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东阵营各走各路 康强电子何去何从

上海证券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股东阵营各走各路 康强电子何去何从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 吴正懿 ○编辑 邱江

执掌康强电子17年的董事长郑康定,时隔5年再度开启减持之门。

康强电子近日预告,郑康定及其控制的司麦司,拟在一定期限内合计减持不超过2.69%的股份。这位年届古稀的康强电子创始人,5年多前将实控人席位让予银亿系,后牵手私募泽熙谋划永乐影视借壳未果。如今,随着泽熙案事发及银亿系资金链告急,驻守康强电子多时的多路宁波系资金纷纷撤离。

重量级股东渐次离席后,“无主”的康强电子股东户数半年间骤增2倍,未来又将去向何处?

股东阵营群雄割据

1948年出生的郑康定是康强电子的创始人,自2002年起一直担任康强电子董事长,2007年率领公司登陆资本市场。

公告显示,司麦司拟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180天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750.568万股(即总股本的2%),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不超过股份总数的1%。郑康定拟自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90天内,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259.35万股股票(即总股本的0.69%)。

这是郑康定5年多时间内的第二次“减持时刻”。2014年3月,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的股东郑康定等46人,将所持全部普利赛思股权以协议方式转让给银亿控股,后者间接控制了上市公司19.72%的股份,银亿系掌门熊续强成为实控人。郑康定及其一致行动人司麦司保留11.28%的股份至今。

时过境迁。上一次改弦更张之后,康强电子跌宕起伏的剧情随之拉开帷幕。银亿系入主后不久,泽熙旗下产品举牌康强电子,随后主导了永乐影视的借壳事项,原实控人银亿系被“架空”,公司实控人认定变为“无主”状态,丧失实控人席位的熊续强,转而对该次重组议案投下弃权票。彼时,康强电子的股东出现五大阵营:银亿系;董事长郑康定阵营;任奇峰、任伟达等关联账户组;泽熙投资;持股6.17%的钱旭利账户组等。

有意思的是,五大股东阵营均属宁波企业或自然人,但其站队取向并不清晰。其中,任伟达曾在2013年与郑康定一同认购了康强电子定增股份。

如此混沌的局面,随着泽熙案事发出现新的走向。永乐影视借壳事项告吹后,银亿系不断增持康强电子,持股比例逼近30%,稳坐第一阵营。任奇峰、任伟达等关联账户组也不断举牌,在2017年底将持股比例升至15%。去年9月,自然人项丽君对康强电子实施举牌。

令人称奇的是,虽然康强电子实控人及资本阵营经历多次轮转,但郑康定的董事长职务岿然不动。而且,在股东割据的局面下,康强电子的盈利情况也较为稳定,2018年盈利8000多万元,同比增长25%以上。

  重要股东各走天涯

郑康定的“割爱”颇有几分无奈。当年引入银亿系和泽熙后,他原本可以全身而退,未曾想到引来的却是一身麻烦。

2018年底,银亿系债务危机爆发,其虽非康强电子的实控人,但上市公司亦遭受牵连。今年2月起,因所质押股票出现平仓风险,银亿系旗下所持康强电子股票多次被券商出售。

截至今年6月11日,银亿系所持康强电子股权比例降至20.7%。随后,银亿控股又以其所持普利赛思100%股权抵偿对ST银亿的部分占款,普利赛思的核心资产即是康强电子19.72%的股权。

与此同时,其他资本阵营也开始纷纷“出走”。今年6月17日,项丽君减持康强电子16.98万股,持股比例低于5%,后续减持无需再对外披露。8月15日开始,任奇峰、任伟达关联账户组在短短5个交易日内减持了1876.4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5%,尚余10.27%的股份。任氏账户组称,未来将视康强电子的运营和发展状况及其股价情况等决定是否继续减持股份。

外部股东纷纷“开溜”之后,董事长郑康定也着手减持,个中信号耐人寻味。9月23日,康强电子股价大跌8.88%。

值得一说的是,随着重要股东离场,康强电子的股东户数快速增加,从2018年年报的1.55万户,到今年一季报的2.37万户,再到半年报的4.64万户。短短半年间,康强电子的股东户数增长了2倍。

“目前来看,康强电子的运营还相对稳定。但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所持康强电子全部股票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存在被质权人处置的风险。另外,如果银亿集团破产重整后有新的接盘方进来,是不是会觊觎康强电子的控股权?这些都是康强电子股权架构中的不确定因素。”分析人士表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