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我国国际收支继续保持基本平衡

我国国际收支继续保持基本平衡

来源: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 张沛

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我国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预计全年经常账户差额仍将处于合理区间,境外资本投资我国的意愿较强,跨境资本流动平稳运行具备市场基础。

国际收支总体平衡 对外资产负债结构优化

2019年以来,在贸易保护主义升级、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的外部环境下,我国国际收支总体平衡,外汇储备保持平稳,体现了较强的适应性和稳定性。

《报告》指出,2019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882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454亿美元,两者均呈现小幅顺差态势。

从国际投资头寸状况看,截至2019年6月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74427亿美元,较上年末(下同)增长1.6%;对外负债54175亿美元,增长4.3%;对外净资产为20252亿美元,下降4.9%。从对外金融资产方面看,国际储备资产余额为32252亿美元,增长1.8%,占对外金融资产总额的43%,仍居首位,但该占比为2004年公布国际投资头寸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外汇储备余额为31192亿美元,较2018年末的余额增加465亿美元。从对外负债方面看,外国来华直接投资28348亿美元,较上年末增长2.6%,继续位列对外负债首位,占比为52%。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投资收益为小幅顺差15亿美元,对外资产负债结构出现积极变化。其中,我国对外投资收益收入1208亿美元,对外负债收益支出1193亿美元。《报告》分析称,从资产端看,我国对外金融资产中储备资产占比近年来逐渐下降,民间部门持有资产占比增加。从负债端看,在我国经济结构升级、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来华直接投资回报率依然相对较高,吸引直接投资资金持续流入。同时,随着我国境内证券市场开放度增加和人民币资产吸引力增强,来华证券投资占比增加。

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 积极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

2019年以来,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国家外汇管理局出台多项措施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

一是扩大合格境外投资者总投资额度,并于9月取消投资额度限制。为满足境外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不断增长的投资需求,2019年年初,经国务院批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总额度由1500亿美元增加至3000亿美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总额度增加至19900亿元人民币,试点国家和地区增加至20个。截至2019年8月末,共有292家QFII机构获批1113.76亿美元投资额度,222家RQFII机构获批6933.02亿元人民币投资额度。同时,国家外汇管理局进一步优化基础额度内备案流程,提高备案效率,最短备案时间仅为一周,较好地满足了境外机构提高投资效率、把握市场机会方面的需求。

特别是2019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QFII/RQFII投资额度限制。今后,具备相应资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只需进行登记即可自主汇入资金开展符合规定的证券投资。对此,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一方面,境外投资者会增加中国股票和债券的配置规模,促进国内资本市场发展;另一方面,投资主体多元化也有利于推动国内资本市场建设,提高资本市场效率,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二是积极推动股票发行市场双向开放。2019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存托凭证跨境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存托凭证发行、存托以及跨境转换业务等所涉跨境资金管理要求,有力支持科创板红筹发行和“沪伦通”落地。2019年6月,华泰证券在“沪伦通”项下发行首只全球存托凭证(GDR),4家跨境转换机构顺利完成外汇登记,标志着股票市场开放实现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领域的重要突破。

三是支持外籍员工参与境内上市公司股权激励。2019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境内上市公司外籍员工参与股权激励资金管理办法》,外籍员工可凭业务登记凭证直接在银行办理相关资金划转和汇兑业务,无需事前审批,并可自主选择参与股权激励的资金来源。

《报告》强调,资本市场开放进一步扩大,吸引了更多长期资金进入我国金融市场,有利于我国国际收支平衡和金融市场发展。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末,外资持有境内证券市值较上年同期增长25%,其中持有境内股票市值增长28%,占A股流通总市值的3.8%;持有境内债券市值增长22%,占债券市场托管总量的2.2%。

  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 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2019年下半年,外部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但我国经济内部基础稳固,国际收支自主调节能力增强,有条件继续保持基本平衡。《报告》预计,全年经常账户仍将处于合理区间,有可能延续小幅顺差格局。同时,境外资本投资我国的意愿依然较强,跨境资本流动平稳运行也具备市场基础。

针对下一步工作,《报告》表示,一方面,保持外汇管理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进一步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比如,保障企业和个人等市场主体正常的用汇需求;稳妥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落实直接投资领域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完善QFII/RQFII,深化跨国公司资金集中运营管理;建立健全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满足不同主体的避险需求;完善外汇储备经营管理,保障安全、流动和保值增值。

另一方面,维护外汇市场稳定,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比如,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加强外汇市场监测预警,研究丰富宏观审慎管理工具箱,进一步增强外部冲击风险防控能力;继续严厉打击外汇市场违法违规行为,重点打击地下钱庄、虚假欺骗性交易等恶性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健康、稳定、良性的外汇市场秩序;不断夯实外汇管理工作基础,完善国际收支统计制度,强化非现场监管能力,建立健全数字化信息化监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