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金鹰股份磷酸铁锂项目现状 投资额缩水、投产即停产

原标题:金鹰股份磷酸铁锂项目现状遭曝光 投资额严重缩水、投产即停产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9月12日下午,金鹰股份(600232,SH)公告披露,公司收到浙江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浙江金鹰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浙江证监局指出,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内部控制等方面存在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决定》透露出,金鹰股份锂离子电池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以下简称磷酸铁锂项目)“投产即停产”的困境。

自2015年以来,金鹰股份曾试图通过重组、定增大举进军动力电池领域,但均未能成功。公司也曾设立合资公司布局三元正极材料,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公司此类业务的规模较小,且处于亏损状态。

磷酸铁锂项目投产即停产

据金鹰股份公告,浙江证监局核查发现,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不到位、印章管理不规范、内部控制有一定缺陷等问题。

金鹰股份的信披问题源于公司的一个磷酸铁锂项目。2016年12月初,金鹰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新建年产5000吨磷酸铁锂项目,项目总投资1.95亿元。2016年12月24日,经金鹰股份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批准了上述投资事项。2017年5月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磷酸铁锂项目于2017年5月4日投入生产。

但浙江证监局核查发现,金鹰股份磷酸铁锂项目累计投入金额仅2041万元,且自2017年5月投入生产以来,便一直处于停产状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金鹰股份曾称,磷酸铁锂项目需生产厂房面积9200平方米,计划在公司现有厂房中按工艺需要进行改造,项目的选址在公司总部厂区,无需征用土地。在1.95亿元投资中,固定资产投资7500万元,流动资金1.2亿元。

对于项目的后续变化,金鹰股份未履行持续信息披露业务。

在浙江证监局看来,金鹰股份的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其责令公司予以改正,补充披露磷酸铁锂项目的进展情况。同时,浙江证监局认为,金鹰股份董事长傅国定、董事会秘书韩钧对公司上述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其决定对傅国定、韩钧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对于磷酸铁锂项目的停产原因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9月12日下午致电金鹰股份证券部试图了解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三元正极材料项目尚未贡献业绩

对于投资磷酸铁锂项目,金鹰股份有这样一番期望:此举是为了加快推进公司的战略转型工作,同时为顺应锂离子电池行业发展的市场趋势,与公司投资的三元正极材料项目将在品种上形成互补及协同作用。

金鹰股份主要业务是麻、毛、丝、绢纺织机械成套设备制造销售;亚麻纺、绢纺、织造、染整、制衣;注塑机械系列设备。但是,公司对动力电池业务十分着迷。

2015年1月,金鹰股份宣布筹划重组股票停牌。根据后续披露,公司拟以股权收购、增资方式取得日本株式会社共创90%的股权、小沢能量研究所50%的股权;同时,公司拟与小沢英耐时公司建立技术合作关系,以进行电动汽车动力电池(三元锂电池)等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15年6月,金鹰股份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约16亿元,资金计划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等三个项目。2015年8月,金鹰股份与前述日本公司签署了《关于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片状三元锂电池)等电池项目合作协议》。

不过,上述投资布局均未能成行。

另外,金鹰股份于2015年12月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湖南瑞翔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共同投资成立浙江金鹰瑞翔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鹰瑞翔),金鹰瑞翔拟从事三元正极材料的研究、生产、销售,规划产能1万吨。金鹰瑞翔三元正极材料项目的总投资5亿元,预计年销售额15亿元。

对于上述投资,金鹰股份表示,电池材料作为国家产业政策大力支持、鼓励和发展迅速的新能源产业;项目的建设周期短、见效快、投入少、产出大,投资有利于公司充分把握新能源产业带来的发展机遇,符合公司的转型方向和长远发展。

2017年12月12日,金鹰股份发布公告称,金鹰瑞翔三元正极材料项目一期开始正式投入生产。看起来,公司的投资终于要开花结果了。但到今年6月末,金鹰瑞翔仍未给上市公司贡献收益。

金鹰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金鹰瑞翔当期营业收入为449.57万元,净利润亏损1149.76万元;今年上半年,金鹰瑞翔营业收入为967.04万元,净利润亏损462.54万元。

在2019年半年报中,金鹰股份披露,金鹰瑞翔在为天津国安盟固利新能源进行批量生产并销售,为天津市捷威动力工业进行生产及销售,同时也在为其他客户进行测试与实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