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挂牌 助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第一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挂牌成立,助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7月21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落户上海,成立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在7月21日-22日举行的“中国金融改革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研讨会上,上海市副市长吴清,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席李扬,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前总经理屠光绍等嘉宾发表了演讲。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在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落户,在这里做智库、建国际一流智库,这是在上海建这个机构的初心。”李扬表示。实验室在社会上具有较大影响的机构包括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房地产金融研究中心、银行研究中心、支付清算研究中心、财富管理研究中心等,将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22日科创板开市,今天在这里有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在上海落户,这三件事情对金融业很重要,对上海很重要,”吴清表示,“希望很多新东西能够在上海落地,并且在上海先行先试起来。”

屠光绍认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核心是资本市场,更好的创新发展健全开放市场体系,能够对国家金融供给侧改革融资体系的改革和完善提供巨大的支撑。在他看来,例如科创板对市场化机制改革的意义重大,重要的不在于有多少家企业上市、募集多少钱,而是在市场化机制方面,如果将来市场在集体诉讼、赔偿方面都有进一步安排,将会使市场形成内在稳定机制。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挂牌成立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成立经历了很长的过程,其来源有二。李扬介绍称,其一就是设立于2005年、当时叫做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实验室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当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实验室是中国第一个兼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国家级金融智库。其后,中国社科院依托经济学部,陆续设立了十余家以金融、经济政策研究为取向的智库型研究机构。2015年6月,中国社科院批准上述十余家智库型研究机构整合为“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2015年11月1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八次会议批准实验室为首批25家国家高端智库之一。实验室现下设中国社会科学院陆家嘴研究基地、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中国债券论坛、财富管理研究中心、宏观金融研究中心、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银行研究中心、支付清算研究中心、资本市场与公司金融研究中心、全球经济与金融研究中心、经济增长与金融发展实验中心、保险与发展研究中心,以及金融与科技研究中心等专业研究机构。

来源之二则是,“2010年中国社科院和人民政府签了战略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其中一个事情是成立陆家嘴金融研究基地。陆家嘴研究基地也是我们的一个来源,已经在上海落地很长时间。”李扬称。

自成立以来,实验室展开了众多卓有成效的研究项目。李扬介绍称,关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在我们的努力下,中国有了长达20年国家资产负债表,有幸这个成果是国内很少得到国际组织认可,并且经常被国际组织引用的成果。现在和上海有关方面要编这个‘序’。”

关于房地产金融研究中心,其研究和传统关于房地产以及房地产金融的研究有些不同,“我们有一套指数,房价情绪指数、租金特征价格指数、房贷压力测试、REITS等等。”他称。

中国政府债务研究中心则是于1个月前成立。李扬称:“今年上半年中国政府债务尤其是地方政府债务增长很快,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增大,财政收入压力增大,债务问题可能会更突出,或许我们需要有一个专门债务预算,债务问题要成为一个长期、重要的加以研究的问题。”

就财富管理研究中心而言,“最早中国出现结构化理财产品的时候,我们首先做的一个事就是了解构各种各样的产品,从那以后沿着这条路做研究,每期都要对制定政策有重要参考。”

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20日,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相信金融开放11条会给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带来新机遇,会有很多开放机构在上海落户,”吴清表示,“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在上海落户对我们探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以及国家未来进一步改革、开放、创新,都有重要意义。”

金融开放11条包括: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等。

吴清提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从2009年到现在已有10年时间,2009年定下了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目标。2018年底,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进一步明确围绕建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要有“六大中心”,即建设全球资产管理中心、跨境投融资服务中心、金融科技中心、国际保险中心、人民币资产定价与支付清算中心、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中心。

屠光绍也对上海的市场体系建设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加快市场化改革,健全市场机制。目前上海的市场体系体量大,丰富完整,但是市场机制的建设长期以来靠外在的机制,市场需要内在的发展和稳定机制。“此前叫停市场产品、窗口指导干预市场等行政管理较多,缺乏市场内部自我稳定和完善的机制。科创板已经有了注册制等机制,如果能在集体诉讼方面、赔偿方面都有进一步安排,就能发展出内在稳定机制,支撑市场发展,推动市场化机制改革。”

二是完善市场体系建设,增强市场功能。“目前上海的市场体系以公开市场为主,需要发展非公开、公募市场,私募市场等多形式的市场体系,提供更大的市场容量满足市场需求,促进多层次多形态市场进一步丰富。”他称。

三是创新市场的产品和工具,满足市场配置和投资需要。资管新规上百万亿资产规模资产管理行业面临转型,如果市场能有更多的产品和工具,让资管行业转轨到直接融资领域,那么既能促进直接融资的发展,又能为资产管理行业找到出路。

四是扩大金融开放,推动国际化进程。开放的经济体制和市场格局,能够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全球资源配置提供广阔舞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