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康美300亿失踪案水落石出 有预谋造假何时开始仍是谜

日k线图

日k线图

原标题:康美300亿资金失踪案水落石出,有组织有预谋造假何时开始仍是个谜

巨额货币资金变魔术一般,眨眼间就成了存货、在建工程。三个多月之后,ST康美300亿元货币资金突然消失之谜,终于有了答案。

证监会在8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 2016年至2018年,ST康美涉嫌虚增营业收入、货币资金、固定资产等,且未在相关年报中披露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致使相应年报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根据ST康美当晚披露,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ST康美分别虚增营业收入89.99亿元、100.32亿元、84.84亿元,2018年年报虚增的营业收入也达到了16.13亿元。

而凭空消失的近300亿元货币资金,也有了下落——大部分来自ST康美虚增,而非真实存在。监管调查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虚增货币资金225.48亿元、299.44亿元,361.88亿元,累计金额高达886亿元以上。

在情况通报中,证监会措辞极为严厉,除了拟对ST康美及其实际控制人马兴田等22名当事人予以行政处罚,并对六名当事人市场禁入之外,并表示对涉嫌犯罪的,严格按照规定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三年虚增收入290亿元

ST康美8月16日晚间披露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包括马兴田、许冬瑾夫妻在内,共有邱锡伟、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等22名人员,被证监会认定为对该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负有责任,分别给予90万元至10万元的罚款、警告等处罚。

除了分别被罚款90万元外,证监会还在事先告知中认定,马兴田、许冬瑾,ST康美原董事、副总经理、董秘邱锡伟三人在ST康美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实施者,根据有关规定,拟对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还认定,ST康美财务总监庄义清,现任证代、副总经理温少生、现任监事马焕洲,涉案信披违法的发生,与其职责、具体实施直接相关,与ST康美信披违法具有紧密联系,情节较为严重,拟处以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采取10年市场禁入。

在情况通报中,证监会措辞严厉,直指ST康美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影响极为恶劣,后果特别严重。2016年至2018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均在严重虚增营业收入、利息收入、营业利润的行为。如果不考虑重复计算因素,累计虚增的营业收入金额高达290亿元以上。

根据证监会调查,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ST康美分别虚增营业收入89.99亿元、100.32亿元、84.84亿元。但在2018年年报中,该公司可能进行了调整,虚增金额下降至16.13亿元。

随着收入造假规模攀升,ST康美虚增的利润也持续增加。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该公诉多计利息收入1.51 亿、2.28亿、1.31亿元,虚增营业利润6.56 亿、12.51 亿、20.29亿元;2018年全年虚增营业利润1.65亿元,在同期合并财报全部利润中的占比分别高达16.44%、25.91%、65.52%、12.11%。

而2018年年报显示,2016年、2017年,其调减前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4亿元、264.8亿元。追溯调整后,分别为146.93亿元、175.78亿元,调减的金额为70.53亿元、89亿元左右,分别低于监管认定的虚构金额19.43亿元、11亿元。

如果按照监管最新调查结果,在更多详情披露前,将虚增的营业收入全额调减,ST康美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将分别只有126亿元、164.5亿元左右,2018年也只有177亿元略多。而2018年上半年,扣除虚增部分,其营业输入只有84亿元略多,虚增金额接近披露数据的50%。

而在上述同期,ST康美追溯调整前的营业利润,分别为39.57亿元、28.86亿元、13.59亿元,扣除虚增部分后,则分别只有33亿元、16.35亿元、11.94亿元。但2016年是否存在上述规模的营业利润,仍然有待进一步披露。

被抓现形后仍百般狡辩

除了虚构营业收入、利润之外,ST康美还长期虚构货币资金、在建工程等资产。该公司4月29日突然披露,由于存货少记195亿元,少记在建工程、应收账款近13亿元,导致其2017年末货币资金多计入299.44亿元。

近300亿货币资金突然凭空蒸发,令市场极度震惊。在A股市场, ST康美之前,尚未有如此先例。但随着监管调查表明,该公司账上并没有这么多资金,这些“消失”的现金,同样来自虚构,不仅金额惊人,而且规模不断升级。

根据处罚事先告知,2016 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ST康美配合营业收入造假,以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相较于虚构的营业收入、利润,其货币资金造假的规模更为惊人。

监管调查显示,2016年、2017年两年间,ST康美虚增货币的金额高达225.48亿元、299.44亿元。到了2018年上半年,更是达到361.88亿元,以上虚构金额累计高达886亿元以上。

