健华采用股权关系。据招股书显示(如下图所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董事长崔霁松持有11.45%股权,赵仁滨及家庭成员持有15.34%,其他董事、高级管理层及雇员持有20.05%。

尾语:

通过上述对诺诚健华企业发展简单梳理,不难发现,从某种意义上讲,赴港IPO募集资金,无非是想加快候选药的商业化步伐及丰富新药发现及研究,以备分羹中国肿瘤药物市场千亿美元的发展红利。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随着大型医药集团及生物医药公司开始加码新药物的开发及商业化领域,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作为年轻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既没有强大医药集团做靠山,又没有强大的销售网络,如何能在百舸争流的新药物开发领域,走出自己的路呢?我们且看且行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