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解读:沙特油田遇袭会改变国内油服企业经营现状吗?

原标题:【解读】沙特油田遇袭会改变国内油服企业经营现状吗? 

记者 | 曹立

上周末,也门胡赛武装使用无人机袭击了沙特两处重要石油设施,该事件导致周一原油开盘后涨幅一度超过15%,创1991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带动A股油田服务(以下简称油服)公司迎来久违的集体躁动。

从2015年油价暴跌以来,国内油服行业就陷入了低谷,直到2019年才出现一丝复苏的迹象,那么,这次沙特油田遇袭会给国内油服行业带来反转吗?

全球油服行业仍接近低谷

“从全球整体来看,目前油服行业景气度仍然接近低谷。”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目前接近60美元/桶的原油价格已经相比2016年时最低的26美元/桶的价格反弹了一倍有余,但全球油服行业仍然需要消化低油价时期为了生存被迫接下的低价订单,而近期新接订单的价格还在低位徘徊。以斯伦贝谢、贝克休斯(早期数据未披露)和哈里伯顿为代表的国际油服巨头的毛利率目前还处于近十年来的低位。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国际油服公司毛利率低迷的背后,是石油巨头们疲软的资本开支。2018年,五大国际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皇家壳牌、英国石油和道达尔的资本开支都处于缓慢复苏的状态,尚且没有超过2009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这导致全球的油服产业存在一定的产能过剩。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与海外油气公司的不温不火相比,国内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七年石油大会战

今年5月,国家能源局长章建华明确表示,“石油企业要落实增储上产主体责任,不折不扣完成2019-2025七年行动方案工作要求。”这份被业内人士称作“七年石油大会战”的方案意在保障我国能源安全。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在其发布的《2018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中指出,2018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接近70%,较2017年上升2.5个百分点。中国海关总署(GAC)数据显示,2019年8月我国的原油进口量为4217万吨,环比上涨3%,同比增长9.9%,整个上半年进口量同比大幅提升了8.8%,达2.446亿吨。

进口国来看,今年上半年沙特阿拉伯是中国进口原油最大来源国,进口量达到3780万吨,占比达15.44%,紧随其后的是俄罗斯、安哥拉等。与此同时,我国的原油产量持续走低。

数据来源: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界面新闻研究部

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则从2017年的41%上升到2018年的45%,中国继2017年成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之后,2018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天然气进口国。

数据来源: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界面新闻研究部

在此基础上,保障能源安全成为了三桶油要完成的硬指标。

今年初,中国石油(601857.SH)、中国石化(600028.SH)、中国海洋石油(00883.HK)都在2019年度工作会议上把“增储上产”作为头号目标,其中在上游环节相对较弱的中石化最为积极,公司2019年用于勘探开发的资本开支将接近600亿元,同比增长41%。”中海油在其编制的《关于中国海油强化国内勘探开发未来“七年行动计划”》中提出,到2025年,公司勘探工作量和探明储量要翻一番,这意味着中海油未来几年的资本开支每年需要有两位数以上的增长;中石油在其2018年年报中预测,2019年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将同比增长约16%,董事长王宜林进一步表示,中石油还将进一步加大风险勘探投资,2019-2025年每年安排50亿元,是之前年度投资的5倍。

增加的资本开支一部分填补的是“历史欠账”,在过去几年,国际原油价格长期在60美元以下徘徊,而由于开采难度较大,国内油企的桶油成本普遍高于国外企业,2018年中石油桶油成本高达48美元,在开采环节事实上处于微利状态,导致其资本开支的意愿不强,这最终体现在产量上,从2016年开始,我国原油产量已经连续三年下降。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今年三桶油强劲的资本开支给沉寂多年的国内油服企业打入了一剂强心针。

中报数据显示,申万油气钻采服务行业公司的营收增长中位数达到26.5%,部分企业在手订单已经超过14年油价高峰时的水平,甚至创历史新高,如海油工程指示未来订单量的预收款项在2019年一季度就创出新高。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更为重要的是,此番来自三桶油订单的确定性也比以往高。“只要油价不出现跌到40美元以下的极端情况,订单就会按时执行。”一家油服企业的高管告诉记者。而在以往,当油价出现调整时,三桶油可能会放缓先前订单的执行进度,导致油服企业当期确认的收入不及预期。