与此同时,虚增的货币资金,在ST康美资产中的占比也不断上升。在上述报告期内,虚增的货币资金,分别占其总资产的41.13%、43.57%、45.96%,占净资产的比例则分别达到76.74%、93.18%、108.24%。

即便在证监会已经认定、通报上述情况后,ST康美仍然不愿承认存在造假。该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称,这是由于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6月28日的股东大会,ST康美董事长马兴田依旧声称,“在近几年高速发展中存在不规范的地方”。

这些消失的巨额货币资金,经追溯重述后,都被记入了2017年年报中的存货、在建工程等科目。重述后,记入存货的金额183.4亿元,记入工程款的金额为36.05亿元,具体包括固定资产11.88亿元,投资性房地产20.15亿元,在建工程约4亿元。

但这些从货币资金转入的工程款,同样并不存在。2019年1月29日,第一财经在《康美药业成“海面下的冰山”:大股东借质押遁身》的报道中,就已经指出,2008年以来,康美药业历次融资,几乎无一披露资金用途,也很少直接与具体项目挂钩,却进行了大量的工程项目投资,但预计到2016年投资11亿元的甘肃定西中药材现代仓储物流及交易中心,计划投资10亿元的中国-东盟康美玉林中药产业园等项目, 截至2016年累计投资额更是只有截至2016年底累计投入只有3.1亿元、2796万元,不到预算金额的30%、3%,看似规模浩大的工程项目,可能是为了便于该公司随意使用资金。

而监管最新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处罚预先通知书,2018年年报中,ST康美将前期未纳入报表的甘肃陇西中药城、玉林中药产业园等 六个项目纳入表内,调增固定资产 11.89亿元、在建工程 4.01亿元,调增投资性房地产20.15亿元。

但监管认定,上述六个工程项目,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该公司因此虚增固定资产11.89 亿元,虚增在建工程 4.01亿元,虚增投资性房地产20.15亿元,合计虚增金额达36.05亿元。

即便经过追溯调整,ST康美此前披露的资产规模仍旧巨大。2018年年报显示,重述前,2016年至2017年,公司总资产分别为548.23亿元、687.22亿元,2018年则为746.3亿元;净资产为291.2亿元、320.3亿元、281.9亿元。重述后,2016年、2017年分别为532.51亿元、652.92亿元;净资产为277.14亿元、284.13亿元、281.9亿元。

如果扣除监管认定的虚增货币资金后,按照重述前计算,截至2016年、2017年底,ST康美的净资产,分别仅有65.72亿元、29.86亿元、2018年6月底则为-28.4亿元,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而这还没有计算虚增的收入部分。

如果将虚增的收入、利润等全额扣除,ST康美2016年的净资产,可能已经为负,由于没有披露重述后的财报,该公司2018年底的净资产尚不清楚,但如果扣除虚增的收入、利润,以及转入存货、工程款的所谓货币资金,2018年的净资产状况可能也不乐观。根据此前披露,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存货余额为342.09亿元。

大股东累计占用资金117亿

ST康美突然“消失”、实为虚增的近300亿元货币资金,并非全部凭空捏造,至少有一部分曾真实存在,只是通过其他应收款的形式,即被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

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康美药业2018年期末其他应收款中,单项金额重大并未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款,金额高达88.79亿元,其中对普宁康都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普宁康都”)应收金额56.29亿元,对普宁市康淳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普宁康淳”)应收32.5亿元。该公司称,前述两家公司均为其关联公司,但关联关系性质并未提及。

2019年5月1日,第一财经曾在《康美药业“擦掉”的300亿究竟去哪儿了?》中报道,普宁康都成立于2000年1月,注册资金仅为500万元,由两名自然人股东各出资250万元,而这两名自然人,还是ST康美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名下另一家企业的股东。

ST康美向其控股股东提供的资金,远超上述金额。根据监管最新调查, 2016年1月至2018年12月底,ST康美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

按照上述数据计算,截至2018年底,ST康美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与监管认定金额之间,存在29.4亿元以上的差额,这部分资金占用,具体形成于何时,目前仍然是迷。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该公司其他应收款只有1.4亿元左右。

ST康美通过非经营性占用,向其控股股东提供的存量资金规模,目前仍有待尚有待披露。根据披露,截至2018年12月、2019年底,该公司其他应收款余额为92.28亿元、93.94亿元。

戳穿“西洋镜”之后,ST康美如今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数据显示,截至截至3 月底,ST康美短期借款为149.4亿元,其他流动负债27.5亿元,应付债券167.8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仅有10.5亿元。

责编:黄向东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