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金力永磁5个一字跌停 易方达、华安指数基金被动持有

日k线图

日k线图

这家公司怎么了?吃了一周的一字跌停板!解禁+套现双重打击,这些基金最受伤

练生亮 券商中国

涨得凶,跌得狠。

9月27日,金力永磁(300748.SZ)再次以一字跌停报收,全周5个交易日连续一字跌停,股价已由跌停之路开启前的63.09元跌至37.25元,最新市值为154亿元,较上周五收盘时261亿元的市值缩水107亿元。

这也意味着,短短一周之内,金力永磁就有超百亿的市值悄然蒸发。对比4个月前该股凌厉的涨势,真可谓涨也匆匆,跌也匆匆。

套现压顶,画风突变

金力永磁的跌停之路是从9月23日即本周一开始的,随后全周均封死一字跌停。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金力永磁之所以录得目前的跌势,主要是由解禁股东的减持套现施压而引起的。

根据公开信息,金力永磁9月20日发布关于部分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股份上市流通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此次解除限售股份数量为约2.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4975%,此次实际可上市流通的股份数量为约1.8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2410%。此次限售股份可上市流通日为2019年9月23日。

解禁潮来袭已令市场担忧,而解禁股东又及时送上减持“实锤”。根据金力永磁9月25日公告,持股6.1438%的股东深圳远致富海计划3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24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解禁潮袭,股价短时间承压,这在A股是较为常见的现象,不过,像金力永磁这么极端的情况确实不多见。”一位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说道。

在他看来,这一切还是与金力永磁前期的疯狂炒作有很大关系,如果没有前期炒作带来的巨大涨幅,解禁股东的减持或许也不会太急迫。以该股5.39元的发行价来算,即便是以最新的收盘价37.25元做对比,利润空间还是在6倍左右,况且当前迎来解禁的股东,其持股成本还极有可能低于每股发行价。面对如此巨大的利润空间,解禁股东的减持套现动能自然不言而喻。

有多疯狂就有多堕落

公开资料显示,金力永磁主营业务为高性能钕铁硼永磁材料及磁组件的研发、生产、销售。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80亿元,同比增长26.69%;实现归母净利润0.59亿元,同比增长12.88%;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0.54亿元,同比增长22.56%。

这虽然算得上是一份不错的经营数据,但显然并不足以将金力永磁包装成创业板的“明星”股。

金力永磁在2018年9月上市,上市之初曾有过抢眼表现,但随后迎来了超过半年时间的盘整。股价出现反转的节点在2019年5月。

2019年5月20日,习近平在江西考察调研,首先考察了位于赣州市的金力永磁公司,了解企业生产经营和赣州市稀土产业发展情况。

受此消息影响,当日二级市场资金生生将金力永磁直线拉板,随后9个交易日,金力永磁还录得8个涨停,股价也从20元一线直奔60元。

这一波凌厉的涨势之后,金力永磁经过震荡调整,但股价还是在6月12日创下了74.75元的阶段高点。以此计算,金力永磁的最高市值达到了308亿元,刚好是最新市值154亿元的两倍。

换句话说,3个月过后金力永磁的一半市值跌没了。

只是,当时又有多少投资者不知道公司的股票会在3个月后迎来大面积解禁呢? 

新近基金,伤心难免

被一字跌停的“闷棍”连揍,难过的不只有散户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同样“很受伤”。

根据金力永磁的最新财报即半年报数据,金力永磁的股东总户数为32519户,相比一季度的股东人数出现了大幅度增长。如果大部分股东没有在这轮暴跌前离场,那也意味着大约3万股东遭到“闷杀”了。

值得提及的是,金力永磁半年报公示的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了自然人股东陈世泽、刘玲、葛颖等新进外,其余7家股东全为新进的机构股东,包括1个信托计划和6只基金产品。

而6只基金产品中,持股数量最多的是易方达创业板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数量84.57万股,占该股流通股的比例为2.03%。另一只基金产品华安创业板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的持股数量也不小,其持股数为43.81万股,占该股流通股的比例为1.05%。

易方达基金曾“踩雷”保千里损失不小,华安基金则“踩雷”慧球科技备受关注,此番两基金共赴患难自然也够吸引人眼球的。

分析人士认为,金力永磁连续5个交易日一字跌停,且未出现放量趋势,跌势仍可能延续。该股9月27日盘后交易数据显示,卖出前五席位均为券商营业部,其中卖一中信建投深圳深南中路营业部卖出2559万元,卖二东吴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卖出1389万元,卖三海通证券厦门展鸿路营业部卖出1250万元。前期炒作资金显然还在夺路而逃。

投资者疯狂炒作带来股价暴涨,接着原始股东高位减持,股价严重下挫,导致接盘者“高位站岗”,这样的例子总是再三上演,但愿投资者能做到理性投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