油服企业营收的增长也一定程度上拉动了毛利率,油服作为重资产行业,折旧在成本中占有相当的比重,以中海油服(601808.SH)为例,其2019年上半年19亿元的固定资产折旧在营业总成本中的占比达到15.2%,这也是油服行业的弹性所在,公司在上半年营收增长67%的情况下,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2倍。

油服行业的复苏似乎已现端倪。

订单与价格冰火两重天

在国内油服企业订单狂飙突进的同时,服务价格却仍然处在低位。海油工程(600583.SH)在其19年半年报中坦言,“决定行业景气程度的关键因素——价格水平,仍然处于偏低位置,这体现在项目平均投资规模和行业景气时相比仍然有相当大的差距,工程服务价格仍然处于低位。”

目前,国内油气项目越来越多地采取全球招标的方式来确定油服的供应商。从全球范围看,油服行业存在一定的产能过剩,因此国外油服企业在参与竞标时报价较低,降低了整体的定价基准。在这种情况下,国内企业即使存在兄弟关系(如中油工程(600339.SH)与中国石油同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也只能在此价格基准上下一定范围内报价,也由于报价高于国外企业,而无法成功竞标。

根据中海油服2019半年报,在其营收规模与2013年和2015年上半年相当的情况下,毛利率依旧相差较大,说明2019年上半年执行订单的价格仍然相对较低。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饱满的订单与低迷的价格同时存在,这就是当前国内油服企业的生存状态,胡塞武装的无人机袭击事件能从多大程度上改变这一状态,这正是我们要探寻的。

长期走势难改

从目前态势看,无人机袭击事件后续会如何演变还并不明朗,但从历史上看,即使发生短时间的武力冲突,也很难改变油价的长期走势。

参考1991年和2003年的情形,冲突之前紧张的局势都会对油价形成较强的刺激。而在冲突发生后直至结束,油价则会逐步回落。由于前两次冲突持续时间都较短,油价在高位上维持的时间并不长,从而在历史价格图上形成一个尖峰。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而在这两次冲突结束后,油价的走势则呈现完全相反的状态,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推动力量,全球GDP增速在1991年后的两年为2%左右,而在2003年之后两年达到4%左右,时间较短的冲突对油价只是起了扰动作用,很难对油价的长期走势产生影响。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目前,国内油服企业仍处于缓慢的复苏状态,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预测,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分别为2.6%和2.7%,处于中低速水平,在此基本面下,原油价格很难出现长期持续的上涨,胡赛武装对沙特的无人机袭击只会是短期的扰动,除非该事件演变成在中东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否则油服行业仍将维持目前缓慢复苏的态势,离进入景气周期还需较长时间。

资本市场似乎早已察觉这一点,对油服公司的估值十分谨慎。海油工程是最早登陆A股的油服企业,从2002年上市到2015年,其市净率从未低于1.8倍,但目前它的市净率为1.1倍。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而对另一家油服企业中油工程,市场就更加不看好,半年报显示,公司持有现金类资产近262亿元,有息负债仅为15亿元,相当于持有净现金247亿元,而公司的总市值只有214亿元,市净率为0.92倍,净现金比市值为1.15,名列A股第一。

但中油工程却吸引了“聪明钱”社保基金的关注。社保基金从2018年中报开始进入,而在此之前,中油工程在半年内股价跌去三成,到2019年上半年,持股比例已经提高到6.88%,由于中油工程流通股比例不到28%,社保基金已经持有流通股的四分之一,社保基金显然是对公司较为看好的。

市场猜测社保基金的重仓的理由有两点,一是公司现金高于市值,安全边界较高,二是国内油服企业在“七年石油大会战”的背景下,订单增长的确定性极高。目前唯一存在的问题就是订单价格较低,需要较长时间化解,社保基金也许愿意等,这会成为经典的价值投资案例还是陷阱,仍需要时间来检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