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曾经的红酒之国 如今人们都在喝气泡水

第一财经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曾经的红酒之国 如今人们都在喝气泡水

  韩见

  酒是一种让人五味杂陈的饮料,说它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不为过。它所附着的价值与意义之丰富,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加拿大学者罗德·菲利普斯(RodPhillips)通过厚厚一本《酒:一部文化史》,试图梳理人类与酒长达9000年的爱恨情仇。

  不过这项研究之所以会发生,也要从罗德自己与酒的个人史开始说起。

  罗德出生于新西兰一个无人饮酒的家庭。15岁时,他偶然看到一家本地酒商印制的传单,对其中的商品产生了兴趣,但他并不知道政府规定21岁才能买酒。卖酒的姑娘拒绝当场把酒卖给他,但表示如果他预付酒钱,可以把酒直接送到家。“到家之后,我妈妈问我是不是买酒了,我说是,她说我把酒放在你卧室了,别告诉爸爸。”于是,罗德的饮酒生涯就在卧室里开始了。

  后来他在餐厅做过侍酒师,18岁即拥有了自己的酒窖,如今他不仅是大学教授,也是享有声誉的葡萄酒评酒师,还编写着渥太华地区年度五百佳葡萄酒榜单。尽管基本上只喝葡萄酒,但随着研究的深入,罗德发现要更好地理解葡萄酒,他也必须了解其他的酒和酒的方方面面。

  从水的替代品到禁酒令

  根据原材料、酿造方式、酒精度数等不同,人类迄今为止已经发明和制造出大量不同品种的酒。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人们有各自的饮酒传统,与此同时也形成了某些全球通用的酒文化,比如情侣约会时喝葡萄酒,看体育比赛时喝啤酒,小范围公务性社交喝威士忌等等。罗德·菲利普斯指出,在人类拥有洁净的饮用水之前,酒基本上是功能性的——它是水的替代品,而且比水更安全、更健康。

  在19世纪中期欧洲政府开始建立往城市运输清洁用水的管道系统之前,由于劣质饮用水常常导致疾病甚至死亡,那些不因文化或经济原因而不能饮酒的人,事实上一整天都在通过喝酒来摄入所需水分。罗德开玩笑说,“很可能他们整天都是醉醺醺的”。不过这也只是一种有意思的假设,毕竟古代的酒,酒精含量普遍低于现代同类酒,例如现在葡萄酒的酒精含量在13%左右,而中世纪时差不多是10%。“而且喝得越多就越耐受,当时人们也会在喝酒的同时,兑着喝一点水,让酒精起到杀菌作用。”虽然无法统计饮酒者的具体人数,但据罗德研究,在18世纪上半叶,工人们有开工时喝啤酒的习惯,工作日里每人大约要喝掉6磅啤酒,渴了就喝,虽然不知道确切的酒精含量,那也是不少的量了。

  随着欧洲人开发的供水系统推广到世界各地,饮用水问题解决了,酒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戒酒协会最早出现在19世纪30年代,50年后,群众组织致力于限制酒的流通,减少对酒精饮料的消费,甚至将其彻底消灭。禁酒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宗教因素、性别政治、对健康和情绪的忧虑,等等。禁酒运动在19~20世纪曾蔓延全世界,其中最为强大而持久的往往与宗教有关,比如美国1920~1933年间的禁酒令。但绝大部分严苛的禁酒政策如今都不再施行,一系列法律均朝着确定最低法定饮酒年龄的方向发展,这是现代禁酒政策的一个共同特征。

  现代社会的酒文化

  二战之后,酒的消费和政策反映了广泛的社会、文化和经济转变,同时也反映了特定国家与地区的情况。美国人和法国人对酒的态度经常被拿来作对比:美国人被认为对酒持怀疑态度,愿意支持禁酒,尽管它如今也是酒的生产大国,而且曾经的禁酒运动还催生了延续至今的鸡尾酒时尚;而法国人则更加随意,喝酒很多而且很快乐,酒已经完全融入了他们的工作与生活,尽管据罗德观察,近几年由于法国人饮酒变少,酒的出口对他们来说变得更为重要了。

  总体来说,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对饮酒行为的官方态度大体朝着更宽松的方向转变,社会层面对酒的许多消极观念也慢慢消失了,按照罗德的表述,酒经历了“正常化”的过程,开始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适度饮酒也成为可以接受甚至受到鼓励的事情。然而许多历史上重要的地区酒的消费量,却在近年达到了历史最低点。

  “最近20年,西方社会的酒精消耗量或减少,或保持不变,而啤酒大国中国,葡萄酒的消耗量在迅速增长,尤其成为年轻人标榜的生活方式。精酿啤酒是最近几年的热点,加拿大有几千家精酿啤酒厂,人们开始没那么热衷于大品牌了。”罗德总结道。

  作为葡萄酒的重度消费者,罗德对葡萄酒市场的发展趋势有着更细致的观察:没有单一市场了,年轻人和老年人的品味大不相同;人们更倾向于较低酒精度的酒,甜酒、起泡酒、粉酒的消费量明显上升,供应商普遍开始生产更甜的酒;白葡萄酒正在变得受欢迎,它相对红葡萄酒的消费比例在上升,虽然红葡萄酒消费总量仍然更大;在葡萄酒的传统生产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以及阿根廷、智利,葡萄酒消费量有所下降,加拿大和美国的消费量仍在上升。

  “我一年要去5次法国,现在我常常是就餐时唯一点酒的人,法国人都在喝气泡水。”尽管很难对酒消费的趋势作出概括,但酒精和水在历史上的关系,似乎又一次以反转的方式出现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